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台南一中 洪宇瑨

午夜十二點,床頭邊傳來Line的聲音,我納悶,這麼晚了,還會有誰打電話來呢?拿起手機一看,才知道是仍留在美國的交換學生朋友們打來的。欣喜若狂之餘,我趕緊接聽,好好來敘舊敘舊。電話那頭傳來了熟悉的聲音,分別是日本的Haruna和墨西哥的Alejandro。我們開心地聊了半個小時,聊生活,聊現在最火紅的世足賽。與好朋友這難得的相聚,又勾起我在美國生活的點點滴滴。 想起了這飛逝的一年,心中五味雜陳。如果你要問我這一年到底對我來說是什麼?答案很簡單也很複雜:好多,好瘋,好美妙。如人飲水,冷暖自知。這真的要親自嘗嘗才知箇中滋味。 國中畢業後漫漫的暑假。知道自己真的要離開了,心中是既害怕又興奮。害怕,怕語言不通,怕不會受到歡迎,怕不能適應生活;興奮,期待不一樣的教育制度,期待不同的生活風格,期待這得來不易的機會,期待這個美國夢。 出發 時間快轉到要離開的那一天。那天永遠烙在我的腦海。和家人揮別後,一道牆隔離了我們,整整十個月。這面牆,是道門牆,也是道心牆。十二點,一班飛往洛杉磯的飛機啟航。抵達並通關後,遇到了一位檢察人員,笑笑地看著我,向我寒暄問候了一番,親切的問我要轉機到何處,一點兒都沒有我想像中嚴肅的神態,檢查完就立馬讓我通過。心中霎時一陣暖,所有緊張不安的心情都被這輕鬆的氛圍吹散了。抵達明尼亞波利斯時,我提領了行李,卻遲遲見不到人,我在機場晃啊晃,穿梭在樓層間,就是看不到我的轟家,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冷靜了下來,我開始找電話亭。然而當時早上六點,服務台是空著的,也沒得問。我找了約莫半個小時,終於找到了。我先打電話給地區代表,表示我已經抵達機場,卻不見人影。大概三分鐘過後,她回電說我的轟媽忘記來接我了。心中的大石總算是可以放下了。一個小時後,轟媽來到機場,結束了一小段驚魂記。 新生活 然而,一開始並不好過。我待在一個單身家庭,轟媽平時工作到傍晚才回家。無所適是又人生地不熟,加上時差發作使我晚上睡不著,而白天又沒人陪更增添我的不適。種種的不順遂,使我的焦慮不安和思鄉情愫如雪上加霜。但如我所願的,在美國的生活開始了。先前的兩天,我先去辦手機,到銀行開戶,到學校報到等的手續。學校的體制是完全不同的。而我的學校又跟一般學校不同,是一所Charter School。這是一間比較小的學校,七個年級卻只有五百多人。在我的學校,一天有八節課,上完課就要到下一節課的教室去。比較有趣的是禮拜三四的課表跟其他天的不一樣。禮拜三四一天五節課而已,而一節課都是一小時二十五分鐘,也就是他們稱的”Block Day”,是效仿大學的課表設計的。午餐也不一樣,一天當中有好幾個午餐時段,端看你上的是什麼課,就被分配到什麼午餐時段。像是我每天都是A lunch,第三節課完就吃午餐,吃完才到第四節去上課。有人可能是第四節上二十分鐘後吃午餐,吃完再繼續上課。那邊學校的學科相對於台灣簡單。但是語言的關係,第一個學期是格外的辛苦。不過,學科之外,仍有許多有趣的活動。生活很快的上了軌道,種種的新鮮感也逐漸地化解不適與思鄉的情緒。 Home Coming 九月中的一個禮拜是學校的精神周,也是我們的Home Coming。每一天都有不一樣的噱頭,有睡衣日,婚禮日,年級日等等。