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總是把最好的一切,留給身為家中唯一的小孩——映捷,但也不免擔心她太過依賴,當聽到同事的小孩參加遠景安協助安排的ASSE在美國有不錯的生活與成長,便想著跟映捷討論,在她也有意願的情況下到美國當一年的交換學生。

因為這一年的時間是休學,並無法當成正常一年的學習成績,所以就先設定好國三畢業後,高一就學前的時間當交換學生,而這個時間正好就是當下,打電話給遠景安詢問時,剛好是截止收件的前幾天,急急忙忙報了面試考核的時間,第二天就帶著映捷去遠景安。當天同時還有3個孩子一起參加,都非常幸運的通過英文測驗,各自回家準備資料。

自我介紹的資料是與home stay family的第一印象,如實真確的介紹自己,是找到合適家庭的第一要件。讓孩子先了解自我介紹的重要性,並自己先用英文完成圖文並茂的自我介紹。繳交完所有資料後,就是等待回覆。等待!?在成人的世界也並非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等待的背後也伴隨著沒有結果,所以在這個過程中,我與映捷也不斷的溝通接受各種可能。

一直等到8月中旬,第一次收到回覆是一個牧師家庭,並且希望安排進入私立學校就讀。在上網參考了該校的介紹,並考慮到我們家庭雖然沒有宗教信仰的堅持,但若是環境、文化各方面都有較大的差異與隔閡,可能對寄宿家庭與映捷都是辛苦的,所以就沒有接受。時間到了8月底當我們都參加完國內高中的新生訓練,完成報到的程序,準備放棄美國交換學生的生活時,再次接到遠景安的通知。

收到home stay family的基本資料後,為了能盡速赴美,所以希望能在一週的時間內完成準備好各項資料、美簽、跟home stay family 聯繫等事宜。就在複雜、忙亂的心情下順利的將映捷送出國赴美。這一週的時間真的非常感謝遠景安的Tony、陳老師及所有人的協助,所有的工作才如此順利完成!

映捷的寄宿家庭在喬治亞洲的Ochlocknee,是一個黑人家庭,家族成員除Home爸、Home媽外,還有他們10歲的孫女跟另一個同是交換學生來自哈薩克的同年齡女孩。當時在購買機票的時候,連台灣的旅行社都從來沒有買過到Tallahassee的機票,映捷要獨自換3趟飛機,飛行20幾個小時,展開9個月的美國生活。身為媽媽的我當時心情十分複雜,但準備的時間那麼短,根本來不及擔心、害怕,同時還要鼓勵孩子面對新生活,完全無暇顧及自己內心的感受,就看著孩子自己在機場辦理check-in了。

孩子真的是有無窮的潛力,在完成獨自飛行後,坐上Home爸、Home媽的車子上就打電話報平安,第二天就到學校報到了。選課是孩子在美國生活適應的要點之ㄧ,除了英文、美國歷史、英文文學必修課程外,其他的課程就是自己選擇。映捷本身是個左腦比較發達的孩子,所以選了函數、生物、動物科學3門課程,當時選擇動物科學是因為supervisor介紹這堂課程會有實體動物在課程中輔助說明,但是當回家作業有多到查不完的各種單字,就建議映捷更換課程,因為在美國是為了體驗生活,而不是埋首在字典裏,所以後面就更換選擇微積分。當課程安排好後,就有比較多的時間參與學校社團的活動。

映捷本來就喜歡打籃球,在自我介紹中有說明,所以寄宿家庭也是比較喜歡運動的家庭。home爸本身也愛打籃球,家中的孫女也喜愛運動,另一個交換學生喜歡游泳,所以大家相處有共同的興趣。映捷雖然沒有參加過校隊或是專業練習,但在host family的鼓勵下,參加學校籃球隊的甄選,加入籃球隊要平均成績75分以上,還要有基本的籃球技術,好在平常都有練習,也順利的進入籃球隊。球隊是她美國交換學生生活最重要的回憶。

學校籃球隊每天下午4點放學後都要留在學校練球,有時還會練習到晚上8、9點,平均每週也會有一次比賽,所有的隊員幾乎天天見面。球隊十幾個隊員除了一個白人,就是映捷一個亞洲人,加上教練與球隊manager全部都是黑人,剛開始教練也非常害怕擔心映捷聽不懂,沒有辦法配合球隊的上場,但是在全都是美語的環境,映捷很快就適應了,上場比賽都是指定球員,她也找到了唸書、打球的樂趣。球隊的教練甚至以自己是映捷美國的媽媽自居,在映捷回國後還持續不斷關心著她。

當然在美國的生活也會碰到問題,比如同是交換學生的她們沒有按照home媽的規定而被處罰,home媽會同時告知我,這時孩子也要自己學習處理,同時也是我的學習,學會如何放手讓孩子自己面對問題解決問題。
9個月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映捷的除了英語的進步外,對於人生也有自己成熟的想法。做為家長我也學著放手讓孩子展開她的翅膀,追逐自己的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