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市立文昌國中 楊正旭家長

原本以為正旭交換學生的經驗,會因為之前有老大已經去過美國交換的經驗而能如法炮製,一切似乎沒有這麼困難… 一樣的SOP……遠景安按例傳過來一堆的文件,三番兩次遠景安一再且慎重的向我們確認要選擇去哪個國家交換學生?做為父母的我們,天真的以為孩子會理所當然的按照我們的劇本走,跟哥哥一樣去美國交換,結果他給了我們沒想過的答案……去「日本」交換學生。 我跟爸爸聽到這個答案之後,心裡卻不由得開始擔心了起來,「日本」……對於連一個拼音都不懂,語言相對也較陌生的國家,真的要去嗎?會不會哭著回來?在遠景安的行前說明會上,Tony對所有在座的孩子一個一個問……「你為何選擇該國做交換學生?」當正旭被問到時,他非常正經八百的回答:「因為日本比較近」,當時所有在座的家長及交換生都笑了,我心裡也在想「好可愛,單純的答案」,雖然我心裡知道他另外是怕坐國際長途飛機……。 而做為父母的我們那時能做的就是讓他先到語言補習班去學五十音,時間僅僅只有兩個月,也不知這樣的做法能有幫助否?終於交換的時間到了,飛機還是要飛向東京…… 我對於孩子去交換學生是不會給予他們太大的壓力,我只給他們一個明確的目標,就是「要在那邊活下!」當孩子對於不同文化會有ㄧ些不適應時,總是分析給他們聽,告訴他們這就是不同國家文化的差異並多做正向鼓勵,孩子有你的支持和鼓勵,他們的學習會變得很開心,學到的會更多。 由於正旭對於日本的飲食早就非常喜愛,所以關於這點我們並不會有太多擔心,但是語言方面聽不懂才是最大的問題,這也是大部分交換學生都會遇到的問題,我們只能從他跟我們的電話中感受到他的壓力,卻也不敢問的太多。 約莫三個月後,孩子開心的跟我們分享同學請他們寮生(住宿學生)吃蛋糕、假日時同學會一起出去逛街;他也會主動跟老師、寮母(舍監)、主任討論事情。我心裡知道他已經找到「活下去的方法」了。 十個月的腳步好快,當我問正旭:你會捨不得學校的同學、老師嗎?他用男子氣概的口氣說「不會」,幾天後的一個晚上接到他的電話時,他告訴我們說:今天學校舉辦歡送留學生的活動,他們說我是所有留學生中讓他們哭最多的,也是收到最多禮物的人,而且同學每人還親寫了卡片。電話那頭突然沒聲音……哽咽……我們知道,他也哭了。 我們知道正旭非常非常努力的在日本「存活下來」了,他不但能與同學溝通也得到了很多的友誼。 同學甚至可愛的要求正旭多留一個月,跟他們一起打籃球盃,替他們得分,正旭說:「我會回來看你們的!」 正旭回到台灣之後,還收到日本同學要他幫忙中翻日呢!我想這次不只是交換學生,也做了國民外交。 在正旭結束交換留學後,我們跟正旭約在東京見面,親眼見到正旭不管是在飯店櫃檯、居酒屋點餐、服飾店買衣服、超市、超商裏種種的日文對話溝通及獨立的表現,讓我們知道不能小看孩子,他學習到很多,也成長了很多。 回到台灣後跟孩子聊他這一年日本留學的感想及心得,原來他想去日本交換是在他國一時,全家去東京迪士尼旅遊那次就開始萌芽了,並不是單單因為日本比較近。 孩子打開了眼界,也給了父母共同成長及觀念上改變的機會,讓我們與孩子一起努力及飛翔吧~~ 每一次孩子出國,父母都是最擔心的,所以真的很感謝遠景安對每一個細節都安排這麼到位,其實我們真的可以相信遠景安以及我們的孩子,不需要有過多的擔心及顧慮;另外也更要感謝郎小姐在身為父母的我們在擔心時給予我們最大的溝通及幫忙協調處理。 謝謝遠景安~謝謝郎小姐~謝謝我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