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一年了,但每當我閉上了眼,那裡的點點滴滴,依舊歷歷在目…還記得,那是個瘖啞的夜晚,天空不見月亮的足跡。「碰」,爸爸關起了車門,載著全家人和兩大箱行李,啟程前往機場。行李好重,那裡面裝的,滿滿的全是我的夢想。車子「轟隆」兩聲後,筆直地向前駛去,我搖下車窗探出頭去,和來道別的朋友們說聲”bye bye”,並相約一年後再見。看著朋友們的身影越漸縮小,致人影兩三點,然後消失在街的盡頭…哈哈,我乾笑兩聲,還真有點像電影情節呢!但此刻我的心情,卻有如千斤重。我不斷的告訴自己:「只是一年而已…」

車子在高速公路上不斷的奔馳著,身旁的景物消逝的速度快到讓人無從看清它的廬山真面目…我抬頭仰望,天空終於撥雲見日,高掛的一輪圓盤周圍依舊漫著耀眼的光暈。驀然察覺,有股未知的力量正引領我往一個新的世界走,這個世界比往常更加繽紛多姿,等著給我驚奇。或許那些驚奇會帶來快樂、思念、憤怒,甚至少不了新的痛苦與哀愁,但,或許,這都是我早晚該面對的一部分。
終於到了說再見的那一刻,我感到害怕,害怕第一次一個人坐飛機,害怕一個人在人生地不熟的英國探險,面對一切一切的未知數,之前一直故做的堅強,終於在出境的海關前瓦解,哭的不成人樣…媽媽只對我說了一句:「你要堅強,好好享受人生中只有一次的十七歲回憶!!」

我就像初學飛翔的稚鳥,奮力拍動翅膀,希望飛往遠方的海天一色,於是我飛過了半個地球,降落於完全陌生的國度…英國的天鵝海市。

在這裡,我得學習,學習獨立,學習在全然陌生的環境開口說英文的勇氣,學習如何與外國人相處在同一個屋簷下,這兒,再也沒有媽媽無時無刻的嘮嘮叨叨,也沒了哥哥總是從廁所傳出的走音歌聲,更不會再出現爸爸那大到連隔壁鄰居都受不了的鼾聲。以前總是怨聲載道,難以忍受的聲音,此刻想起,卻是無盡的懷念。這就是人,總是在失去之後,才會懂得珍惜,真傻……

Bishop Gore School

還記得剛上學的幾個禮拜,天天守著電子辭典,上課也沒聽懂幾句話,連我最喜愛的歷史課也聽的「霧傻傻」,不曉得老師在講的,到底是美國南北戰爭,還是法國大革命???更糟的情況是在法文課裡,我得把法文翻譯成英文,再從英文換成中文,一堂課下來,手都快抽筋了。老師在兩個禮拜後,更出了一個比要我登天還難的作業:一篇essay,試論法國為何是個觀光國家?當場我的心裡出現無數的ooxx#*%#…但努力的交出作業後,那內心的成就感,卻是一輩子都消不去的…

Bishop Gore School

我很欣賞我們歷史老師Mrs. Hanford的上課方式,她讓我們自由發言,在課堂裡我們自由的討論著過去,現在,未來…一次,同學聊到了中國與台灣的關係,老師鼓勵我上台發言,我緊張的上台發表了我的看法。我認為,台灣就是台灣,而不是中國的一部份,,縱使世界上有人並不同意我的觀點,但I’m a Taiwanese, and I’m proud to be a Taiwanese!!

至今,同學們的喝彩聲,仍在耳邊迴盪不去。在他們身上,我真的學到好多東西,在這間教室的我,是一個不一樣的我,那個我,多了一分發表自己意見的勇氣,少了一分懦弱。膽怯。這和在台灣教室裡,每天埋首寫著層疊的考卷的我,有著天與地的差異。

Bishop Gore School

在英國的教育體制,和台灣是大大的不同,因為是跑班制的,每堂課的同學都不同,而且也有許多的空堂,一天有時還只有兩三堂課,九點上學,三點放學。同學的感情沒有台灣朝夕相處來的深厚,但卻也很照顧我,在學業上幫了我不少的忙。有位同學在我離開的那一天對我說:在我們的心中,已經為你留下了一個位置,我們將永遠不會忘記,你這位特別的台灣朋友!!我感動到差點飆淚,在地球的另一端,有人永遠的記得妳,是一件多麼令人歡喜的事!!

現在的我,再度置身在台灣,抬起頭,湛藍的天空美到萬里無雲,台灣依舊沒變,而我,卻改變了,在英倫國度裡,我發現了不一樣的自己,原來我可以很有主見,很勇敢,於是我下定決心,好好努力,等我有自信做足準備後,我將再度起飛,尋找下一個方向,雖然,我並不確定我將降落於何處,但我確定,那將會是個屬於我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