全都是一些台灣學校不曾見的活動,那個周五也恰好是美式足球隊的主場賽。運動是他們高中生活的一大重心,就算沒有參加運動的同學也都會到場加油,大家對運動項目十分的熱衷。地上擺的是一張張的毯子,大夥兒們坐在球場邊歡呼加油,臉上也有趣地畫上兩條粗黑槓,像極了印地安人。體驗過他們的運動熱忱,促成了我在美國的運動生活。 婚禮 十月底,我去參加了一場婚禮。是轟媽的表妹要結婚了。奇妙的是,這是一場跨國婚禮,印度人娶美國人。因此,第一天的婚禮是印度教式的婚禮;而第二天的是美式婚禮。到現場,脫掉鞋子並在頭上圍繞著一個包巾。詫異之餘,我也只好跟他們圍著圍巾。婚禮在一個適中大小的堂中舉行,用一座壇裝飾著。新郎新娘沿著那座壇繞,一位長者口中念著祝禱詞,儼然就像電影《三個傻瓜》裡結婚的場景。會後,大眾坐下來吃印度料理。第二天的婚禮是在一個宴會廳舉行。稍晚,晚宴開始。一道道的佳餚上桌,填滿了我快餓死的肚子。晚餐過後,一個DJ放起了音樂,大家像瘋了似的衝進舞池跳舞慶祝。幾首音樂過後,原本怯生生的我也忍不住加入大家,跑到舞池中瘋一晚。大夥兒忘我地盡情亂扭,好不開心!離開之前還有人以為我是新郎這邊的男伴,拉著我要再去跳舞。這一晚開啟了我對舞會的興趣,也豐富了我多采多姿的回憶。 職業運動 在美國,當然不能錯過職業運動嘍!我有去過一場WNBA(女籃)和MLB(職棒)的比賽。雖然沒能去過NBA(職籃)的比賽,但看現場的也挺過癮的。原本不是太令我期待的女籃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真的是超水準的比賽。射籃,上籃,傳球,三分球,球球精彩,團隊合作也很棒。而職棒那場比賽也很讚。能在現場看到兩發全壘打真的很過癮。 生日 十一月底,我的生日。生日當天,發現了令我大大吃驚的新面貌。包裝紙,緞帶,塑膠花將我的置物櫃點綴的絢麗奪目,是我的好朋友Abby為了生日幫我裝飾一番。因著裝飾過的置物櫃,周圍的人都知道我這天生日。收到的祝福、禮物不可勝數。那天下著凍雨,我卻不冷。暖暖地被溫馨擁著。看到眼前的蛋糕、巧克力,甜滋滋的味道說不出,在心頭。另一端,家人和國中好友也寄了一大包的卡片、禮物過來。打開一看,足足有20多個人寫了卡片給我。想起他們,心中波濤洶湧。他們是這麼的遠,心卻如此的近。天涯若比鄰的感覺也算是嘗到了。 換轟家 就在生日過後兩個禮拜的一天晚上,我被告知要換轟家。轟媽跟我解釋他的經濟狀況不如從前,現在僅剩下一份工作,大概沒辦法再接待我了。突如其來的消息讓我十分錯愕。這節骨眼上,我正忙於課業,準備期末考及堆積如山的報告、作業。一點眉目也沒有的狀況下,我去找學校的輔導員,請他幫我處理。和地區代表聊過之後,附近並沒有ASSE熟悉的接待家庭。心中七上八下,我急得問同學有沒有意願當接待家庭,然而得到的答案都不是肯定的。落寞地心灰意冷,努力過卻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我這個區域只有我是ASSE的學生,地區代表住在半小時車程外的一個城市,再加上我不想換學校,使這個問題顯得更棘手。我不住地禱告,求神賜下恩典。果然在兩天之後,輔導員告訴我他幫我找到接待家庭了!當天下午跟新轟媽碰面,心中既感動又感激。當時講了什麼話,我實在是記不得了。只記得轟媽一直跟我說“No worries”叫我別擔心,一切都沒事了。