Start→
一年前,我還是個庸庸碌碌的學生,在考試、讀書和社團之間奔波,好似一顆圍繞著學習目標做圓周運動的電子,但當一顆出人意料的正電荷從空而降時,我轉入了一條完全不同的人生道路,決定走出新竹,走出台灣,一窺在千里之外的其他人在以什麼樣的方式生活著。
飛機一路橫越了太平洋,我的目的地是位於美國中部的維斯康辛州,一片片的綠色汪洋,使我腦海中浮現地理課本中那一張張美國農業分布圖,這是一個完全不同於新竹的城市,有的不在是高樓大廈,滿街的招牌,而是一棟又一棟簡約的木造房舍,和一片片的玉米田,一派純樸的農村景象
但是在這裡我度過了我生平最不一樣的一年。

點心 SWEET!

學校生活
紅葉飄送,秋季的開學心中充斥著瓶頸和期望,每天早上做著40分鐘的校車到數公里外的學校,到底這裡的同學會不會對我很友善?到底這裡的制度跟台灣有何不同?我心中翻騰著一個個的疑問,到了學校後的第一天,馬上就開始了這裡的課程,非常不同的是,這裡的走廊上排列著一個又一個的置物櫃,而且上課是採以選課和跑班的制度,剛開始學校的鐘聲對我來講是一場噩夢,我茫然的望著四周不知該何去何從,手上一張充滿數字的課表,完全無法回答我的疑問,叮噹,上課鐘敲了,我只好走回我唯一所知道的導師辦公室,讓老師以非常富有耐心且關愛的指引我到達了下一間的教室,老師上課的內容,基本上都是有聽但半懂半猜,一行行的英文字母和一串串快速的英文句子,我突然覺得自己像是盲人摸象,抑或是一隻在剛出生在大海裡的小魚,完全不明白那海的流動,和氣泡代表著什麼含意,每天的第二節課後都會有一段禮拜時間,坐在禮堂中,台上努力的講解神的偉大,台下的我努力的想要了解它講的每句每字的意思,但是就像是中間有著一道無形的牆,不同的語言,把我和他們分割成了兩個世界,突然我聽到台上說了一句:”For God so loved the world, he gave his one and only son…” 我從前有一陣子有過去教堂禮拜的經驗,這句話喚起了神對我們世人們永不放棄的愛,或許亞當和夏蛙犯下了不可逆的錯誤,但神還是沒有放棄我們,依舊將他唯一且最愛的兒子耶穌降生這個世界,為我們帶來希望,一把無名火,重新點燃了我心中的那份衝勁,回到家一口氣把所有的單字都查過了一遍,或許一次不會,兩次不記得,三次不久後還是會忘記,但是這就跟我們小時候學習國文是一樣的,今天不會,明天不會,後天用猜的,最後就融會貫通了。

Cross Country team

社團
在這裡,沒有棋藝、攝影等等的社團,幾乎都是屬於運動類型的(合唱管樂除外),在秋天的兩大社團一個是越野,另一個是橄欖球社,熱愛跑步的我,理所當然的就選擇了越野社,第一次的練習,我們齊頭向3公里外的公園前進,或許是太久沒有練習跑步了,肚子不斷的作怪,結果回來的時候被整個隊伍遠遠的甩在後面,但是當我完成練習時,沒有一個人是以嘲笑的姿態來迎接我,取而代之的是一份份溫暖且溫馨的鼓勵,解下來的半個秋天,街道的筆直,成片的公園,舒適的林蔭我都無暇享受,只是不斷的專注前方,完成一次又一次的練習,縱使每次都筋疲力竭,但是我的速度也在一次一次中成長,漸漸的,我可以在跑步的時候環顧四週,感受那風在耳際的吹吼、空中艷藍的天和那不斷移動者的房舍,曾經有人跟我說跑步是一項一個人的運動,既單調,又無趣,但是當你馳乘在風中,卻是一個與你自己對話的好時刻,你的步伐、心跳,都在和整個世界以心在交流,你灑下的每一滴汗水,都是進步的證明,在這個社團我認識了我最好的幾個朋友,我們一起跑步、一起練習、一起比賽,還一起參加管樂團,編寫了一個又一個不同的節奏,在別人的眼中我們像是一刻不停歇超級High 咖。

(左)德國友人 (中)Grandma (右)本人

橄欖球比賽
來到維斯康辛(WI)你就不能不知道Packer,橄欖球比賽就跟台灣以前的少棒一樣火紅,每場比賽(幾乎都在六日),Home 家一定會準時收看,球賽開始,每次的touchdown(得分),都是一陣歡呼,並且在重要的比賽盛事時,一定都會準備香檳,還有一頓非常豐盛的點心。來為我們WI加油,猶記有一次我們每個人都打扮成超級粉絲

