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慧燈中學 林幸萱

那天外婆到台北來找我,突然問了我一句,ㄟJamie 我在路上看到好多交換學生的廣告,你在學校不是有在學德文嗎?我覺得你可以去德國看看。要不要去查一下?當時我正準備著美國大學的SAT考試忙得手忙腳亂,壓根兒都沒想過要突然當交換學生。其實交換學生是我自小以來的夢想,但都已經要剩高中最後一年了,慢慢地覺得自己不會有這個機會,已經悄悄地把這夢埋起來了。但就是因為這一句隨口的問問,我鼓起勇氣到網路上查交換學學生的資訊,找到了遠景安,經過與媽媽多次的溝通,我交換學生的計畫就開始了! 在德國高中的第一天真的嚇倒我了,2000多人從五年級到12年級,好多好多比我高的人,到處都是小孩子在奔跑,說著我完全無法拼湊的語言。還有因為是跑班制,因此我也無法好掌控到底誰跟我是同一個班級,很難交到朋友。德文還不太會的我,試著講英文,身邊的人卻很少開口。前一個禮拜我真的是難過地坐在廁所裡等敲鐘,或是努力的在走廊徘徊,告訴自己:沒有人在看你,你也是德國的學生。不然就是默默坐在班上的女生旁邊,假裝自己聽得懂他們再說甚麼。直到學校10年級去了兩禮拜的實習周,我被暫時安排到了另一個班級,那裏的學生大多是從另一種學制的學校來的,因為跟我一樣是新生,能夠了解雙方對於新學校的恐懼,就成為了我的第一群朋友們!在我離開之前的最後兩個月,很多班上的人才跟我說,其實他們都很想來找我聊天跟我玩,但是就一直不知道要說甚麼,也會害羞,完全跟我一樣阿!不過很慶幸,跟很多人在後來都有熟起來!也很幸運的交了一群我愛的女孩子們當朋友。 德國的學校跟我們台灣上課方式很不一樣。學生都很積極的舉手回答問題,做報告,同學間也會去評價他人的回答。記得有一次英文課要打期中平常成績,我當時以為只要像在台灣一樣,安靜坐著,抄抄筆記,就能有好成績了。結果老師叫我出去跟我說:Jamie你太安靜了,這樣不是在參與課程,我沒有辦法給你一個好成績,試著舉手回答問題吧!後來慢慢地克服舉手的恐懼,也就習慣了回答問題,拿到了成績。考試方面也很不同,在那我從來沒有寫過選擇題,每一科考試都是要寫一大篇一大篇的文章的。像是德文,就是要去分析一篇文章的用詞,寫作手法,數學也是可以寫出一小段的文章的,給方程式的圖,請我們去描述如果再加上甚麼條件線條會怎麼變化,考試都很重視我們學生的邏輯分析與表達能力。 在德國我覺得影響我最大的就是我的接待家庭們。第一次有個爸爸這樣子的身分的人在家裡,第一次擁有弟弟跟妹妹,學會跟他們相處也是一大課題。其實第一次當姊姊,當家裡其中的一個小孩我也是挺有壓力的。一開始根本不知道我該扮演怎麼樣的一個角色。以前平常是妹妹在決定今天要做什麼,突然改成要來問我,剛開始會感到他一絲絲的不悅。有時我想說:阿是姐姐嘛,應該讓著孩子們。但久了,其實會累。不過有弟弟跟妹妹們是很幸福的一件事。我體會到了我從來沒有過的生活,多了人可以談話,一起玩鬧,雖然偶而吵架不合,但是我們大家都知道我們是愛著關心著對方的。     在我的第一個接待家庭,因為剛好碰上了申請大學的時間,因此我有很多時間都在準備申請資料。有時候轟家會不太開心,為甚麼不要去好好跟同學玩?(這個家的爸爸認為青少年就是要認真出去玩,而不是在家看書寫東西,我偏偏不是這種類型的孩子哈哈哈。)