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市弘文高中 唐嘉陽

回程的飛機上,想著一年的交換學生生活,真的就這樣過去了嗎?感覺一切過的好快好快,好像過去的十個月都是在一天中過完的。會不會哪天突然醒來,發現自己躺在床上,然後這一切都是一場夢?但是這十個月獲得的充實感,確確實實的告訴我,這全部都發生過。 很多人問我當初怎麼會想到要報名當交換學生,簡單來說,一切都是巧合!拿到ASSE交換學生的通知單時,上課不認真的我誤以為無論是否要參加,都需要家長簽名然後繳回學校,所以就這樣的把它放到爸媽的書桌上。幾天後爸爸開始談起交換學生一事,起初我很反對這件事,因為要離開家人、朋友和熟悉的環境一年,然後自己一個人到國外和完全不認識的寄宿家庭生活一年,聽起來就十分的荒謬。經過幾個月的沉澱,其實我覺得出國一年也不是那麼糟,我告訴自己,平常連我要騎自行車出門都會擔心的爸爸如果這麼想讓我參加這個方案,我應該要好好的把握機會,而且也不是報名了就會被寄宿家庭選上,搞不好到時候我沒有被任何寄宿家庭選上,但是如果到時候被選上了,但是我卻完全沒有在這件事付出一點心力的話,我覺得我會對不起那些很想出國卻無法如願的人。 暑假和同學辦完歡送會之後,我們還是沒有收到任何有關寄宿家庭的通知,所以就帶著應該不會出國的消息回學校做暑期輔導,同學總是開玩笑要我歸還他們送我的禮物。快開學了,還是沒有收到寄宿家庭的通知,「可能沒那個命吧。」我總是這樣回答同學對我沒出國一事所提出的疑問。一直等到了八月三十一日,交換學生方案的最後期限,我不得不告訴同學們,這次是真的確定並不會出國了,也把自己的心情調適好,準備認真度過我的高二生涯,放學時,我去找班導師詢問課業上的問題,卻被冷冷的回應「回家去找你媽,她有事要跟你說。」我心想:該不會是找到寄宿家庭了吧?方案明明就已經結束了。回家之後,原來我的寄宿家庭在新罕布夏州,時差上慢我們十二個小時,在他們的八月三十一即將結束的前一刻,才確定要接待我一年。機票已經訂好了,九月十二會抵達新罕布夏州。這個消息讓我不知所措,也知道為何班導師對我會有那樣的反應。隔天跟同學們解釋完,哭哭啼啼的辦完真的歡送會,重新調適心情,再出發。 雖然在台灣我的英文在班上算是不錯,到了美國,我才體悟到會寫跟會說是有很大的差別的。剛開始我回答問題總是以隻字片語,不過大家都很有耐心,尤其是home爸home媽,每次宣布完事情總是會急著問我聽懂了沒,然後我都會試著用英文解釋,有時候還會用到翻譯機。我們住在新罕布夏州的一個小鎮,全鎮才1224人,我就讀的高中只有兩百多人,所以短短兩個禮拜我就認識了全校的同學,大部分的學生都很熱情、好奇。每次看我拿出翻譯機總是會非常興奮,想借去試用,大部分的人會要求我用中文寫下他們的名字然後學著寫,學著念,真的是十分的可愛,不過之後他們就開始拿去翻譯粗話…所以我就開始"忘記"帶翻譯機到學校。 學校課程的安排十分貼心,剛開始盡量給我作業少的課程,像音樂、體育或數學。如果有功課的話,老師總是會請同學向我解釋,所以我有機會和其他同學交流,也會允許我延期個一兩天。但我總是會盡力在期限內完成功課,算是給自己的一個挑戰。老師們總是開玩笑的說,我的英文已經比其他同學好,要我開始輔導其他同學。我非常喜歡放學後和同學踢足球或打棒球的時光,總是能和同學們玩樂打鬧。不知道為什麼,我常常在練習中受傷,沒事就這邊瘀青一塊那邊破皮一點,剛開始總是讓home媽著急不已,習慣了以後,她總是會說怎麼打個球也會受傷之類的話。 我的寄宿家庭是「摩門」,他們是很虔誠的教友,我們每個禮拜日都會一起上教堂,有教會的活動例如舞會、登山也會一起參加。碰巧我的地區主任也是教會的一員,而她們家也接待了一個從中國來的女孩。更巧的是地區主任的丈夫以前曾到台灣傳過教,所以他們家裡不少人會講中文,不過重點是,台灣人和中國人放在一起,通常都不是什麼好事,我們也差不多,我總是笑著聲明台灣不是中國的領土,而她總是會反駁我。不久後我們達成了不談這件事的共識。說到中國和台灣之間的情況,我們高中的學生學的是台灣和中國不是同一個國家,令我十分驚訝。我最喜歡的活動,應該是「試著」做中式食物吧, 剛開始每個禮拜六有空,home媽和我總是會在一起做水餃、蒸蛋、紅豆湯及其他各式各樣的中式食物,包括雞肝和七里香。不過隨著日子慢慢的忙起來,我們便慢慢忘記當初說好要一起把整本食譜做完的約定。到了離別的前幾天,我們回顧起我抵達美國的前一、二個禮拜,聊聊我對他們分享的我的故事,才發現有好多部分我都能以我現在的英文詮釋的更加清楚,我可以很清楚的知道我的英文在不知不覺間進步了很多。 在當交換學生的十個月內,讓我後悔的只有一件事­——就是沒有在一開始養成寫日記的習慣。我在三月開始寫日記,現在也養成了習慣,我想如果我能從當交換學生的第一天就開始寫日記的話,以後就能明顯的看出我在什麼時候做出了改變。因為經過這一年,我覺得我想法成熟多了、處理事情時也較會站在別人的立場,但是卻忘記為什麼我會有這樣的改變。我很感謝ASSE交換學生的方案,也很感謝爸媽決定要送我出去,還有我的寄宿家庭Knowltons,感謝他們在最後一刻做出了決定,讓我有這個機會到美國一年,開闊我的眼界,讓我成長了很多,也決定以後要讓我的孩子也有機會出國當交換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