坐在回家的校車上,我只覺得上帝果真聽我的祈禱,幫我在山窮水盡之時,找出了一條路;他真是我路上的光。回到家匆匆把行囊塞進行李箱中。傍晚,新轟媽來載我離開。和舊轟媽道別之後,揭開這趟旅程第二章的序幕。依稀記得當晚下著雨雪,坐在車上,我看著一道道滑下的水痕,從眼眶溢出的淚水也緩緩地沿臉頰滑落下來。 新家 在新家的生活過得很快,一會兒聖誕節就到了。舉家沉浸在一股歡樂的氣氛。家裡裝飾的亮晃晃,高大的聖誕樹掛滿了裝飾品,樹底下擺著令人眼花撩亂的禮物,多得嚇人!聖誕節當天早上,大家聚在樹下拆禮物,沒想到我也收到不少!而大家更訝異的是,他們有收到我送的禮物。客廳裡洋溢著愉悅的氣氛,歡笑充滿這小小的空間,迴盪著。下午,我們去附近的小山丘滑雪橇,雪積的厚重,足足有到膝蓋這麼高。第一次滑雪橇的我根本沒概念,滑了下去卻跌個四腳朝天。雖然真的很冷,但我們玩得不亦樂乎,並變出一些新玩法。到要回家時,不只是滿身的雪,也流了滿身汗,更裝載了滿滿的聖誕美好的回憶。 新學期 兩個禮拜的聖誕假期過去,新學期開始了。我有新的課程,新的老師,新的挑戰。我空出一些時段來修我想要修的課程。新選了公開演講和合唱。剛開始上演講課時,我和另一位日本學生都怕怕的,一想到要用英文演講,就不知道能不能勝任。幸運的是,這位老師原是大學演講系的教授,對演講很有經驗,慢慢地引導我們。上台演說時間慢慢地拉長,題目漸漸複雜化,演講技巧逐步教我們並要求我們活用在每一次的演講。漸漸的,技巧成習慣,習慣成自然。愈講愈有信心,也讓老師對我刮目相看。他驚訝我竟然用第二外語演講得淋漓盡致。有內容,也融合技巧。我每每都拿高分,這使我對演講不再是那麼畏怯,表達和發音也有顯著的進步。 合唱團又是另一個故事了。合唱是一門課,有算成績,也有學分。光是這點就讓我詫異不已。在台灣,不會有一門課是合唱,一個禮拜三節,跟其他科目具有同等的地位。在合唱團交到不少朋友,大家如兄弟姊妹般互相照顧。合唱團還有到北部一個城市Duluth去表演。學期末在學校有辦一場音樂會,結合音樂和手語,讓這個合唱團令我印象深刻。多元的表演藝術對我來說很新奇。 朋友 我最好的朋友Alejandro從墨西哥來。他跟我一樣參加Wrestling,之後又一起去田徑,個性開朗又愛聊天的我倆一拍即合。去比賽的公車上,我們總是坐一起,一起聊天,談談自己的家鄉事。一起運動、練習、加油、鼓勵,使我們成了最佳拍檔。常相約去玩,看電影,去別人家玩牌。學校裡的交換學生比例算高。才五百多個學生裡就有10個是外國人,也可能是因為我在的學校是所Charter School。能跟世界各地的學生交朋友是我的榮幸,我們常一起吃中飯,上課互相幫忙,感情不自覺得好起來。這群交換學生總是想聚在一起,就像認識多年的好友似的。尤其是快離開那幾個月,巴不得每個禮拜都一起吃飯,聊天敘舊。另外,待在一所小學校,更有助於我交朋友,大家很熱情想要跟你介紹,幫助你。很高興,也很慶幸我能遇到這麼好的學校及朋友。 朋友中,我特別要感謝一位中餐廳的老闆娘。機緣巧合下,我們在她的餐廳認識了。她同樣是位台灣人,因此,她對我特別照顧。偶爾會拿些台灣的麵包或是家鄉菜來給我。有時候也會帶我出去餐廳跟她的朋友相聚吃飯。不曾相識的人對我這麼好,我的家人難免會擔心她別有用心。但她是真的關心我,這讓我非常感動。對於一個身處異鄉的孩子而言,來自於同鄉人的關愛,更覺得額外寶貝、溫暖。 明尼蘇達州,是一個在美國北部的州,與加拿大和五大湖中的蘇必略湖接壤。