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師範大學附屬高中 廖柏宇家長

自從我們開始討論讓小孩出國體驗交換學生,孩子的媽就很認真的搜尋各項資源及管道,我們也開始分析歐洲與美國的學習體系及未來的升學等問題,最終我們決定前往我們看似熟悉,但實際卻是遙遠的國家——德國,這個決定著實讓周遭親友很困惑,為何不選擇美國,卻選擇歐洲體系國家,而且這個國家的語言是我們不熟悉。事後回頭看這個決定,尤其又碰到COVID-19疫情,或許這是上天替我們安排的決定。

自從我們決定前往德國,我們家的柏宇便開始第三語言學習及當地風俗名情的了解,我們也參與各種代辦機構及留學演講,探索及了解這個遙遠也很陌生的國家。我們密切配合遠景安的各種講座及人員諮商,他們一直協助我們從如何申請;表單填寫;如何與轟家配合及當地人的想法分享,我們也讓柏宇開始了解當這一切開始之後,他要開始學習獨立生活;如何與轟家相處及配合及分享生活經驗,我們也開始與柏宇溝通,從這一刻開始,作為交換學生要學習敞開心胸、樂於分享及主動。這個心得的交換,也在之後的交換學生之旅,成為驗證。個人由於工作環境需要與來自不同國家的同事工作,接觸的同事有來自 美國、亞洲、歐洲及其他國家,每個國家地區的環境及學習經驗,與在台灣的我們,尤其台灣人不擅於主動分享及表達,這個生活習慣的不同,讓柏宇的第一個轟家相處上產生文化及國情隔閡,加上語言的無法充分表達,成為了生活及學習溝通問題。

在與轟家相處過程中,作為家長的我們,能夠得到的協助僅能藉由代辦機構的駐地代表的每月諮商及轟家訪談紀錄中,得到資訊。在此過程中,我們也逐漸建立雙方溝通及互動模式,雖然我們在這次交換學生經歷不同轟家,遠景安的協助及持續與我們及柏宇溝通,讓柏宇找到最終的轟家,也讓可能產生變化的交換學習得以延續。遠景安持續扮演我們與轟家溝通的橋樑,讓柏宇能夠持續交換學生之旅,這趟學習經驗雖然由於疫情影響及大環境的問題有許多波折,最終,柏宇還是能夠有國外交換學習經驗及讓他的國際觀開始展開。

歐洲,在我們接觸的代辦公司分享經驗中,其實遠比美國來得少,在之前交換學生經驗分享中,對於歐洲國家交換學生心得分享,其實我們得到的資訊並不是很充分,此外 歐洲國家例如:德國,民風及學習體系、轟家生活經驗往往為個位數,我們僅能由代辦機構諮詢及各種書籍中,有個很矇矓的概念,這個朦朧的概念,也讓柏宇在接下來的轟家之旅成為問題,例如:德國高中學習體系,事實上有區分為 文理高中及社區高中,這個區別亦成為很有趣的學習經驗。舉例來說,德國高中是有讓孩子選擇是否繼續升學或是技職學系,這個與台灣有異曲同工,但是 對遠在台灣我們,卻是獨特的經驗。此外,德國高中學習模式與台灣亦有異曲同工,我們與柏宇也藉此有更難得不同文化學習經驗及國情文化的交流。

總之,在這次的交換學生過程中,作為父母的我們及柏宇,我們都學習到不同經歷及成長,我們看到柏宇的改變及心態的自我改變,作為父母親的我們,我們也學習到另一種溝通模式,我們也感謝遠景安的持續關心及協助,讓柏宇的交換經歷能夠完成,也讓我們得到難得的經驗及對於歐洲國家的人文風俗及不同文化的調和,成為難得的的經歷,讓我們有信心讓第二個小孩,有更清楚的想法及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