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踏上日本陸地的那一刻之前,我一直覺得要來日本當交換學生10個月是很不真實的一件事。現在我回來了,我覺得這一年我就像一塊海綿,暫時離開只有唸書的生活裡,吸取我渴望的知識與常知。

我一共換了三個寄宿家庭,第一個家庭成員有六十幾歲的轟爸轟媽和一位96歲的阿嬤。一開始我很擔心他們年紀這麼大,我跟他們會不會有代溝,我很不安也很緊張。但是見到他們之後,心中的大石頭就放下來了。他們非常的和藹可親,他們最常跟我說的一句話就是:「你正值青春期,要多吃一點!」所以每一餐他們都幫我添好多好多飯,我就一直一直胖。轟爸跟轟媽都很照顧我,帶著我遊山玩水,採橘子、做傳統日式點心、從橫濱開車到京都玩等等,我在家裡有時候也幫忙家裡拖拖地、餵寵物吃飯或是與即將成為人瑞的阿嬤聊天,每一天都很豐富精彩。但是阿嬤的年紀其實很大了,隨著天氣越來越冷阿嬤的身體也越來越不好,轟媽的壓力也越來越大,常常不容易控制自己的情緒而遷怒他人,我有時候也會被掃到颱風尾。一開始我選擇與他們溝通,但是我試了又試情況卻沒有改善。於是,我開始尋求援助,我和學校老師與日本的留學中心談起了這件事,我很感謝他們教我如何在彼此不製造衝突的情形下,和平地離開了這個家。

但當時我並沒有馬上找到寄宿家庭,所以日本的留學中心安排我暫時住在中心老師的家,老師是一位中年男子,在美國住了20年,10年前回到日本。老師是一個很奇妙的人,他有五六個工作,包括電池製造、教英文、消防隊員、設計商店街、修理機車等等。住在他們家一個多月,仍然不知道他的正業是什麼。但是我想說,在這十個月裡教我最多影響我最大的人就是這位老師了。就因為他有各式各樣的工作,所以也有各式各樣的應酬。他常常問我要不要去和他的某某客戶吃飯,一開始覺得很驚訝他居然想要帶著像我這樣的小屁孩一起去,但是也因為有這麼多機會認識這麼多人,他教我如何介紹自己、推銷自己,讓別人對我產生興趣,想要與我談話。我很開心與他一起拜訪客戶的過程,我認識了朝日新聞的記者、在東銀座開中華料理的店長、建築老板、摔角選手,我彷彿進入了大人的世界,像大人般地應對進退與交際手腕,我好像略懂一些了。

跟妹妹一起玩雪

很幸運的,在下完橫濱的第一場雪之後,我找到了第二個寄宿家庭。家庭成員是爸爸、媽媽與小學一年級的小妹妹。在我第一天抵達他們家時,小妹妹就拉拉我的衣角跟我說:「我們今天可不可以一起洗澡一起睡覺?」我愣了一下,心裡想:「睡覺是沒問題啦!只是洗澡就……。」後來我與學校同學討論到了這件事,同學們跟我說:「不會呀!很可愛呀,女生跟女生洗澡很正常啊!有什麼不好嗎?」那個時候才發現原來在日本同性之間,不管熟或不熟一起洗澡都是很正常的事。在那之後我每天都和他一起洗澡,久了之後其實也習慣了。

在這個家,我花了我很多時間跟小妹妹在一起,下課後陪他寫作業、算數學,功課做完後,一起摺紙外面天氣好的時候,和她一起堆雪人、打雪仗。在吃飯之前,跟她一起洗澡,催促她穿衣服、幫她吹頭髮。小妹妹很聰明很可愛,也因為小妹妹我才有機會參加日本小學的親師座談會與教學觀摩,一切對我來說都好新鮮。跟小妹妹住在一起的時間,是我日文進步最多的時候。有時候會因為惰性,所以常常講出那種聽得懂但是不正確的日文語句,跟小妹妹在一起的時候,她一定會糾正我的錯誤,然後告訴我要如何表達比較像「正港日本人」。

假日的時候,有時候我們會一起去游泳、去運動中心做瑜伽。、一起去迪士尼樂園玩、一起去海邊採蛤蜊。在家裡我們玩玩撲克牌,一起看電視,可愛的轟媽還會把電視暫停,用稍微簡單又帶了幾個難字的句子解釋給我聽。晚上吃飯時間一起聊著學校生活,看著蠟筆小新,我感覺到我屬於這個家,他們不會把我當客人,也不會把我當外人,我們就跟家人一樣很自在地與彼此相處。

