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我17歲了還是一副稚嫩樣。 人生最特別、最令人難忘的生日莫非這年了,抱存著最大的感謝,我吹熄了蠟燭。 不說絕對不知道,我的生日在凡爾賽宮度過。凡爾賽也有我的故事、我的歷史。

回來了,終於踏上了這個十個月前被我拋下的國家了。

真難相信已經這麼久了。

回頭整理自己的所有文件、看這一年累積下來的相片,其實真的好感動。

這十個月,放進了腦海深處,我將帶著它,過我回國後的人生。

一種能量、一種動力。

當下最真實的心情、最直接的文字,現在看了,回憶仍然歷歷在目。

人生第一次與別人走上岔路是五、六歲時出發美國的那一天,小小年紀對分離的感傷沒有知覺,只對首次搭飛機抱著無比期待的心情;當我再度面臨到分離是四年後的事了,國小三年級,說小也不小了,已經知道或許這輩子再也見不到身邊這群美國朋友了,儘管如此,也還是沒有多大感傷,對於台灣的新鮮感勝過一切;國小畢業後,也好多朋友同國中,至於不同校的,剛畢業那一年也常邀約去吃個飯、聊聊天,對彼此的生活的點滴仍然知悉。直到現在,已經高二的我才發現,人生只是不斷的跟別人走上岔路而已。

不,其實我不難過,因為我知道曾經也跟他們有過一段真摯的友情,有一段美好的回憶,人生本來也就只是在失與得之間找到的平衡而已,與其陷在過去虛假的回憶世界,不如更認真地活在當下,更珍惜現在所擁有的一切。

談談現在吧,很不可置信的,現在身邊每天圍繞著的是,道道地地的法國人。是的,現在的我置身法國。

一年前,認識了一個從德國當交換學生回來的學姊,當初對她充滿著敬佩,獨自一人到了陌生的國度、把自己丟到一個語言不通的地方。一年前的我真是對她的勇氣佩服到了極點。萬萬沒想過,一年後的我,也會做同樣的事。

我也不知道當初哪來的勇氣自己也報名當交換學生,只是賭著「與其做了之後後悔,也不要因為沒做而後悔」的心態,加上一點運氣、一點緣分、一點幸福,現在的我坐在轟弟的生日趴,看著他和他的朋友們玩耍、吃蛋糕。

一個月了,有時候看著他們還是覺得不可思議,怎麼可能,我怎麼可能現在人真的在法國?從原本填報名表格、等待願意接待我的家庭、辦簽證,到出發日、文化營、第一次見到轟家、開學……這一切似夢非夢啊。

無庸置疑,我很珍惜現在擁有的一切。

轟家有個「習俗」,在每年的開學前一晚,家裡的小孩都會在庭院中拍一張背著書包的相片。 2013那年也不例外,只是多了我的身影,是的,這是我出征前的全副武裝(笑)。 未來十個月會遇到的夥伴,未來十個月會發生的事,在當時還是個未知數。 未來的歡笑、未來的挑戰,我沒辦法預知。 只是沒想到,當初的未來,現在卻只剩回憶。

2013.10.13

兩個多月了,我離開我的舒適圈兩個多月了。

這兩個月,說有什麼文化衝擊到還好,反正我就只是一塊海綿、我就是一個零,觀察別人的生活方式、觀察別人的文化,再反思自己的。

但如果說我最後悔的一件事是什麼,那只有:為什麼我連自己的文化都沒有弄清楚,就要出來學習別人的?

對於台灣節日的來源、台灣的傳統故事、台灣的傳統兒歌,我知道的都不多,對於當朋友問我台灣流行歌時,我只能回:「我沒有在聽中文歌耶」,對於別人問我對於佛教的看法時,我只能回:「我對於佛教道教有恐懼症」時,對於有一天突然發現轟媽比我還會用筷子時,對於這一切,我是感到多麼的羞愧的啊!