雖然不在山地,年降雪量也是非常的可觀。十月的天氣驟然轉冷,感覺已經有初冬的味道了。這個月下了這一年的第一場雪,雖然短短十分鐘,雪也沒有積起來,但這已經使我極度興奮了。超乎我預期之外的這場雪,來得又快又急,迫不及的披上一件外套,拿了相機就衝出去了。這出其不意的初雪實在令人驚喜。但往後下雪的日子,就不這麼令人期待與歡迎了。 雪,是代表這個州最好的象徵。冬季下雪有如家常便飯,雪季長得嚇人,從11月到3、4月,年降雪量也不在話下。當然,在地人也習慣的不怕冷。印象最深的一場雪似乎在一月中。那場雪真正讓我知道什麼是鵝毛大雪,那從天而降的雪片阿,真像落花一般,片片灑下來。我穿上厚外套到外面去,讓雪落在我的手臂上,一整片的雪差不多是硬幣的兩倍大!那天晚上雪下個不停,我們幾個孩子到外面去堆雪人,打雪仗,玩得可盡興了。身體往雪地一撲,鬆軟卻很冰冷。我們更挖了一條壕溝,躲進去打堡壘戰。猶記得最後一場雪在四月底,那晚足足下了15吋的雪(約40公分)。春天到時,地上仍有殘雪,到處一片泥濘,硬硬的雪塊與融化的雪水和降下的雨水混為一片髒污。濕冷冷的天氣,比寒冬更為難受。這個冬天,我奇蹟似的撐過來了。種種的不便化成記憶,種種的煎熬成為經歷,考驗昇華為當一個交換學生忍耐、努力適應的成果。 冬季運動,Wrestling 在體育老師的鼓吹之下,我加入Wrestling這個運動隊,摔跤。和其他一些參加的交換學生一樣,我也是抱持著好奇的心態加入的。這個運動其實強度很強,技術性又很高。說實在,入門很難。但我有一群很好的教練,讓我在難關中一一突破。每天都有練習,練習完也都很累,又有一堆功課等著我,種種的一切都一度讓我想放棄。很不幸的,在我還沒完成這個運動季前,我受傷了。二月的一天如往常去比賽。在暖身時,我和隊友練習。一個不小心,我的腳壓在他的屁股下,腳踝被扭曲,發出”啵”的一聲。瞬間我感到無比的疼痛難耐,痛得我叫不出聲,我癱軟在地,隊友們有的急忙跑來,有的去找教練。教練來之後看看我的腳,痛楚折騰著,脫掉鞋子就花好一番功夫。教練看我的腳,稍扭了一下,二話不說將我抱到休息區。之後沒幾天馬上就去看醫生,幸好是沒骨折,只是扭到而已。不過,這扭得太嚴重,醫生跟我說這一個運動季算是報銷了,三月開始的春季運動不知能否趕得上參加。就這樣,我的冬季運動提早結束。整天在學校穿著一支龐大的矯正靴子,頗著腳,非常不舒服,不方便。這一次受傷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使用到保險。在那個區域,沒有幾間是和我的保險公司合作的外科診所,費了好大一番功夫,終於有一家願意讓我去就診。這不是家合作的診所,但不知怎地,他可以和保險公司合作。帳單寄來後,真真實實的嚇到了,總額約是五百多,而自我給付的部分只有50塊美金,讓我大大鬆了一口氣。在美國就診,實在是天價般的貴!光三次X光和一隻矯正靴就要這般的價格,真的該慶幸我們是住在一個有全民健保的天堂。 志工募款 十二月,我和Wrestling團隊去Pizza Ranch當志工,順便募款。一到便開始換上隊服,分配工作。我被分配到清理的工作,但凡有人不小心掉下一塊食物殘渣,就去掃起來或撿起丟垃圾桶。後來被換到門邊當Door man,挑戰才正式開始。一開個門,巴不得有桶熱水從頭上灌下來,因為實在是太冷了。零下15度的低溫,我穿著一件薄薄短袖的隊服,而要站在門邊開門關門。