其實我也有問同學放學或是假日有沒有空,要不要一起做些甚麼?有時他們沒空,有時我們會出去。但對於爸爸來說還是不夠!我第一次被趕著出去玩呢~(但是我還是沒有被他成功塑造成很愛出去玩的孩子哈哈哈) 我也從轟家身上學到了人與人的相處。一開始到第一個轟家的時候,我都會很小心地做每一件事,也不會要求甚麼。對轟家人說,對我是一個好女孩,但就沒別的了。我有跟他們聊天,跟他們玩,但是就比較不會去討論自己的心情。其實我本身就不太會去跟人分享我的心情,但這對轟家來說其實是一個負擔。他們會一直想,Jamie 會不會喜歡跟我們住?Jamie會不會喜歡跟我們出去玩?而我就是一個微笑,甚麼都說好。我原本的想法是不想去麻煩人的,反而在別人的身上增加了更多不必要的重量。後來經過了一次餐後會談,我們把話講開了,我漸漸的會多表達自己的想法了,想到甚麼都說,難過開心通通分享,像一個家一樣,感覺也跟轟家變得更親了。接待家庭願意接待你就是他們已經準備好要將你接納為他們家的一份子了。所以舒服得(但不是隨便的)在接待家庭裡生活吧!所以一到第二個暫時轟家跟第三個長期的轟家,或是跟朋友同學相處時,我一直努力著表達自己,感覺就沒再讓人有這種因為客氣而造成得負擔了。 在這期間有個煎熬的一個月。因為我第一個家庭是Welcome Family,三個月之後就得換了。當時問了我的朋友們有誰家能夠接待我,可惜都不行。也問了學校的老師與學生,答案都是沒辦法。後來其中有一個朋友可以接待我四個月,但是跟德國組織喬不攏,電話來來回回吵了很多架,眼看我就要被換到另一個城市,另一個學校,另一個環境,這個轟家很擔心我,朋友們也很不捨,一次次提問想找辦法,一次次的拒絕,找不到出路,一整個月都在低落中度過。好險在我要被帶到另一個城市的那一天,正要準備鼓起勇氣跟大家說再見時,區域代表打電話說我的一個同學家願意接待我了。(也就是我最後的一個轟家)那真的是我最開心的一天! 語言方面在德國也增進了許多。在第一個轟家我跟弟弟很常用兩種語言溝通,他說英文我回德文這樣。後來換到了最後的家庭時,因為家裡的兩個妹妹們不太會說英文,轟媽也覺得要訓練我的德文,所以開啟了全德文模式的生活。一開始真的很辛苦,我們女孩子們想聊天,但是不知道想講的東西的德文或是英文,好險有偉大的Google。慢慢地我們拋下了Google,能夠都用德文溝通。我每個月都會回去找舊轟家,他們也看到了我德文一次一次的在進步。最後的幾個月朋友們最常說的就是我的語言能力進步了多少,甚至有些最後才好好認識的人們,以為我其實是個土生土長的德國人,雖然還未精通,但是能得到德國人的稱讚,是我再繼續努力學習德文的一大動力。 我想謝謝這一年自己勇敢的出去,看到了另一個世界。謝謝媽媽與外婆支持我這一年的決定,在台灣給我打氣加油。謝謝我在德國的新家人們,帶給我了滿滿家人間的愛。謝謝德國跟台灣的朋友們,一直鼓勵著我,給我溫暖。這一年,有哭有笑,有挫折有喜悅,但就是這一些才讓我的旅途更加的繽紛。回來常常想,假如當初沒拿出這一份勇氣,現在的我又是什麼樣子的呢?不一樣不代表錯,是我交換生涯一年學到重要的一課。學著去了解各個不一樣的人事物,學著去認識不一樣的自己,學著去做些不一樣的事情,就能發現很多很美好的東西,或許還能得到根本沒想過能得到的東西呢!出去探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