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鳯新高中 盧思文

法國時間八月二十四日上午五點五十五,我人生第一次踏上了法國國土。第一次離家這麼長的時間,而且還是到歐洲,理所當然的特別興奮,一點都不想家。第一週是在巴黎的文化營,來自世界各地的交換學生都聚集在這裡,上午上課、下午逛巴黎市區,見識到了聖母院、巴黎鐵塔及羅浮宮等等知名景點,度過愉快的一週。大家都是接下來要面對相同狀況的交換生,所以我們累積了一切情感,所以在最後一天不少人都哭了。

隔天一早,大家就各自到巴黎不同的火車站,搭上前往不同地方的火車,到極積生活十個月的轟家去。我的轟家位在德法邊境的阿爾薩斯大區,一個離史特拉斯堡不遠的小村莊裡,對於生活在高雄市區的我而言是個非常鄉下的地方,但我仍然充滿期待。當TGV抵達史特拉斯堡,我提著兩個行李箱一踏下車門,立刻有一隻手接過我的行李箱,然後一個身材渾圓的女人熱情的擁抱我,我認出了她是我轟媽,而替我提箱子的正是我長得像聖誕老人般的轟爸。

我和他們驚奇有趣的生活開始了。在法國這一年之中,好事與壞事我都遇上了一遍。剛開始到轟家我幾乎無法用法文對話,只會一些簡單的單詞或問候,所以和轟媽及十六歲的轟妹以英文溝通,和轟爸則是利用一個翻譯APP,當然也鬧了一些笑話。我和轟妹沒多久就熟了起來,她在學校有修中文課,假日的時候我就會教她說中文。

在我之前,轟家已經接待過六個學生,而且都處的很好,所以對於接待交換學生非常有經驗。他們非常喜歡城堡,秋天的時候天氣很好,轟爸常常帶我爬山去看一些城堡的遺跡。甚至在四月時的最後一個假期,我們全家去了羅瓦爾河谷城堡群待了一個禮拜,還去了凡爾賽宮,見識了許多歷史上赫赫有名的城堡,走在歷代國王們曾經踩過的地面上。

轟媽是個義大利人,她和轟爸兩人的手藝簡直好到無法形容,我直接被養胖七公斤(據說歷屆住這家的交換生都胖十公斤以上)。我非常喜歡我轟媽,她會和我分享她日常中及工作上的事情。有一次吃飯時轟妹要我以「Maman」叫轟媽,也就是法文的媽媽,我叫了之後轟媽超級開心地用力親我,從此我都直以爸爸、媽媽來稱呼我的轟家。

來法國最期待的事情就是看雪,雖然轟家向我解釋阿爾薩斯並不會每年都下雪,但我來的這一年卻非常幸運的下了很多雪。下初雪的時候,轟媽在早上六點跑進我的房間把我挖起來,然後我興奮地衝到窗外玩雪。寒假時,轟爸也帶著我和轟妹去滑雪場滑雪。初次滑雪的我天真以為坐著纜車上到山頂後,可以隨時坐纜車下來,所以當我被轟妹誘騙上去,站在山頂往陡峭的斜坡看下時,當下真的覺得可以讓我就地死亡算了。所幸我最後成功生還,而且沒跌多少次。冬天也去了冰宮超級多次,把我訓練的甚至可以溜得比我的法國朋友還要好。

聖誕節時,我收到了成堆的禮物,來自轟家以及轟家的親朋好友。有些禮物甚至沒辦法帶回家(比如一個超大超重的磁盤),所以我又轉送給其他人。聖誕派對大家全穿著紅綠色的衣服,轟家甚至請來了要付費的聖誕老人,就是為了讓那些孩子開心一次。那天吃飯一路吃到了凌晨一點,大家才各自離開,而隔天又去了另一個人家所舉辦的派對,又享受了一次聖誕氣息。聖誕節派對過後緊接著就是跨年,我和朋友去了她朋友家的派對,喝著香檳一路跳舞跳到半夜,然後在十二點時大家衝到了街上,街上全都是人,大家一起大喊倒數,而後一起放煙火,全都瘋成一團。一月初國王節時一共吃了兩個國王派,派裡會有一只陶瓷人偶,吃到人偶的人會獲得一年的好運。恰好兩個人偶都被我咬到了!

