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藻外語學院 陳盈竹

這是可愛的轟媽-當時和一家人在露天的餐廳吃飯
在去法國之前,常常想著去到法國之後要甜點吃到飽,想要到所有著名的旅遊景點逛逛,想要看看凡爾賽宮是不是像社會課本理一樣那般的雄偉、那般的華麗,更想要看看法國和自己想像的有什麼不一樣。而法國人,是不是真如傳聞中所説,對待外國人都很冷漠呢?在跟父母努力的爭取下,我出發了,我終究等到帶著我航向法國的班機…… 直到下了飛機,看到了法國道路上的風景,抵達了巴黎生活營的旅館,遇見了其他國家的學生,遇見走在巴黎街頭真正的法國人,我才真正感覺到……我在法國了!這是一種無法用言語去説明的感受,在接下來的十個月裡我又會是如何生活呢?在文化營的那一個禮拜,老師帶我們去拜訪了不計其數的法國名勝古蹟,看到了愛菲爾鐵塔佇立在那寬廣的土地上,看到了聖母院聳立在高山上,也看到了法國人生活的悠閒態度,在充滿著陽光的下午,在咖啡廳點杯咖啡和小點心,坐在室外,享受著陽光和香菸,這就是巴黎人的悠閒。
在聖誕節時去聖誕市集和姊姊的合照
我在法國的最大的依靠,不外乎就是我的寄宿家庭了,對於我的寄宿家庭,我只能用超級感謝他們來形容,他們真的把我當做家人一般的照顧我,而他們為我所做的是那麼樣的多,而我能為他們做的卻是如此的少 。當然,他們對我的用心自然也不在話下。在文化營結束之後,我寄宿家庭來到了我所住的旅館來接我。我坐上了車之後,我轟爸用著溫暖的語調測試著我的法文程度,當時的我,法文說實在的,真的很爛,我轟爸就在車子裡用我們在車上所看到的風景教著我新的法文單字。接著到了CHARTRES——現在我所懷念的個小鎮。 除了剛開始他們極力地幫助我融入充滿法語的生活,他們也帶我體驗法國藝術,知道我在台灣是戲劇社的之後,加上他們本來就喜歡看舞台劇,在法國他們帶我去看了兩部歌舞劇,最經典的「羅密歐與茱莉葉」和目前最新的「Mozart l’Opéra Rock」,雖然故事對我來說並不陌生,但是當親身體驗現場演出時,那樣的震撼,是再多的言語所無法形容的,為此我不禁留下所謂感動的淚水,在週末或是有休假的時候也不辭辛勞的開著車,帶我朝著我對法國未知的領域前進。印象最深刻除了舞台劇之外的就是三度在巴黎鐵塔之下看點燈吧!那如星星般的閃爍的亮光,似乎可以瞬間照亮整個巴黎,也照亮了我那顆想家卻又想要留在法國的心,我看到了我的新目標!我要好好的學法文!!!感謝他們不僅是他們帶我到處去玩,而且他們永遠是我在法國最大的依靠。 我的學校同學,是我在法國把法文變的更好的原因之一,剛到學校時,每個人都以為我是華裔法籍的學生,直到我對英文老師說出了一串英文,同學們才發現了我的不同,也因為如此,老師安排了一個英文最好的學生坐在我旁邊,在第一個月裡,要是沒有他的翻譯,我想我連老師說的注意事項我都聽不懂吧。
和同學們在艷陽高照的草地上曬太陽
在法國,雖然沒有補習班的壓力,但是跟在台灣一樣去除掉在睡覺的時間,在學校的時間佔了一大半。在學校,我遇到了一群非常好的同學,在我有問題的時候幫助我,在我有文法和發音錯誤的時候細心的糾正我!!沒有他們,我想我並沒有辦法順利的在學校過完一學年。因為在那個同時我們也是在學校餐廳裡用餐時最友好的夥伴,在學校午餐時間是在學校是最快樂的時光,和同學談天,用法式幽默聊聊昨天發生的糗事,模仿最火紅的搞笑藝人,說說最近發生的八卦(原來人不管是個國家的人都是喜歡八卦的阿)。在班級裡,不管是哪位坐我隔壁的同學,只要我有不會的單字,他們就一定會找到一個我聽的懂得方式替我解答。不要看法國科技很進步,人手一支智慧型手機的,其實他們是沒有台灣常見的「電子辭典」(笑),所以當我拿出我的電子辭典時,她們就會像是看到奇珍異寶一樣圍在我身邊。有了這群夥伴,讓我的校園生活不缺少歡樂,我想少了他們,我的法國校園生活將會變得枯燥無味吧。
跨年時候的慶祝
同學們總是說我在天氣最差的一年去了法國,而我也總是笑著回答「如果不是最差的一年到法國的話,我就遇不到大家了阿。」在我說完這句話的同時,大家也總是相視而笑。說實話,在幾乎不下雪的台灣,根本體驗不到房子被二十五公分的雪蓋住的感覺與景象,不會因為下學而使公車停駛的情況下被轟弟「邀請」走了50分鐘的路到學校,之後被數學老師請喝熱可可上著一對一的家教課,放學之後在一個人走著一樣的路回家,不過也因為這件事,讓我拍到平常我拍不到的照片,和永遠拋棄不掉的回憶。在這個國家,對我來說,我看到是滿滿的驚嘆號。
盈竹在接待家庭慶祝生日
Au revoir! (再見了!)跟我用感情相處十個月的國家,還有Salut! Mon pay! (嗨!我的國家!)在我準備離開的那一天,我在法國的死黨們很體貼的陪我做火車,送我到車站,懷著依依不捨的心情道別,我很感謝他們,是他們讓我這十個月的異鄉生活,過得如此多采多姿,也因為這樣讓我能更真實的感受到:「我真的在這個遙遠的國家住了十個月,說著原本令我陌生的語言,過著不同於家鄉的生活,而這一切的一切也並非是一場很長很長的夢。」
盈竹17歲生日的香檳
在這裡我所看到的、聽到的、感覺到的法國,都是在旅遊書上看不到的法國,在教科書中看不到的辭藻,在台灣感覺不到的風俗名情。世界上縱是充滿這矛盾,我愛死了法國,也恨法國。因為我喜歡不時存在的法式幽默,我喜歡他們說話的時候帶著淡淡的優雅,也喜歡她們在無形之中散發出來的自我風格。我討厭法國,因為我必須和我的家人分開十個月的時間,好在和家人我有一輩子可以和他們相處,也因為這十個月的分離,我深深體會到能與家人相處在一起是件多麼幸福的事。不過,對我來說沒有任何的一趟旅程可以回歸為零,也沒有任何的一個關於法國的回憶可以被我拋棄。我用十個月換來的不只是我的語言能力,還有不會變質的友誼和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