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竹北高中 彭亮錡家長

2019年6月30日,孩子完成高中生交換計畫的最後一天,我飛抵德國,親自來到孩子生活了10個半月的城鎮。轟家爸媽帶孩子親自到車站接我,並開車帶我遊覽孩子日常生活的城鎮一周,包含他的學校、球場、教堂、常去的超市以及平日騎車的自行車道等。當晚,還辦了一場溫馨的烤肉歡送會,轟家的爺爺、奶奶、外公、舅舅、伯父、姑姑一家都到齊了,還有學校同學、樂團夥伴、籃球隊友。看著他們用德語聊天、笑鬧,言談舉止間流漏的好感情,讓我心中膨湃不已。不用言說,孩子已證明,這一年,他成功靠自己,獲得轟家、同學、朋友的認同,也為自己的人生,寫下新頁。
回想從決定申請德國交換計畫到順利回國,這一年半的時間,對孩子及我們全家而言,可說是生命中不可抹滅的驚奇之旅。

轟家家族合照

2017年夏天,孩子剛經歷人生中的一場大考,即將展開高中生活。身為高一新鮮人的家長,開始認真思考,海外留學這個課題,努力做功課的家長,卻迷失在眾多資訊之中,感到非常挫折。也許是上天聽到了我的心聲,開學第一天,高一新生回來說,他跟以前的學長現在是同班同學,追問之下才知道,那位學長在高中錄取後就辦了休學,到美國交換一年。這個訊息給了我一個新的方向,讓我們得以認識遠景安。

第一次踏進遠景安,小小的辦公室,與其他大型留學機構的氣派截然不同,然而幾次溝通討論下來,湯執行長及郎小姐豐富的代辦經驗,精闢的留遊學趨勢分析,以及對於計畫運作流程耐心的解說,讓我們對高中生交換學生計畫有了深入的認識,也化解了原先的種種疑慮。加上,孩子學長一家兩姊弟在遠景安的成功經驗,我們最終決定,參加遠景安的高中交換學生計畫。

和轟家姊弟及朋友在後院談心

首先面臨的就是交換國家的選擇。由於我們對歐洲文化的喜愛,孩子也學習德文為第二外語,德國一直在我們考慮之中,但讓我猶豫的是畢竟英語仍是世界主流語言,也是升學考的要項,若選擇非英語系國家,會不會導致生疏,回國後會適應不良?經過湯執行長的分析,由於孩子英語已有不錯基礎,且英語系國家未來機會還很多,不如選擇德語系國家,讓第二外語,變成兩個主要外語,基於未來留學選擇、治安等因素,最終還是選擇了德國。

孩子的改變並不是完成交換計畫才出現,而是從決定參與這個共識形成的過程開始。孩子和我們充分溝通了參加的動機、參與的目的以及未來會面臨的種種挑戰,我們約定好,在這一年他除了學好德文、體驗德國文化生活外,更重要的是要認真探索自我,尋找未來方向。

申請資料的準備,雖然比想像中繁複,但孩子能夠勇敢自我承擔,除了一定要父母出面的事情外,幾乎都是他自己準備,幸虧有郎小姐的熱心協助,總算順利送出。之後,必須經過德國機構的口語面試。面試當天,聽到孩子用英語交雜簡單德語跟德國面試官對答,對於他的獨立自主、自信,與面試官對答如流、侃侃而談的表現,讓我們滿是欣慰。

和轟家一起去慕尼黑看足球賽

在將近11個月的國外交換生活中,孩子有足夠的心理素質。在學校方面,面對是全德文教學的課程,他會自己找資源學習,與老師同學溝通,最終仍獲得了良好的學業成績;在社交方面,他參與社團、籃球隊,結交了不少知心好友;最重要的是他能以誠懇的態度獲得轟家的接納,建立如親生家人一般深厚的感情。這些生活的能力,交換的期間,也並非事事都順利美好,難免會有少數成見、誤解、歧視或挑釁的行為的出現,但很幸運,孩子能夠正向面對,自我調適,也學會在第一時間跟轟家或學校反映,獲得解決。必要時,德國交換機構的地區代表,也會適時提供諮詢與協助。經過這些事情,所得到的自我調適、正面思考、適當表達及解決問題的能力,才是最大收穫。

樂團夥伴來送行

非常感謝遠景安在這一路走來提供的諮詢及協助,給家長安心,當孩子的後盾。尤其是孩子的學習月報,是我這一年中每個月翹首期盼的信件,報告中詳實的記錄了孩子跟接待家庭及學校的相處狀態、語言學習狀況…等,讓遠在台灣的我們安心許多。我也鼓勵家有國高中生的家長,放掉華人直升機父母的習慣,有向遠景安這樣的機構為後盾,我們可以敞開心,放開手,讓孩子高飛,開拓孩子的眼界,讓他擁有擁抱世界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