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國中畢業前,我開始思考自己的未來規劃,有一天,我對媽媽說「我想在國外讀大學 」。進入國外的大學一直是我的嚮往,到現在依然如此,我經常想像,走在校園裡,來自各種不同國家的學生坐在草地上聊天,交流彼此的文化,分享不同的價值觀,那是我夢想中的大學。在我對媽媽說了這件事後,她非常認真地把我的話放在了心上,當她下一次向我提起這個話題時,她帶我到ASSE的說明會,然後,我的人生發生了巨大的轉變。因為經費和種種因素,媽媽問我要不要當交換學生,我暈乎乎的點了頭,經歷了許許多多的計畫,我終於搭上了前往加拿大的飛機。

當我看到了我新的家人們,他們給了我大大的擁抱,非常尷尬的是,大家的英文都不是很好,所以在對話時,經常後知後覺的發現,我們講的不是同一件事,當然,在一開始的適應期間,也發生了許多令人啼笑皆非的糗事,但每一件事情,都在拉近我們彼此的距離,我曾經問過我的home媽,他說我們在溝通上的磨合期大約是兩個禮拜,我認為自己很幸運,因為我遇見了他們,所以才能度過那麼愉快的交換生活。在家裡一切都很順利,但在學校,就沒有那麼簡單了,在分享我的學校生活之前,我得先提提關於德國的交換學生。

在魁北克地區,總數三十幾人的交換生裡,有半數以上甚至到七八成的學生來自德國,在我進入的學校裡有五個交換生,有三位是來自德國,而和我同班的是一位德國學生,我的德國同學告訴我,在他們的學校,學生們必須選擇除了英文以外的第二外語,在德國,會講英文並不是優勢,而是必備的能力,所以在這之前,他們已經學了四年以上的法文。在我只學會怎麼打招呼的同時,她已經可以和同學侃侃而談。

剛開學的時候,我的cousin帶著她的朋友們向我介紹學校,她們也成了我的朋友,我學習法文的過程,是當我遇到一個新的單字,就記一個單字,我的朋友們總是不厭其煩地和我解釋我問的每一個問題,我很感謝她們,我在她們的幫助下一天一天的進步。在同時,我也曾經感到受傷和沮喪,我感受到同班的同學們不喜歡使用英文,他們願意和德國的學生交談,因為她會說法文,我試著改變,但在最初的幾個月裡,能夠很簡短的用法文對話已經是我的極限,我和他們往往聊不到一分鐘,看著德國的學生總是和他們打打鬧鬧,我感到有些漠落。一開始,我並沒有告訴home媽我的感受,直到有一天,在歷史課的小考前,歷史老師當著全班面對我說「你應該要試著寫考卷,你看另一個交換生也寫了,而且成績不錯,你也應該要試試」。當下我不知道該說什麼,我拿了考卷,但是我連題目都看不懂,這不是中文,不是英文,不是中國史,也不是世界史,是用法文寫的魁北克歷史,我愣愣地看著考卷,第一次問了自己「我為什麼會在這裡?」到了下一堂課,當同學們還是跟另外一位交換生談談笑笑,一個人離家了數個月,我第一次流下眼淚,當下我覺得很委屈,我和另外一位交換生在同一個班,但我們來自截然不同的國家,在台灣生活了十五年,從來沒有人告訴我,只會英文完全不夠,從前我對自己是自信的,但在這裡,我的驕傲全無武用之地,我感覺到自己的信心被狠狠的砸碎了。

我當然也希望能和大家一起考試,但是聽了老師的話,我依然感到受傷,她拿了我和另外一位交換生比較。這件事情讓老師打電話到家裡,於是在睡覺前,我和home媽說了我的感受。我知道在這個時候,我對自己很沒有自信,但是要找回信心,不是件容易的事,home媽對我說「你是在我們眼中最棒的,我們都愛你」我認為自己很幸運,現在,我必須獨自面對所有的事情,但是當我有了困難,有兩個媽媽,兩個家庭支持我,home媽常說,這是Famille d’amour (由愛組成的家庭), 我有了那麼多支持,所以這些沮喪只困擾了我不長的一段時間。

很多人常常問我兩個問題,他們都在知道我必須回到高一讀書後,問我會不會後悔,一年的時光,可以說這些時間,我放棄了學業。我告訴他們,不會。一年,我學會了法文,得到了一個家,又學習了獨立。最重要的是,我認為自己活得更精彩,我會觀察以前沒有注意到的東西,也會想嘗試從前想都沒想過的事。快樂嗎?我可以告訴你,我很快樂。第二個問題,有人問我,一年中,我學到最多的是什麼,又或者我得到了什麼?我認為是態度,對待每一件事的態度,對待人生的態度,還有,面對挫折的態度。當我遇見一件事情或者說話前,我會先想想,這樣做或是這樣說可能會得到的結果,有時候我覺得自己說錯了話,我會停下來思考,然後告訴自己,下一次該怎麼說,思考和謹慎,是我對待事情的態度。往往對著別人微笑,都可得到對方更燦爛的笑容,或嘗試了一件從前完全沒有想過的事,這些都只是生活中常常會發生的小事,但都給了我許多快樂,開朗和嘗試,是我對待人生的態度。還有,面對挫折,勇敢和自信,他們陪伴我度過了所有的難關。

最後,我想要分享我學習語言的心得,在前往魁北克前,我學了半年的法文,說實在,跟沒有學過一樣。一開始,我連英文都不敢講,更何況是法文了,但隨著我和別人一次又一次的交談,我開始享受每一次說外文,從什麼時候開始的?為什麼?我也不知道,或許是在我一開始學習時許多人給我鼓勵,也或許是每次和別人交談我都能學習到新的事物。當我回到台灣後第一次和我的法文老師對話時,我全身都在發抖,興奮得發抖

英文和法文飛快的進步,是在我愛上了外語後的事,因此我認為,我們學習語言時,老師和環境固然重要,但熱情和態度才是成敗的關鍵。現在,我會在我的興趣欄寫上語言,並且期待著每個星期的法文課。

我媽媽曾向我說過「我放手,能飛多高就看你自己了」。除了感謝媽媽總是支持我,我也想對所有人說飛翔,真的是一件很快樂的事,並且抓住了快樂,我就再也不會放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