小時候住國外,早就已經不是藉口了。

只是,出了國,才知道自己有多愛國。

不是說法國不好,只是來了,才真的意識我在台灣是多麼的幸福。

現在的我,是多麼的珍惜在熟悉不過的語言裡盡情的講話,是多麼的珍惜上課聽得懂老師在教些什麼,可以盡情地抄筆記的時候,哪怕是數學課啊(燦笑)。

說來奇怪,其實我很感謝台灣教育制度給我的東西。

以前的我,常常被眾多考試壓得羨慕起西方教育,書中形容的是多麼的誘人啊,考試少,壓力小,自由度高,有別於亞洲填充壓式教育……種種優點,再加上那麼一點崇洋媚外心態,書中自然而然地把西方教育的缺點寫得越小越好。其實我想那些都只是片面。

世界上沒有所謂最好,因此不必羨慕別人,看清自己的缺點後,就會更珍惜自己的優點,進而發現其實擁有的也不差。

多虧有中國大陸,現在學中文的人已經數不清的多了,當在巴黎坐地鐵時,遇到一個法國女孩主動跟你聊天,純粹因為你說中文,進而在地鐵上進行了一小段中文教學;當開學第一天,有一群法國人衝向你大叫:「你好!」時;當有一天跟著轟家去看展覽時,跟一個人聊天聊到溝通語言變中文時;當你發現在學校,你會中文認識人比較快時;當你發現你的轟堂妹的中文比你法文好時……這些時候是多麼的讓人印象深刻的啊。

如果我是法國人,如果我是除了台灣、中國以外的任何一國人,我才不願意學中文呢,「這麼難,何必自討苦吃?我會英文就好。」

幸好我是台灣人。

人家總說英文好就有競爭力,不,中文也早已成為一種競爭力了。

說珍惜也對,說慶幸也是,看著法國人們學中文字體、文法、造句……我是多麼的幸災樂禍啊,比起中文,法文簡單太多了,儘管陰陽性,儘管時態。
很輕鬆的,我們擁有了最具競爭力的兩大語言其中之一。為何不好好珍惜?

「這是中文嗎?好美哦!」

「你們的文字好美哦!不像我們的,就只是英文字母而已,超遜的。」

「我太佩服你們了,怎麼寫得出這種文字,好強!」

「很好笑,我們很喜歡到處貼個有亞洲風格的東西、貼個中文字母,不,我們看不懂,但就是覺得它很美。」

我們到底有什麼理由不重視自己呢?

繞了個圈,我才發現。

我想很多人最想問的是:「你的法文怎麼樣了?」

這,大概是我遇到最大,也是唯一的挫折吧!

面對轟家從第一天開始,就用全法溝通時(不,根本不叫「溝通」,我什麼都沒聽懂怎麼可能叫「溝通」。);面對在學校上課,連上課科目都是看課表才有辦法得知時,我才深深的體會到去年學校外籍生的心情,摁,我也成了標準的外籍生啊,只是,十個月的法文基礎,似乎是一場空?

不管,每天到學校就是硬著頭皮,當花瓶也好,朋友們的對話,就算全部聽不懂,我還是站在他們的小圈圈內認真的聽。每天回到家後,轟家的對話,就算我完全插不進話題,也不知道他們在聊到哪了,但我也是認真的聽。

慢慢的,透過轟家、朋友們不斷不斷的翻譯、重複、放慢、翻譯、重複、放慢,我開始找到他們講話的節奏,也可以有全法的對話了。我還不敢說我現在完全聽得懂所有細節,還不敢說我的文法、用字全對,還沒,但至少比起兩個月前,進步太多了,他們也沒辦法在我面前說我壞話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開玩笑的啦。我真的很幸運,遇到很多很多願意幫我的人,讓我進入他們的朋友圈,帶著我跑班(害我到現在如果沒跟朋友一起跑班,自己還找不到教室····),帶著我上課,帶著我玩耍。

