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乘著急駛的風劃過明亮的天際,一位十五歲的女孩靜靜地坐在窗邊,而卻懷抱著一顆既期待又怕受傷的心和一個待印證的憧憬,前往為期十個月的交換學生之旅。

我的姐姐也是一位美國的交換學生,回來後覺得受益良多,所以我決定也如法炮製。抵達目的地猶他州言鹽湖城後,來接機的轟家一見到我就給我一個大大的擁抱,讓我忐忑的心安定了下來。從機場到鎮上的路上,轟家闡述生活情形,講到路上經常有野生動物出沒,人都要小心別撞到,言及此,轟家在麥當勞買了一杯Root Beer,我嚇到,心想:「這飲料到底是什麼怪東西做的!?」哈哈,結果連啤酒也不是,只是沙士。

從第一天上學日,我就努力地交朋友,因此得到許多彌足珍貴的友誼,讓我體認到敞開心懷的重要性。外國人對交換學生都是好奇的,所以蠻好聊,這樣不僅能訓練語言能力(我遇到不少朋友糾正我的咬字和文法,我深深感激著)還能替這一年添上一層光彩。第一學期對我最頭痛的課是必修的歷史,像老太婆的裹腳布一樣「又臭又長」的名字和少碰的專有名詞一堆,每次考前一天都在狂背單字,到了第二學期,修了超難的英國文學,讀了一點古英文和莎翁的歌劇,當時窩在房間讀書到轟家受不了我,說我被禁足了,不准讀書只能和朋友出去玩。我覺得非常別緻的課則是社交舞,這門課必須和每個人跳舞,所以會認識很多人,有別於一般在椅上枯燥乏味的聽課,社交舞活潑的律動和愉快的氣氛深受學生的喜愛。

我的轟家是一對沒有小孩又年輕的夫妻,我一開始對轟爸叫了聲Dad,轟爸聽了皺眉,告訴我這樣他好像五十歲,叫他名字就好。因此,我和轟家的相處較像和大哥哥大姐姐。轟爸媽皆是虔誠的摩門教,我和與我同住的丹麥交換學生平常會跟著上教堂和參加活動,而我也學到不少事情。猶他州是摩門教的發源地,當地普遍信仰此教,摩門教徒非常保守和清心寡慾,所以當地不是典型美國地方,學校沒有打架或暴露穿著(連短褲也沒有)。

在美國時有我很多的第一次。第一次看看美式足球,被現場激昂的情緒擄獲,雖看不大懂,還是跟著大家又叫又跳。第一次過感恩節,和轟媽的爸媽和孩子一起過,大夥圍著擺著火雞與眾多佳餚的長桌,一一說出各自感激的事物,談著談著大家最後都喜極而潸然流淚,可是那天我目睹他人與家人相聚的和樂,心中燃起:「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之感.。十二月初下了那年冬天的第一場大雪,學校被迫停課,我和朋友去我第一次的Sledding,從山上乘著一塊塑膠板有驚無險滑下來,好不過癮!

經過這十個月在美國的洗禮,我成長了許多,學會感恩和謙卑、了解得自己的不足和長處、得到面對困難的勇氣,祈願自己能將這些力量幻化成羽翼,飛向不可預知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