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藻外語學院 沈佩樺

雖然說回來台灣已經一個多月了,但我卻有一種感覺,好像昨天才和我的接待家庭依依不捨的說再見。我和另外兩個也去法國的交換學生在戴高樂機場不停的掉淚,就要和法國,這個我們待了十個月,這個我們留下深厚情感和回憶的國家說再見。但其實我的眼淚主要都是為了我的接待家庭流的,就如同當初在中正機場因為要和媽媽離別而哭了。 剛開始想要到法國去當交換學生的原因其實是受到我的兩個好朋友所影響的:突然聽他們說要出國,我的心情真的是五味雜陳,想到好長一段時間不能看到他們就很難過,但又替他們高興,因為這是多麼好的機會阿,可以到國外去見識又能增進自己的語文能力。我自己之前也有想過要出國去看看,但因為經濟因素一直不敢和媽媽開口,但後來想想何不就趁這個時候呢?既可以和好朋友們一同去又能圓了自己的願望,不是很好嗎?沒想到媽媽居然答應了,我很驚訝,因為我知道對於父母來說,讓小孩遠離家鄉十個月是個不容易的決定,但也就因為如此,我對自己說:要證明給他們看這是值得的。 不過一開始就有問題出現了,我是三個裡面先有接待家庭消息的人,我興奮又期待的看著他們的資料,還等不及上網查查我要上的高中和要去住的地方到底長怎樣。一個很好心在高雄開咖啡廳的法國人也幫我上網找資料;結果他跟我說我要住的地方是個很小很小的小鎮,只有五百個居民而已!他邊說還邊提醒我,交通可能會不便而且搞不好沒有網路!我聽到「沒有網路」時,整個很擔心,我在台灣三不五時就上網看看或和朋友聊天,怎麼可以沒有網路呢!於是在朋友的建議下和基於我自己不想生活在「不方便」的地方的因素,我打電話向遠景安要求換家庭。他們跟我說在那種地方我就可以靜下心來並且專心思考,如果要換的話也有可能換到一個更偏僻的地方。於是我想想也有道理而且我的接待家庭也有寫過兩三封e-mail給我,所以他們應該是有可以用網路的地方才對。最後我決定乖乖順從命運的安排。 終於踏上往法國的旅程,在飛機上就一直幻想著一個禮拜在浪漫之都「巴黎」的語言文化營會有什麼樣的驚奇。一下飛機就有一個年輕男人來接我們,我心裡好緊張不知道該跟他說什麼,學了三年的法文在這時候卻說不出話來,但不行!心想說都來了總是要開口說一下,於是我結結巴巴的問了他的名子,當他回答我時,我居然有種成就感,也很開心他聽的懂我在說什麼。但令我感到奇怪的一點是,他都跟我們說:「你們可以跟我用法文對談阿,這樣才可以進步!」我拼命的從我腦袋裡拼湊出幾句法文句子,但他始終用英文回答,這讓我又失望的想說他大概聽不懂我在說什麼吧,才第一天就讓我遭受這種挫折!後來問過他才知道原來是法國的PIE要求他說英文的,因為通常一開始,交換學生都不太會講法文。這的確是事實,接下來的一個禮拜所有交換學生聚在一起時全是用英文交談。 一個禮拜的語言文化營,我們除了上課之外還參觀了很多名勝古蹟;上課是有分組上課的,雖然被分的程度最好的那班,但上課時我百分之八十都有聽沒有懂,每次都很害怕被老師叫到回答問題,這讓我開始排斥上語言課,還讓我覺得這短短的一個禮拜卻像一個月一樣難熬。幸好,一個禮拜下來交了很多日本的好朋友,讓我感到安慰許多。看到傳說中的艾菲爾鐵塔、羅浮宮、巴黎聖母院、凡爾賽宮…等讓我大大驚嘆,沒想到以前只能在電視上看到的現在就在我眼前,我心裡好感動。 一個禮拜終於結束了,又一次的離別,大家相約明年四月再見面,但我心裡是多麼的不捨,原本度日如年的文化營,我此時卻希望它真的就是一年這麼久。我坐上開往南的火車,風景從滿街的建築物變成綠油油的草原和樹林,我有種莫名的失落感,幸好有一個日本女生Aimi一路陪伴著我,原來她也是要和我住在同一個小鎮上。很慶幸有她在,否則我一定又要哭了。
