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慧燈中學(國中部) 朱書賢

當時的我不知被甚麼原因影響,導致我的腦海突然浮出了一種想法:出國,可能是我姐吧!因為她也曾出過國。於是有一天,我就跑去跟我媽說我也想出國,結果她就答應了。 幾個月後去ASSE把所有事情都辦妥之後,接著就是等待出國日的到來,當時的心情真的無法形容,非常的矛盾…摻雜著興奮期待與悲傷難過;期待著迎接新世界;難過著要離開朋友家人們。但其實要出國的前一個禮拜心裡是非常緊張,非常不安的,因為完全沒有頭緒接下來的10個月會發生什麼事。 到了美國之後,來接我的是轟媽與轟哥,拿著一件上面寫著我的英文名字的白T,當時我看到他們之後嚇了一大跳,因為竟然是黑人家庭(沒有歧視只是在我印象中接待家庭的人都是白的),我們看了對方打了招呼就上車準備回家了。我轟家的家庭成員是轟爸轟媽跟轟哥;轟爸媽都50歲左右,至於轟哥已經28了,而且很少在家,我們能見面的機會是很少的,更別說是聊天。所以通常在家都是跟轟爸媽聊天,說實在的,我的美國生活並不像我想象中的精彩豐富,沒有在怨誰,只怨自己還不夠大方、還不夠熱心、還沒有足夠的決心。看了好多人的心得感想,果然不出所料,每個都收獲滿滿,有著溫馨的家庭與朋友,而我的轟爸媽比較屬於那種沈默 然後默默在旁邊觀察我的那種,起初的生活一直過得很平淡,常常窩在房間做自己的事,真的很頹廢,而我爸媽也從來沒說過什麼,我就這樣浪費了寶貴的美國生活將近5個月。直到我在學校慢慢的去認識更多朋友,來自各個國家的朋友,慢慢的建立起好關係,然後出去玩,去海邊、去派對、去吃飯、去看電影…這時我簡直跟之前的我判若兩人,過的很開心很充實,也開始對美國有更深入地瞭解,漸漸愛上這土地,也漸漸的不想離開這片土地,當然這只是個期許,回國之後,還是有跟在美國的朋友們聯絡,很多的不捨,很多的話跟眼淚,都保留了起來,承諾著長大還要回去美國一次,把那些不捨、那些話跟眼淚轉化成再去見他們的動力與再見到他們的喜悅;另一方面還要把那浪費掉的5個月狠狠地補回來。 我在美國學到的事,除了英文,我覺得其他的事是無法用文字跟口頭表達出來的,可能就是一種心理成長吧。雖然我的美國生活沒跟別人一樣精彩,但我也有所收獲,期待著再一次踏上那片土地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