我是多麼的享受這一切。

但很快的,第三個月就會過了,第五個月就會過了,這十個月就會結束了。

人生真的沒有多餘的時間不活在當下啊。

離開台灣後的兩個月以來,我有很多新的想法、新的思維。

唯一沒變的是我的國文能力吧,我還是做不到表達出腦海裡的思緒。

打這篇打好久了,修修改改。

當班上交換學生都還沒出發前,一起回學校的那天,我記得阿漢有說她到德國後要寄明信片回學校,上面寫:「我是阿漢,我很平安!」

跟我打了長篇大論的廢話比起來,她乾脆直接多了,因為我也只想說:

「我很平安、我很快樂、我很珍惜、我很感謝,我不後悔,也永遠不會後悔。」

這是我這一年的班級。哈哈,對,全班只有兩個女生,沒辦法,我們算是二類的班級。 只是,我很驕傲的當了一年premiere SSI班上的唯二女生之一(笑)。

2013/11/13

又一個月的時間,我想我又有所成長。

我不敢說我法文進步了多少又多少,但比起三個月前,這語言已經變得再熟悉不過了,不,熟悉不代表我現在法文很強,只代表它好像有那麼一點的進展。

「三個月,就跟你說吧!三個月的時間,你已經開始掌握這語言了!」

從當初被法文的連音搞得一頭霧水,根本分不清字的頭尾、句子的斷句,到後來極度專心時可以勉強辨認出對話裡的幾個單字、片語,進而猜出對話大概的內容,第三個月了,我似乎可以在法國人正常講話的速度聽懂八成?好像還會被自己偶爾不經思考講出的一長串句子嚇到?甚至開始找不到法文句子的英文、中文該怎麼說了?就好像是腦袋為了容納新吸收的法文,沒經過我同意,就開始擅自把我英文、中文的記憶體一點一滴的刪除了一樣。

上課抄的筆記,純粹因為我懶得分科目,從開學第一天第一節抄的,到這幾天寫的,它全部都在一本裡(法國課本是用租的,裡面不能寫字,當然也不能抄筆記,所有筆記、練習、甚至課文都得另外抄在自己的筆記本內)。

前天,我寫到這本的最後一頁,歷史課。

往前翻,翻到了開學後我上第一節課抄的筆記,歷史課。

一個是抄同學的,一個是自己抄的。

你會想,自己抄有什麼了不起,法文又不像中文字體,筆劃多、很難寫,阿不就只是從小學到大的英文字母?老師寫黑板,抄下來哪有什麼困難?

阿我從沒說過老師有寫黑板啊。

「Connie? 你在抄我唸的嗎?還是你在寫自己的東西?」

老師在這三個月來問過我兩次這個問題,我兩次的答案不一樣。

:「(心虛的搖頭加傻笑,做了寫字的動作,然後比自己)」

:「嗯,我在嘗試。」

我也只敢說我在嘗試,因為事後跟同學借他們的筆記比較後,還是會發現我根本在抄n’importe quoi,單字都亂拼,少了éè的各種撇、陰陽性單複數也都蝦湊,老師唸太快的時候,乾脆句子直接省略大一段,有頭沒尾的,眾多連音也害我生出很多奇怪的字眼,對照起來,真的很好笑。
但這是一個過程,我想我已經踏出了第一步了。

還有一次,我們分組回答問題,因為我實在還是沒有能力寫出落落長的答案,所以就變成我的組員寫了全部,我閒閒沒事,老師大概看不下我混水摸魚(沒有啦哈哈,老師知道我還做不到),便問我願不願意「唸」,一小段就好。

硬著頭皮,點了頭,「好。」

問完單字後,我以烏龜蝸牛的速度開始唸了,(我想我臉大概脹紅吧),短短的三行,用我的莫名其妙怪腔調,也還挺順利的,終於唸完了。

唸完的那瞬間,班上好安靜。

突然的,他們好像在幫我拍手耶。

瞄到轟哥的反應,他的眼神有種彷彿看見小孩長大了、有所成長了的快樂光芒,拍著手,一副很有成就感的樣子。(不過,這或許也只是我的想像力豐富,哈哈哈哈)

這也不難想像,畢竟我法文的一切進步,他占了很大一部分的功勞。

在家,是他逼我跟他說法文(一部份原因或許是因為他完全聽不懂英文哈哈哈);在學校,也是他逼我同學跟我說法文。這三個月來就是因為有他這樣的舉動,才有現在我的法文能力吧!

