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市道明中學 黃維屏

一年,可以改變一個人多少? 去年的暑徦,我是個平凡的台灣學生,一般的日子,狹小的觀念,普通的想法,很理所當然的生活著… 一年後,一切,都變了… 去年年初,我忐忑不安的等著接待家庭的消息,希望有家庭願意接待我在法國。因為我知道,如果沒有被選上,法國一年的夢,將不會開始。 終於,四月底,五月初,一天晚上,媽媽回家興奮得跟我說,有家庭選我了!!!我得知後,雀躍不已,翻著一篇一篇的資料,上網搜尋我即將住一年的城市所有資料,立即的用不好的法文寫信給homestay,並期待著他們的回信。就這樣期待著,幻想著,等待著,出發那天,終於到來了。
納河畔上,所有的交換國際生
我記得,進海關那一刻,我頭也不敢回的,一直往前走,背後的家人與朋友,歡送著你離開,同時,也期待著一年後的你歸來。就這樣飛到了巴黎戴高樂機場,下機時已經有PIE的人員拿著牌子迎接我們台灣留學生,然後直接坐車到達了我們一個禮拜的旅館。第一個禮拜,法國PIE機構帶我們參觀遊玩了巴黎主要景點:巴黎鐵塔、羅浮宮、蒙馬特、拉法葉百貨、凱旋門,每天也會有法文課程。同時,跟著世界各國的交換生,有著同樣的心情,心中期待也緊張,彼此分享,也開啟了文化交流,並一同體驗法式生活。 巴黎一周後,每位交換生,各自搭乘著火車,到各自的城市。在火車上的心情,更是交雜,千頭萬緒,擔心著街待家庭是否會喜歡自己,我是否會適應法國生活,腦海裡不斷幻想著:未來在法國的日子會是如何一年後我的法文真的會變流利嗎?我該如何跟學校的同學相處……
LA ROCHELLE
終於,火車停了,一下車,就有一位PIE的區域代表很親切的和我法式問好後,領著我到門口,我的接待家庭已經在那等候了!!!他們很熱情,爸爸媽媽和妹妹都來接我,一上車後,家人很用心的說會帶我繞一圈整個市中心,隔天再進城向我一一介紹這個城市——LA ROCHELLE 進家門後,HOMESTAY 努力的向我解釋這裡的一切,我的房間、客廳、廚房、花園,法國人的房子,果然與台灣的高樓大廈截然不同,別有一種法國漫調的韻味。 九月初,開學了,第一天轟爸與轟姊帶我到學校,向老師解釋我的來歷,我依然抱著緊張的心情,開始的第一天,第一堂課。進教室,有同學很親切的對我微笑,並比手畫腳用盡所有方式想和我交談,不過悲劇的是,我上課只聽得懂老式叫我的名字”WEI PING”… 說真的,前兩個半月至三個月,在學校的課程中真的很辛苦,不過日積月累,懂得要問同學家人,很神奇的,漸漸的,我已經會和同學聊起天來,有說有笑的。 一個月比一個月講得更好,想要表達的事物也越來越自然的能夠闡述。 十月中,有個家庭的聚會,這種場景,在這之前,只能夠在電影中欣賞吧。 不過,這次,我真的體驗到了。我們到了叔叔家旁的一個公園,說公園,應該是我們的森林吧,草地中間有個長桌,鋪上桌巾、擺置好的餐具、酒品,每個家庭都準備了幾道菜餚,我們的午餐開始了,大家聊著天,品著酒,一道道享受著每道佳餚。小孩則和寵物玩著,在草地上追逐著。到了一段落後,大家皆到草地休息、玩著飛盤、羽毛球…一頓豐盛、悠閒的午餐,五個多小時,顯現了法國人的生活步調與如何品味生活,與我們的生活上有很大的差異呢。 西方的聖誕節是一個極重要的節日,幾個禮拜前,家人就開始計畫聖誕假期。到了聖誕節前幾兩天,我們開車到西法諾曼第附近租了一棟別墅,準備與叔叔一家人在這度過聖誕假期。平安夜晚,我們上了教堂,唱著聖歌祈禱著、感恩著。回到住宿的地方後,整個別墅充滿著濃厚的聖誕節氣氛,一棵大大的聖誕樹,底下擺滿了無數個禮物,重點是,那是「真的」禮物!餐桌上也精緻的擺滿了法式餐具,然後,我們開始了耶誕大餐…吃著吃著,一邊歡呼一邊跳舞,大家都期待著午夜來臨的那一刻,特別是小小孩。00:00所有的小孩大叫,衝到聖誕樹下,尋找著自己的禮物,不是只有小孩,每個大人也都同樣的期待著拆禮物!大家打開禮物,感謝著,配著耶誕香檳、調酒,我們大家聊著、嬉戲著一直到清晨… 二月,我期待的冬天,終於下雪了。有天早晨房間的窗戶一打開,我驚豔了,大地一片雪白,搭配著燦爛的天空,目不暇給。緊接著,衝到自家花園,和轟妹打起雪球,在雪中奔跑,嬉鬧,並堆了一個很可愛的雪人呢! 時間,走的很快。空閒的下午,我們總會到大西洋海岸邊,坐著,看著來往的船隻,走過的人群,喝著法國人悠閒的下午茶。學校的中午,我們會到公園,拿著自己的三明治,在公園野餐,談天說地。晚上,家人則會聚在家中吃著晚餐,談著、分享著一天所發生的事,談論中我不斷的增進了自己的法文,同時也感受到,他們對我的關懷與愛護。 到了六月,法國的日子漸漸邁入尾聲。十個月,說短不短,說長不長。人與人之間的感情總是累積培養起來的。學校的同學,一起幫我辦了一個Going away party,大家瘋狂著,討論著未來,期待著以後能再相會,不管將來我們在哪個國家,哪個城市,能有緣相會,就有離開的那一天,不過我們都相信,我們在未來,一定會再相見。當然,那天,很多人都哭了… 真的到了要返台那天,凌晨三點,全家都起床了,媽媽和妹妹起來和我擁抱,說了再見,我們都哭了,而爸爸與姐姐,則是開了五小時的車,送我到巴黎戴高樂機場。淚,抑制不住的一直往下掉,想著這十個月,一個家庭能把我當他們自己的小孩看待,原本沒有任何關聯的,這年卻把我們緊繫住,往後的一輩子都是。期待著回台灣與家人朋友相聚,背後分離的卻是法國的一切回憶、人物。心中的那種交雜、矛盾,走過了,才懂。 我很感謝遠景安的幫忙,能讓我有這一年的經歷、歷練,我學到的不只是法文,更體驗的不同的人生,不同的人生觀,更看見的強大的國家與各國的國際關係,對世界觀與地球村時代有了更不同的看法與觀點。 非常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