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師大附中 徐佳潔

“Do what you want to do”—Stephanie Tremblay 「做你想要做的事很重要,因為你人生中可能只有這一年是完完全全可以探索自己的」Ms. Stephanie 這樣跟我說。這個老師不是什麼世界偉人,但是她對我的一字一句都是辭微旨遠,比泰山還重。很多交換學生常說,交換這一年is the best year ever,我不一樣。我不說這是我最棒的一年但這卻實實在在的是我除了課業之外學習最多的一年也是經歷最多的一年。過去之於現在,現在之於未來。或許那段時光會是建造我整個人生的基石。 猶記2015年進入師大附中懵懵懂懂的那一年,在經歷了人生中第一個重大的考試之後,除了覺得自己的努力有了回報之餘,剩下的就是滿滿的疲憊感。十五年,讀書讀書再讀書。雖說我的父母其實沒有非常地逼迫我與我兩個哥哥在課業上的成就,但是生處在台灣這種偏向讀書至上的社會中,再加上爸爸國立大學教授,不免俗的還是有無形的壓力。因此當媽媽提出出國讀書一年儼然就是十五年中的一個假期,便也想都沒想的答應了並著手進行程序。(當然也不是真的想都沒想,小時候爸媽就蠻普遍的帶我們去國外看世界,也因此有稍稍的了解它們的文化。) 辦的手續不多,但耐心才是真正促成這件事的因子,當然金錢也是。從12月繳了文件,到四月終於一個家庭想要接待等了五個月,但最後因條件不符也沒有促成。後來等啊等,隨著所剩的時間越來越少,緊張度隨之增加。到了六月二十一日,在匆忙準備期末考的那個晚上收到了一封電子郵件,告知我終於一位在魁北克容基耶爾鎮的中年單親女性想要接待,心裏充滿了興奮以及期待,於是始進一步跟他交涉以熟悉彼此。 在交換生涯開始的第一個五天,在魁北克是一個交換營,裡面充斥著從世界各地而來的交換學生(國際學生)。說來奇怪,雖然我們互不認識,但卻有一種陌生的熟悉感,或許是因為我們是「暫時的生命共同體」吧!畢竟,都繫者身為交換學生的命運之繩。我尤其是對台灣同來的其他五位更有這種感覺,因為我所在的地方是沒有華人的,這幾天是我唯一能夠繼續用中文溝通的機會。這五天建立的友誼短暫但是真誠,同樣也是意義深重。也因此營隊結束後,心裏已不全然是充斥著對未來的興奮的感覺,取而代之的是不捨的離別感。 再一次,那個城鎮真的是非常的偏僻,開車到Quebec City(魁北克城)就要花三個半小時以上。像我從臺北極度方便的地方來的人就非常不適應。我們從營隊開車到蒙特婁機場,再搭飛機前往當地。下了飛機,即使心裡已有預備不會是個大地方,但沒想到的是真的超級小。你下了飛機一走進去就是出口跟行李託運盤然後妳就進去了。但是前來迎接轟媽及轟阿公轟阿嬤的熱情也著實讓我開心了一點,畢竟有人在就有希望。跟第一個轟家只住了五個禮拜,因為與轟家的不協調就換寄宿家庭了!一轟轟媽是第一次當寄宿家庭,很多地方我們都要協調。一開始不太懂要怎麼開口,畢竟魁北克是講法文的,在這種偏僻的城鎮基本上沒什麼人講英文,而我也沒有當過交換學生,因而跟他有些摩擦。像,洗衣服的日子;回家時間;最晚吃東西的時間等等。其中很重要的一點是回家時間,有一次在參加籃球隊忘了跟轟媽說我幾點回家,轟媽後來真的很生氣,就直接把我的網路切掉。這種事千萬不能忘記,因為會很慘,相信不用我說大家都知到。總而言之後來還是因為不合就換了轟家。 學校生活,稍稍提一下,加拿大人真的是比美國人還和善,也沒有很有歧視感。但是言行中還是會流露一點點但把他想成文化的不同也就不會難以接受了。值得注意的是,你一定要主動去找別人。