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大學附屬高中 韓丞宇

沒想到眨一眼一年就過去了,想當初一開始還跟爸媽說我不想去,因為不想離開家人和朋友們,反而在回來後念念不忘那裡的生活,雖然只留學不過短短一年,卻學到了不少的東西,交了許多知心好友,見到了各式各樣的人,甚至在美國有了家人。

還記得剛到美國時我是抱著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情去的,一到機場看到和藹可親的轟爸轟媽熱情的迎接我,以為會很尷尬,沒想到將近十幾分鐘話的車程我們話都沒停過,到家見到了轟哥轟弟和他們的朋友,很快就玩在一起了,當然他們四個是我在美國不可取代的家人。

我在美國的學校叫Cathedral Prep簡稱CP,是一所私立學校,除了是最後一年全校都是男生,也是建校剛好一百年,很高興能成為男校最後一年的交換學生,也是唯一的交換學生,明年男女校會合併,雖然我也想體驗公立學校有男女生的感覺,但我相信我在這所男校的回憶也是無與倫比的,因為是全世界最好的男校,第一天去學校的時候我其實非常緊張,可能跟我接觸太多美國電影有關,認為會有霸凌或歧視的現象,事實證明我想多了,很多人跑來問我問題找我聊天,一時還喘不過氣來,午餐我們都會去餐廳,跟我想像中一模一樣,餐都是自助式的,有漢堡、披薩和汽水等等,只是味道差強人意,而且很貴。

之前在台灣時有查過我們學校的籃球隊,發現他們在去年是州冠軍,有天上英文課時,我跟我的同桌分享我灌籃的影片,突然一個籃球隊員問我要不要跟他們一起練球,我想都沒想就答應了,但還是有些緊張。

我們學校有專屬的運動中心,離學校大約開車兩分鐘的距離,裡面有超大的體育館、游泳池、超高級重訓室和一個橄欖球場,練球的第一天,我踏進球館看到一堆人在投籃,而我沒有半個認識的,要分組投籃練習時我找不到對象,遠遠一看,我看到一個黑人自己一個在投籃,於是我就跑去問他想不想跟我一組,後來他也成為我在美國最好的黑人朋友,他叫Tavion,我們都叫他T。練球幾個禮拜後我們有試訓,也就是徵選大隊 (Varisty)的名單,沒選上的會放小隊 (JV),教練會一個一個叫球員進去跟他們說有沒有上大隊、小隊或是兩隊都打,當叫到我名字時我超緊張,很擔心沒上,而出乎意料外的我上了大隊,我非常的興奮,隊友也為我感到開心,之後我們幾乎每天都練2-3個小時的球,回家腿都會軟掉,賽季時我也傷了我的尾椎骨,慶幸的是休息一個月就好了,我也跟著球隊到了拉斯維加斯比賽,那裡真的超酷的,只是成年再去可能才會比較好玩。

很可惜的是我們球隊在打爭取季後賽名單時輸給另一支球隊一分,大家也在休息室忍不住地哭了,我們最後的戰績也停在17-6,賽季結束後教練也開始讓大家去重訓,我也有跟著參加,雖然明年我就不在這裡了,但還是想增進自己的球技。

我轟哥轟弟是打曲棍球的,這也是我第一次接觸到這項運動,雖然說我沒有打,但每次我在一旁看他們比賽時仍然覺得酷斃了,有一次我還全身著裝成曲棍球員去溜冰,沒想到比我想像中困難,我連站著都沒辦法,真的不知道他們是怎麼學會的,而且還溜的非常順暢,不禁令我佩服。

小時候萬聖節時我都會到左鄰右舍要糖果,只是每次回家都只有幾顆糖,在美國卻不一樣,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們有在萬聖節當天設一段時間給小孩們去要糖果,我朋友他們原本沒有打算去,因為他們對要糖果無感了,但他們還是有陪我去,出門前,我找不到籃子所以我拿了我的洗衣籃,經過家家戶戶看到他們的裝飾,每個設計都非常的精緻,真希望台灣也有這樣的文化,回家後雖然我的籃子沒有滿,但秤了也有差不多三公斤的糖果,非常滿足。

聖誕節是所有節日中我最喜歡的一個,從小我就嚮往著像美國家庭一樣過,今年願望也成真了,而且還出乎我的預期,平安夜的時候整個轟爸家族聚在一起吃晚餐、聊天和交換禮物,甚至在十點左右大家還圍在火爐旁烤棉花糖放煙火,隔天早上我被轟弟叫起床,因為要去客廳開禮物,看聖誕樹下一大堆禮物,至少有一百個,當然我也有準備禮物,他們也都很喜歡,我有一個聖誕節禮物是轟家提前給我的,就是去看我偶像CURRY的NBA,離我們家最近的球館在克里夫蘭,開車大概兩個多小時,看NBA一直是我的夢想之一,去之前我還花了一個多小時做看板,最開心的是他那場得40分,不塊是我偶像,這也是我收過最棒的禮物之一,今年的聖誕節絕對會是我最難以忘懷且最獨一無二的一個。

我也在美國看到了人生中的第一場雪,真的很漂亮,只是也很冷,有一次下大雪,過了一個晚上鐵捲門打開我們車子開不出去,需要鏟雪,我花了快一個小時才清完,有夠累的,而且手也凍僵了,雪很漂亮沒錯,但冬天時在雪地上開車很危險,每天上下學轟哥都會開車,有時候還會打滑,我們學校有一次還因為下大雪停電而停課,如果能冬天在台灣住夏天在美國住就好了,冬天在美國早上起床都要包著一大包才敢下床。

離開那裡的前一天,我在我們家辦了一個派對,學校同學、朋友和家人都有來,我們一起打球、一起玩樂、一起回想這一年我們共同創造的回憶,我最好的朋友離開的那一刻我忍不住地流下了眼淚,下一次見面就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晚上十點時我們還去社區前的大草原放煙火,也在那裡跟很多朋友道別。

我覺得做留學生最困難的就是最後離別的時候,真的要把握每分每秒,離開前的那個晚上不知道哭了多少遍,到了機場也還是,很感謝在最後離開的時候朋友們都有來,陪我畫下最完美的句點。

來美國的這一年真的收穫了不少,不只是學習到了更多美國文化、知識,也讓自己學會了更加獨立,學會了解決不少事情,不得不說,如果叫我選在台灣或是在美國讀書,我會選美國,雖然在台灣較方便,物價比較便宜,但美國學校風氣比台灣好太多了,課業對我們來說也比較沒有壓力,課後的社團也比台灣來的多,現在我也有在猶豫大學要不要去美國讀,但我很確定我高中畢業的那個暑假一定會回美國探望那裡的家人朋友們。

最後我想感謝縣政府及遠景安的合作讓我有這個機會擴展我的視野,感謝爸爸媽媽在背後對我無限的支持、付出及鼓勵,我不過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看世界罷了,想感謝美國的家人,謝謝他們在美國教會我不少事情,帶我看了更多沒看過的東西,對我無限的愛戴,疼我像疼他們小孩一樣,這是我人生中最充實的一年,每分每秒的回憶都會永存在我心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