這也是我第一次體驗到工作的辛苦,但沒能有什麼藉口,只能咬牙忍耐並祈求趕快被調去收盤子。又冷又餓的我,仍很敬業,殷勤地招呼客人並面帶勉強擠出的一絲微笑。約莫一個半小時過後,我終於可以去收盤子、整理餐廳了。飢腸轆轆之餘,也沒什麼心思多想,只想把眼前的工作做完,趕快吃晚餐。這一次的體驗銘記我心,印象非常的深刻。除了更深一層體會在惡劣環境下工作的辛勞,也有一次服務生的實習經驗,更學到只要咬牙忍耐終是能撐過去的。 春季運動,田徑! 由於轟家都是田徑運動員,轟媽是學校教練,我毫不猶豫地參加了田徑隊。這是我在美國最快樂的一季。逐漸轉好的天氣、熱情的隊員加上全家一起參加的這個運動季使這季過的又快又好又充實。 一開始,三月,地上仍是一片銀白世界。緩慢融化在人行道上的雪水陪伴著,我們在堆積及腰高的雪堆旁跑步,一里一里的。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我們慢跑著而天空突然降下片片雪花,把我的眼鏡搞的水霧霧的,身上溼答答的,極不舒服。但在這惡劣的天氣下,我們仍是努力練習,準備下一場比賽。論及田徑隊,便不能不談談比賽的經驗了。每每有比賽,我們都要先離開學校坐車去比賽場地,近則半小時,遠也有一兩個小時的車程。田徑賽比的項目差不多就是台灣學校運動會常見的那些,徑賽項目的短跑、跨欄、長跑,以及田賽項目的跳遠、三級跳、鉛球等。有的小比賽會有七八所學校合辦的,有的是十幾間學校的聯合大賽;有的是算個人積分,有的是學校積分競賽。五花八門的比賽模式蠻新奇的。比賽常常從下午三點一直比到九點半,黑漆漆的天幕伴隨著冷颼颼的空氣,對運動員而言是一項極大挑戰。比賽穿的制服是薄薄的無袖上衣和短褲,暴露在冷冽的低溫很難受。除了克服心理障礙外,周圍的低溫也是一大考驗,長時間的比賽更是心理及生理上的挑戰。然而,隊友的熱情活力,他們的加油打氣是我堅持不放棄的動力。在美國的最後一季,田徑是我最大的享受,也因著努力不懈,獲頒了一張最佳進步獎和Letter(在特定項目達到一定門檻)。田徑不僅是我熱愛的運動,也是讓我滿有信心,充實成就感的體驗。 轟家 舊轟家是單身的黑人家庭,新轟家是有三個孩子四條狗的白人家庭。這種機會我想不是人人都有的,能遇到兩種截然不同家庭規模和文化讓我感到十分幸運。感謝主賜下的機會,讓我在這一年體驗了美國兩種主流文化。在舊轟家會吃到的算是南部及拉丁美式的食物,偏重辣及調味。常有烤物佐著調味料吃,簡簡單單卻真的很好吃。焗烤式的食物我也很愛,重重的起司味加上特別的香料及飯,就有濃濃南美風情了。黑人做料理的程序多而雜,調味文化很盛行,常常跟轟媽的一些好友們做一桌料理聚在一起吃飯。白人的飲食文化比較簡單。馬鈴薯是重頭戲,一樣濃濃的起司,肉排漢堡,或是義大利麵基本上就是他們飲食的重心。偶爾有些新口味,但相對而言單調不少,和我們熟悉的美式食物相去不遠,顯得較為平常。但在新轟家的期間,有趣的事不曾間斷,彷彿每天都有笑料。轟爸喜歡逗我,轟姊轟弟年紀跟我相近,常常互開玩笑,他們最常拿奇怪的字眼問我,故意叫我去查意思來捉弄我,或是模仿他們想像中的中文,種種怪事都逗得滿堂歡愉的笑聲。有一些同齡的家人陪伴,生活變得多采多姿。不過,我終究是客人,還是在一些小節上須多加注意。例如,食物分配上,我必須定期到超市去買我的零食點心,而正餐由他們提供。偶爾可能有誤會,但不要害怕說出來,溝通是解決問題的不二法門。種種事情讓我學習支配金錢的能力,與人良善相處、溝通的技巧。