而過沒多久,便是三月的嘉年華季。那時整個歐洲都處於嘉年華季,每個村莊都走盛大的嘉年華,我參加了兩場。當天所有人從早上就開始喝酒,迎接下午的嘉年華遊行。跳著舞經過的遊行隊伍會扔糖果、撒紙屑,也會隨機扛起路人扔上花車,或者把人給綑在電線桿上。我被抬起來丟進車上兩次,然後接受紙團的洗禮無數次。當天晚上轟爸也帶我們參加了村裡的嘉年華派對,當我在路上大喊晚上好時,整條街的人全都大聲地回應我,因為所有人都沉浸在最歡愉的氣氛中。

嘉年華季過後沒多久,過了生日沒幾天,我開始迎來了幾件來法國後遇上的壞事,我不幸的住院了四天,因為角膜塑型片的問題。因為這場意外我錯過了PIE為交換學生舉辦的迪士尼之旅,留下了一點點遺憾。

不過接下來就是四月的南法之旅,所以我非常開心。見面的時候,我們每個人激動的在亞維儂車站擁抱親吻,然後迎來了非常美好的一周。南法和摩納哥真的美到無法形容,非常想要一輩子定居那裡。我們一起瘋了一個禮拜,最後一天分別時,我在里昂車站哭得不成人形,日本朋友們也一直掉淚,而美國和泰國朋友則忙著安慰我。從南法回來,轟爸便立刻帶我要去瑞士玩三天,結果遇上了第二件壞事。我們在瑞士境內BASEL時,竟然拋錨在高速公路上。從公路警察的幫忙,再來道路救援的到來,一路到轟媽開車過來接我們,大概耗了五六個小時,而這次的瑞士之旅就泡湯了。

交換結束後,我的爸媽來到阿爾薩斯找我,並且待了一周。轟家非常熱情的接待了我們,度過了美好的一周,然後大哭著離開。非常感謝我在法國能遇到這麼好的轟家,我為來一定還會再次來拜訪他們。

關於我在法國的學校,我念高二的ES(社會與經濟學班),經濟學及數學的內容我大多在台灣都上過了,所以並不會太難。在學校的第一周我就交到了不少朋友,而其中和我最要好的就是同班的Julie和Enora,我們做很多活動都在一起,假日也會一起出去玩,或去對方家裡。學校老師都對我非常好,盡可能的幫助我,每個老師都會在考卷上特別寫下鼓勵我的話,讓我非常感動。尤其是曾經到美國交換的英文老師,因為更了解我在異地的感受,所以常常找我聊天。為了感謝他們,我在台灣過年的時間特地裝了一些紅包,每個紅包裡有一元硬幣、祝福小卡及龍山寺的御守,送給每一位教我的老師,以及我所有的朋友們,所有人收到都超級開心。

法國每上課五到七週,就會有兩個禮拜的假期,分別是秋假、寒假(聖誕假期)、春假及兩個半月的暑假。假期時我會和學校朋友到史特拉斯堡去玩,也拜訪了住在南錫的日本朋友,在她轟家待了兩天,或者四處到阿爾薩斯的不同地方遊玩。法國的高中比較像台灣的大學,有選修制度,而且是跑班模式,每個人課表不同,也常常會有空堂。空堂時我會和朋友跑去鎮上吃冰淇淋、到附近公園的樹下坐著聊天,或者去圖書館完成今天的回家作業,非常悠閒。

在學校我參加了漫畫社,這也是學校唯一一個社團,我也藉此認識了更多別班的人。社師會舉辦一些一日遊的校外參觀,這時候其他同學要上課,我們就可以搭著遊覽車去戶外教學。

學校的考試雖然不多,但對我來說當然艱難,他們沒有所謂的選擇題,全都是申論題,有時候一考就是兩小時。即是如此,我仍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參與每一次考試(除了期中期末的大考以外)。有一次成績單寄到家裡時,我拿了平均17分(滿分20),結果轟爸開心地到處跟左鄰右舍講。雖然和台灣的教育制度大不同,但我覺得各有好處,法國高中就不像台灣一樣有許多班際比賽,也沒有校慶和園遊會這類的活動。

這一年來我學了許多,不僅僅是語言,還有很多有形和無形的文化,這份經驗真的是這輩子都不會遺忘的美好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