他們不像台灣人一樣,看到外國人就覺得很有趣、興奮,回想要主動接近。因此,當你就默默的坐在角落,你可能就會永遠坐在角落,之後想要努力也就有一點來不及了。學校跟台灣非常的不一樣,五個年級只有100個人,對比附中三個年級就有3500個人差距是極大的。老師也非常的好,只要你有努力成績不會太差(除了考試死板的成績之外),跟你的關心不再像儒家的上對下,轉變成朋友間的互動。中午吃完飯找老師聊天,上課跟老師喇賽,完全的自由放鬆,但基本的尊敬還是要有,也因此通常不能加老師的個人社交軟體。因為跟老師很好,跟同學關係也還不錯,因此都會跟他們分享我覺得我轟家不好的地方(絕對不能這樣!當地機構會覺得你破壞他們的名譽會生氣,你在社交軟體也不能提,因為他們也會不開心喔!然後妳就會被討厭),後來機構知道了就警告我不行這樣。學校完完全全的遵守規定很重要,畢竟你是隻身一人在國外,離家1800萬公哩遠。很多人都聽說過國外數學很簡單,但我覺得他們不但很簡單,而且很好上手。值得注意的一點是,你要真的完全了解才會有分,尤其是自然數學這幾科。第一個學期我寫很快,算式沒寫出來,學校成績只有78分,對比台灣的不是很爛,但是第二個學期我放慢速度,把所有的過程都寫下來,96分get。 回到二轟,二轟是我同學家。他們對我真的好,因為沒有多餘的房間他們讓我住地下室倉庫,我也不大介意,因為人家都願意接待你了嘛。他們正常餵食我且不要求我付費,唯一不太滿意的是他們不讓我出門(除了上學或是跟家庭去購物之外),為了這件事情吵了很久很久,但是沒有用。他們說因為我很像會逃跑的人,所以在此我要跟大家說,長的很像不會逃跑的人很重要。但這也因此讓我學習了一個技能也就是:待在室內待超久不出去還能活下去的技能、學會打發時間的技能。雖然還是很無聊,也不能去同學家過夜什麼的,但至少不用多花錢。剛開始我會不開心跟媽媽抱怨,後來因為跟媽媽抱怨被我二轟轟媽說不知感恩不准我再說了,我也因此學會沈默,把所有的不滿吞進去。以前的我一定會爆炸,現在的我會爆炸在鮮少人看得到的地方,學會「隱藏自己」。我沒什麼正面值得比較二轟轟家的教育方式跟台灣的,因為即使我是交換生,我的轟媽也是很要求我的成績,因為他說會丟他的臉。但是負面的我是有,我的轟家很有自信,有時候有自信的變自大了,舉例來說走在路上常常跟我說:「喔剛剛那個男人一直看我的屁股。」「我的成績很好都是第一名(然後我數學自然屌打他)」「我超正」「我家很有錢」等等的。自信是好事但他們給我的感覺就是過多的自信了)有有時候問的問題或是答案也很讓人傻眼,我轟妹曾問過我:「台灣沒有車對吧」或是「CPR要壓在肚子才是對的!」之類的。對我來說,這些都是很好笑的事,之前曾有過報導說台灣是世界上無知國家的前幾名,我覺得若是有讀書的(不只讀書、社會心情什麼的。)絕對不會那麼差。基本的知識台灣教育都有教啊!雖然覺得讀書壓力很大,但是出去了才發現不是讀什麼的問題,是怎麼讀的問題,這個才是真正影響學習的主因! 整體來說,我覺得出國留學一年,回來後還要重讀跟留在台灣沒體驗過世界相比,出國是略勝的。出國不只學文化學語言,我覺得收穫價值效益最大的是你學會轉換心境。或許有人會說,學習溝通才是效益最大的,但我覺得你真的要學習溝通,在台灣跟別人有爭議的時候就可以慢慢學習了,但要強迫自己改變想法基本上是做不來的。 一點小觀察結果:歐洲適合自律的且有偉大夢想的;北美洲適合極度外向但要有一點心理準有管束的;至於南美,熱情而且勇敢的。去吧!從這一步開始,你會跨出自己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