JENZAT
到了目的地後,我的接待家庭很熱情的跟我打招呼之後便開車帶我回家了。我的接待家庭就只有爸爸和媽媽兩個人而已,他們沒有小孩子。在車上他們跟我介紹一路的風景,但我其實沒有什麼心情聽而且也聽不太懂,所以車上的氣氛實在有點尷尬,雖然我有試著找話題但由於我法文實在不太好所以多半時間我都是沉默的。一到家時,心想這就是我要待十個月的地方阿,此時我卻特別想念台灣的家。所以等我一放完行李,馬上打電話回家向家人報平安,聽到媽媽的聲音就好想哭,但我忍了下來,告訴自己要堅強,這才是剛開始而已。隔天,爸爸媽媽帶我騎著腳踏車認識那裡的新環境,果真是個很小的小鎮,但我卻很喜歡。人們都好親切,見到面都會打招呼,而且附近就有一條河經過,還有一片樹林,我在那裡感到很放鬆。之後我們便到他們的一個朋友家,把我介紹給他們。大家一起坐在涼亭下,吃起蛋糕,聊起天來了!原來這就是所謂的法式下午茶,終於體驗到了! 隔天卻又是個恐怖的開始,一大早就要起床坐校車去上學,和我一起等公車的人雖然都會和我打招呼但他們實在很冷淡看起來又很兇,我都不敢在和他們多說一句。進了學校後找到我的班級的名單,看了一看,大家都比我小好多喔,只有我一個人是十八歲,於是我又給我自己輸入了一個不好的念頭:已經跟大家都不一樣國籍了,現在年齡又有差距,我一定和大家處不來。果然一進教室,大家都面目凶惡的感覺,沒有人主動向我打招呼,我當下真的想馬上逃離。下一節課要換教室,我卻完全不知道,等大家都走光了才跑去問老師怎們回事,幸好還有另一個學生正在問老師問題,於是老師就請她帶我到下節課的教室,而她也成了我這一年來最好的朋友。不過她也把我嚇到了,我是過了一個上午之後才知道原來她是德國人,她也是交換學生。她的法文說的就像法國人一樣,我一開始還真以為她是法國人。我好開心找到一個同伴。 一開始上課我完全聽不懂,有時聽到還很想睡覺,雖然我有克制住自己,但那些艱深的法國文學用字、生物科學的專業名詞就像催眠曲般引我進入夢鄉。我最喜歡的課目就是英文和數學了,那是我唯一聽的懂的課,雖然在台灣我很討厭數學,但在法國我卻很愛,因為好簡單,都是國中學的東西呢!但遇到考試唯一的問題就是看用法文寫的題目。 我在家還有另一個老師,就是爸爸,他非常喜歡文學、歷史、哲學類的東西,他都會問我功課上有什麼問題,我拿出看不懂的法文文章,他便一一向我解釋,隔天去學校真的就有懂一點老師到底再說什麼,這讓我添了很多的信心。我覺得我在他身上真的學到很多東西,幾乎我所有不懂的問題他都能幫我解決,他就像是我的活百科全書!由於他都會幫我解釋許多課程上的東西也會說故事給我聽,讓我之後便喜歡上歷史課了,因為上課時我已可以聽的懂,當我聽得懂時,我就會有很大的成就感! 大概是過了兩個月後吧,除了課業上有進步,和大家的感情也比較好了。班上的同學都會和我打招呼還跟我開玩笑,我每認識一個新朋友,我就會開心一整天。