第二個個家因為是第一次當寄宿家庭,所以先前在合約裡,寫著只能接待我三個月。這個時候也已經四月了,我要搬去我的下一個家。我的第三個轟家是一對年輕夫婦,轟爸是上班族,轟媽在兒童安置所上班,因為轟爸轟媽工作都很忙碌,所以買菜這個重責大任就由我來承擔了!我超級喜歡日本的超市,因為沒有傳統市場的關係,所以相對地,超級市場裡應有盡有。在放學之後,從書包裡拿出購物袋開始採買今日晚餐材料與明日早餐,然後再到隔壁的洗衣店領取轟爸的乾洗衣物。然後提著大包小包爬著20分鐘的山坡路,回家!橫濱到處都是山坡不管上學或去車站都要爬坡,剛到的時候非常的束手無策,心裡想我怎麼可能爬得上去但是經過了半年多的訓練,我也可以像大家一樣穿高跟鞋爬坡了(笑)。

轟爸轟媽雖然忙碌,但是他們假日花了好多時間陪我,帶我去體驗合氣道、帶我去上如何學會穿和服跟浴衣的課,其中我最感到不可思議的事是,轟爸轟媽帶我去看相撲。其實相撲的票是很貴的,而且不容易買得到。以前對相撲的印象只有一群胖胖的人在打架,但事實不然,他們是有肌肉的。走進競技場,滿山滿谷的人坐在位子上,比較高級的座位是座墊,反而便宜的票才是普通座椅。在相撲文化裡,如果最後一場比賽非常精彩,大家就會把屁股底下的坐墊丟往舞台的方向,表示歡呼。當然不管精不精彩,我也把我的坐墊丟出去了!當天我們還特別打扮,轟爸穿著西裝,轟媽穿著華麗的和服,而我穿著轟媽送給我的浴衣,三人盛裝登場!

我的轟爸是一個非常忙碌的人,他常常在日本各地出差,每次都會帶很多土產回來也教我很多日本的地理。例如仙台的牛舌、長崎的蜂蜜蛋糕等等。每一次我都跟轟媽吃得很開心!接下來我想介紹我的學校,我很喜歡我們班的同學,他們都很照顧我,也很熱情。每當我露出疑惑的表情,他們就會換適合我程度的日文跟我溝通,如果再不行他們會寫漢字給我看,如果我仍然不明白,他們就會展開超群的演戲技巧還有畫得四不像的繪畫功夫傳達他們想傳達的訊息,我好喜歡他們,也好感謝他們這麼有耐心的跟我這個小文盲做朋友。我們學校的同學都很熱情很大方,在昨天全校面前的自我介紹之前,其他班不認識我的同學都以為我是日本人,介紹完之後,就算是不認識的人也會很興奮的叫我的名字,跟我聊天,或者是跟我練習中文。

我們學校是國際高中,不過他們主打的不是第二外語,他們專門收移民來日本的外國學生,混血兒加上西方面孔的同學大概佔3成,其他仍然是純正的日本人。不用擔心在這裡日文會學不好,因為就連西方面孔的同學都說著一口流利的日文,第一次聽到一個黑人女生用超級流利的日文和他的朋友聊天,其實有很大的驚嚇。可是後來聽他說他已經來日本住2年了,就沒有那麼驚喜了。自從在全校面前自我介紹之後,很多學中文的同學或是爸爸是中國人、媽媽是日本人的同學會常常跑來找我練習中文,為了公平起見,所以我們達成協議,他們跟我講中文,我跟他們講日文。其實我很開心有他們的幫忙,因為他們很容易明白我的意思又可以糾正我的錯誤,實在是太開心了。

在學校我加入了他們的吹奏部,雖然人數不多,但是他們是我在日本從頭到尾都陪著我的人,當我有困難與煩惱時他們都願意聽我訴說,一個星期我們練習四次,而我最喜歡的就是一起走路回家的時間了,我們有說有笑,他們常常教我日文也關心我的人際關係,他們每一個人都像大姐姐一樣很周到的照顧著我。最後,在我回台灣之前,他們還做了一本10個月全紀錄的書給我,裡面放著許許多多10個月裡拍下的照片與他們寫給我的話,他們是我最珍貴的回憶。

我的學校生活太豐富太精彩,是千言萬語無法形容的。每一個熱情的人,每一個鼓勵我的人,每一個COVER我的人。我很享受與他們上課的時光,不管是文化祭、運動會、球技大會、萬聖節系列活動等等等,每一個人都是積極努力瘋狂地想把事情做到最好的態度是我很羨慕的。我覺得自己很幸運,有機會與他們一起度過美好的17歲。

在這297天裡面有開心有寂寞有興奮有悲傷,有很多的時間可以想很多平常想不到的事情,有很多的時間想自己想要成為怎麼樣的一個人。我學會那些我不喜歡的人才是讓我成長最多的人,而那些對我好的人,是我值得感謝的人。離開家裡10個月,我好像稍微成長了一點點,我學會不要做那個大家喜歡的自己,而是要做自己,大家才會喜歡你。在日本遇到的每一個人都是善良柔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