學會獨立自主,打理好自己的課業、生活。現在想來,換轟家也未必是件壞事,除了剛開始適應期外,又是另一種體驗。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多元地體驗各種人事物除了學到待人接物的哲學,也是考驗適應各種家庭的適應力、忍耐力,更是交換學生的宗旨。 PROM PROM是美國高中一年一度的盛事,是我們所謂的畢業舞會。因被認列是高三所以我有資格去參加PROM,而要邀請的對象就讓我傷腦筋了,所幸轟媽也很鼓勵我去邀請。按照傳統我需要幫女方付舞會的票錢,兩人150美金,還真不少。既然要去就不計較這麼多。倒是隨著舞會接近大夥談論的都是這話題,轟姊也在晚餐吃飯時和我一起討論如何準備還要送花向女方表明,花樣是很多的。當天下午,一對一隊的男女盛裝打扮齊聚在學校等著Grand March,在布置好的舞台上走秀,讓親朋好友拍照。晚上的才是重頭戲。我們去一間洞穴餐廳,提供著正式的晚餐和一個有點擠的舞池,DJ放著時下流行歌曲。和舞伴拍完照,吃完晚餐,大家一窩蜂地往舞池擠。舞池裡自然地形成了一個又一個的圈,好朋友圍成一圈跳舞。隨著音樂,我的身體不自覺的扭了起來,忘我的就拉了身邊的人往圈內裡衝,舞了一會又出來,肩搭著肩的搖擺。我和轟姊還約好要一起跳輪椅舞,笑死旁人了。結束時已午夜十二點了,我搭著舞伴的車,和另外兩個交換學生往回家的路上。那天晚上,澡也沒洗,頭上還殘著黏答答的髮膠和汗水,襯衫下的內衣是濕的。換上內衣,和著西裝褲,倒頭就睡。 離別 五月底,夏天終於來了。離別的日子也近了。畢業典禮正是在這個時節,畢業生悲喜交集,因為畢業後就各走各的路了。有人要留在這個州;有人到南部的州去。而對交換學生們是難熬的時間點,用一年的時間熟悉了彼此,卻轉眼要分離了,相隔在世界的各個角落,不捨的情緒油然而生。畢業典禮當天,大家穿著袍子和學士帽,井然有序地排隊準備進場。美國的畢業感覺不鋪張,沒有如山高的禮物擺在旁邊,簡單的裝潢,卻有著華麗的燈光效果。老師及學生代表上台去演講致詞。上台演講的是我的體育老師,他將燈全部熄滅,要我們拿出手機,打開手電筒往上照,形成了一片亮光。他期許我們畢業生都像那手電筒一樣,發揮自己微薄的力量,照亮世界,幫助世人,並勿以善小而不為。每個人都有存在世上的價值與意義。內容很鼓舞人心並富含創意,因而令我印象非常深刻。 畢業完,距回國還剩兩個禮拜。我四處跑去玩。跟朋友約在公園開派對;應約去騎馬,真有夠酷的。稍微體驗一下美國人放暑假的輕鬆愉悅,並歡度在美國的最後時光。最後一晚,我還記得我們全家聚在客廳看一部搞笑片,全家笑得樂開懷,沖淡不少離別的傷心難過。 離開美國當天,我沒有感想。只覺得這真像是一場夢,能像睡美人一樣永遠不要醒來會有多好。就如轟媽跟我說的,原本他們暫時給我住一個周末,誰知道這個周末過得這麼久!歡樂的六個月就像是一個周末一般的過了。 飛機起飛,該是時候向這片土地告別了。這十個月,是我人生中最刺激、最具挑戰的十個月。它讓我成長、蛻變。學到的不單單是語言,更是忍耐、堅毅、獨立、自信,與人相處、待人接物、打理自己生活瑣事等這些在課堂中學不到也學不會的事。感謝我的父母,感謝ASSE/遠景安,感謝所有幫助我的人事物,感謝主。 感謝美國這片土地,謝謝它夠寬敞、夠包容,裝載著我無涯的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