之後我便漸漸喜歡上上學了,雖然要早起很難熬但還是很心甘情願的鑽出被窩。唯一我不太喜歡的事是,被一些人拿來和日本女生Aimi比較,我們雖然都在同一個學校但不同班。有時候其他人說笑話我卻聽不懂,但Aimi聽的懂,他們就會說怎麼那麼奇怪,我學了三年的法文居然聽不懂,人家只學了十個月呢!我心裡此時就會很難過,但也只能怪自己當初不好好學。不過也因為如此才更激勵我要用功努力,這十個月下來,我的進步我自己看的見,我已不在乎別人怎麼拿我做比較。 至於家庭生活,雖然家裡沒有小孩可以陪我玩,但也少了別人有的兄弟姊妹間的不合、爭吵或爭寵等問題。我長時間和爸爸媽媽待在一起,但我卻不無聊,因為和他們聊天總是可以聊很久:爸爸教我打乒乓球、爬樹、放雙手騎單車,一些像小男孩才會做的事;媽媽教我做蛋糕、帶我上街買菜,做一些家庭主婦做的事。所以我的思想多少被他們影響了,我覺得我心智上真的有比較成熟了。我和他們也看了很多電影,參觀過很多展覽,去過很多地方玩,我對他們不知不覺養成了一種依賴,他們就像我真的父母一樣對我的照顧無微不至。 雖然很多人都覺得住在鄉下很無聊,沒辦法去逛街,我自己以前也是這麼覺得,但到了那邊之後,我發覺這種生活才愜意,沒有汽車的喧嘩,沒有林立的高樓大廈和商家,取而代之的是鳥叫聲和大自然的美。在那邊我生平第一次看到成群的烏鴉、在小徑上奔跑的野兔、跑出來吃草的小鹿、尋獵物的狐狸、路邊草地上的綿羊和牛兒們。在台灣這些東西只能在動物園裡看到而已。這種驚奇的感覺可能要自己體驗了才能知道它的美好吧! 為什麼我在台灣學了三年的法文,一開始到了當地時卻幾乎什麼也不懂?回來之後仔細想想,也許是因為我當初在學校時對於法文並沒有抱著很大的熱忱吧!雖然是我自己選擇法文當成第二外語,一開始學的時候也覺得很新鮮有趣,但到後來,課程越來越難,幾乎每次上課都要被動詞變化和練習文法,我便覺得枯燥乏味,以致於我並沒有像一開始時那樣喜歡法文。我覺得學校應該要多加強會話方面的課程而不是強調文法:在巴黎的語言課程就是依筆試來分組的,我和其他兩個同學被分到最高級班似乎是理所當然,因為我們的文法在台灣時已經打下基礎了。不過為什麼上課時卻幾乎都聽不懂呢?原因就在這,我們沒有實際的對話經驗,文法利害又如何,根本運用不上,這才讓我意識到,多聽、多講是有多麼的重要。我想要學好一個語言,就是要對它有興趣,因為這樣自然而然就會想要去與它接觸。另外還要找對方法學習,即使學校給的不夠多,自己也可以上網去聽電台,找自己有興趣的書來看,有機會的話多和別人對談…等。我當初就是因為只把法文當成一門學校必修的課而去學,感覺就像是一種負擔;但現在去了一趟法國後,我又重拾了對法文的新鮮感,現在即使是學校的必修課,我還是可以學的很開心,而且我相信開心學習的成效一定很大。 我帶著滿滿的回憶回到台灣,我很高興有那個機會到法國去,我的收穫遠比當初想像的還來的多,至今我還是會和我的接待家庭通電話,寫e-mail,和同學聊msn,不願因為我的離開而和他們斷了聯繫,因為我是如此的喜歡他們。也許我在那的生活看起來平凡,但對我來說卻有別人看不到的多采多姿。我永遠會記得這個難忘的旅程,它為我的人生寫下一頁精采的回憶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