我們和熊的合照
躲在樹上的兩位「獵人」們

打獵
最特別的回憶莫過於一次又一次的打獵經驗,首先是獵熊,從未見過熊的我更不用說有過獵熊的想法,但你沒有看錯也沒有聽錯,真的是拿起來輻槍,然後給予致命的一擊,整個獵熊的過程就像是一場追逐賽,我們運用誘餌來發現熊的蹤跡,接著使用一群訓練有素的獵狗,在森林中循著熊的味道,一路直追,至於獵人們和我們則是在旁邊的公路上,手持GPS衛星定位系統,隨時注意獵狗的動向,看著一顆顆螢幕上發亮的紅點,簡直覺得比看橄欖球比賽還要來的緊張,突然之間,一旁的獵人們紛紛發動汽車,帶著我們到了半裡外的樹叢旁,說時遲,那時快,一個黑色身影倏忽而過,那真樣的身形真的是不容小覷,迅速橫越在我們的面前,接著是狗吠傳來,一群群的獵狗也蜂擁而出,就像是一群飢餓的狼群,奮力在後面追趕著前頭的龐然大物,最後當熊精疲力盡的爬上樹叢時,就是獵人們出手的好時機了,一聲槍響後,碰!謝幕。
第二場的打獵行是獵鹿,這次沒有像獵熊這麼容易可以靠獵狗代勞,而是我們要親自進入樹林中,當天空中的第一道曙光呈現時,我們已經坐在樹叢間的迷彩帳篷中,靜待獵物的出現,那是一種完全的寧靜,我可以聽到鳥聲、蟲聲甚至是枯葉的飄落聲,使我回想起國中時有曾經在清晨的阿里山山頂,坐聽那自然的聲響,將自己融入清晨的那份清爽,早上漫長的等待結果是一無所獲,於是下午我們以地毯式搜索的方式,嘗試趕出那些躲藏在樹叢中的鹿群,一行人齊頭並進,不論遇到荊棘、樹叢、濕地,一律強行突破,而另一頭則站著一排獵人等候著鹿的蹤影,你一定會問,這樣不是有被流彈攻擊到的危險嗎?的確,所以這裡的政府有一個特別的規定,那就是獵鹿的人身上一定要有超過百分之八十以上是橘色的,這樣才不容易被誤傷,在草叢中,最令人厭惡的就是那充滿刺的荊棘,竟不能斬斷也不好橫越,每一次都依靠著那長袖來替我阻止那萬惡的尖刺,披荊斬棘的結果,往往是空手而歸,除了第一天一隻的成果外,接下來可謂「空窗期」,每天都在漫長的等待中度過,不過我就此學會聆聽那風吹草木的一靜一動,了解了如何追尋和引誘野鹿的方法
就在倒數第二天時,奇蹟發生了,當我們來到了一位Home爸家親戚的農場,竟然有三頭野鹿從草叢中緩步而出,我們一夥人剛好只有Home爸的手上擁有一支獵槍,只見他緩緩將槍舉起,而那三頭鹿遠遠的望著我們好似在觀察著我們,似懂非懂得看著那來福槍黝黑的槍口,他們不知道那是死神來臨的前奏,當子彈射出時,「它」倒下了,另外兩隻鹿對望一眼,快速的逃奔回它們走出的樹林,這是否為一場審判,抑或是一個神授的禮物,自此之後,我們就收穫不斷,一場獵鹿季以完美畫下句點。

神授的禮物
超冷 (左)本人 (右)德國友人

Polar plunge
在這裡的新年有一個洗去身上壞運的傳統,那就是Polar plunge,就是一種衝入冰湖後再衝出的概念,當大家一起衝進湖中,那是一股透骨的冰,似若一切皆化為靜止,心中唯一的念頭就時衝、跑,我自己都覺得或許那是我人生中跑得最快的一次,時間一分一秒的走過,我也越來越感覺不到我雙腳的存在,首先是腳趾、腳掌,再來一路延伸到我的整隻小腿,好像那變成了一塊可以被我控制方向的石頭,但是不論水有多冰,都再也感受不到,當我再次回到岸上,我發現我洗淨了一腳的神經,可能都被凍到麻木了,但這份特別的回憶永遠都留存於我的心中。

Prom
一場盛大的舞會,牽起你舞伴的手,漫舞其中,這是一場會結束的音樂舞會,不會結束的是記憶,是當下的所有…
在美國Prom算是一場比較正式的舞會(只有Junior 和senior才有資格參加),每一個人都穿上最令人驚艷的服裝,不過最令人煩惱的還是,之前的準備工作,對一個對女生十分靦腆的我,如何才可以開口邀請身邊的女生成為我的舞伴?我一個交換學生要如何才能開口?當下只有一個念頭,找一個最親近的女生,大膽的把話說出來,得到的結果是”No, because…”,聽到的我,沒有驚訝,沒有難過,只覺得心中放下了一個重擔,但是兩天後,我不知道為什麼她改變了他的答案,沒有刻意的湊合,沒有勉強,我成功的邀請到一位我的舞伴,接下來一連串的事情,就像是一場奇異的夢境,留下了一段抹也抹不去的回憶。

我與我的舞伴

這一年,真的很精彩,我的人生這一年不是空白,是愛,是瘋狂,是一道比彩虹更繽紛的色彩,縱使還有好多有趣的故事還沒有說完。
人生的路,我們都不斷在選擇,但是不論走向東或是走向西,後面都擁有著你想像不到的禮物在等著你,有人問我說:「為什麼要去當交換學生?」,我總是想回答,只有出去看一看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廣,你現在所在的地方是何其的渺小,這世界是何其的寬廣,在這個當下,很多千里之外的人們都在努力著,為自己的夢而打拼,我們又怎麼能輸給這些人,人不能好高騖遠,因為你腳下所及,才是真實,讓我們一同向創造更美好的世界和生活而努力吧!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