我想我永遠不會忘記班上的掌聲、轟哥的眼神。

我想我永遠不會忘記當下的感動、當下的激昂。

感謝法國我遇到的每一個人,你們每一個都好重要好重要。 從第一天連一句完整的法文句子都說不上口,到最後一天依依不捨的說再見,我都會將回憶放進心裡最深處,永遠不會忘記。 Merci a vous pour cette annee magnifique. J’ai eu beaucoup de chance de vous rencontrer. Je garderai toujours les souvenirs de nous ensemble. Et puis, vous me manquez deja!!!!!!!

我是天蠍座,心機重的天蠍座。

是的,我是故意把好的例子放前面的。

現在才是我法文的實況轉播。

沒多久前,跟一個也來自台灣的交換學生無聊興起做同樣的一份線上法文測驗,雖然說他本來就是他縣市第一志願出來的學生,腦袋、資質本來就跟我有差,但我沒想到,我在學校學一年、來法國三個月的基礎,比不上他在台灣兩個月、來法國三個月所學的。

在滿分20的情況下,他輕鬆地拿了17,我卻遠遠在後的只有10.8。

這三個月我到底在做什麼?!

當下不斷的在問自己這個問題,卻找不到答案。

我的路還有很長一段要走,我還有太多必須進步的了。

畢竟,如果B1這麼好考,每個人早就都有了。

好了,衝了。

其實這一年最不可少的是他們:跟我同一年想不開決定當學弟妹的台灣人們。 他們就跟家人一樣,是一個在無助無奈、傷心難過的時候,總會找到溫暖的地方,一個在被法文世界逼得煩躁時的「家鄉味」。 我在法國的這一年,因為有你們,替它添加了更鮮麗的色彩,也因為有你們,我的回憶滿載而歸。而在異鄉培養出來的革命情感,絕不是一言兩與可以道盡的。 才沒有人會相信我們其實才見過面14天而已呢。 不過,其實我也不相信。

2013.12.13

後來的幾個月,不知不覺的過了,怎麼現在的我已經在台灣了?

時間真的很快,快得不可思議。

然而再見是多麼難的一個課題。

絕對不說,最後一天上學我忍淚忍得多辛苦。

與朋友抱成一團,我努力的記住每一個的臉龐、每一個小細節,因為心裡知悉,這可能是最後一次見到他們。

他們都說道別不准哭,不,我沒做到。

也絕對不說,那天晚上看著他們在我的臉書發布的訊息後,又哭了好幾個小時。

出發機場的那天早晨,與轟家道了別。

我永遠不會忘記,轟媽最後的一枚擁抱、轟妹最後的一抹微笑、轟弟傻傻的一句「晚上見!」、轟哥的ca va nous faire un vide…、轟爸最後的一揮手。

感謝所有人十個月的照顧、十個月的幫助。

能遇見你們,真是我莫大的幸運與幸福!

這是十個月結束前的最後一張合照。 曾經希望過你們可以不要對我那麼好,希望可以在回台灣前大吵一架。 為什麼嗎? 因為這樣,離別就不會難過。 (說感謝已是舊梗,這是一種創新嗎?!) 只不過,我們沒有吵架(還好!),離別時依舊難過。 我不會忘記你們的,沒有你們的話,不會有這樣的十個月,不會有這樣的回憶。 大家都說我真幸運,遇到了好轟家,我每次應答都一樣:「我知道,他們真的超棒的。」

檢定過了,給自己許下的承諾達成了。

法國的生活結束了,回憶滿了。

放進了心底,新的回憶在等著我創造。

十個月前,在飛去香港的航班上認識了兩位女孩。

她們在下飛機前回頭向我說了一句話﹔「留學加油哦,掰掰!」

十個月來,一直沒有忘記。

但現在的我只想跟她們說一句話﹔

我,回家了。

還有啊,我的馬卡龍蛋糕是不是很誘人(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