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市治平高中 黃英皓

機會:往往放棄眼前的機會無法動搖什麼,但當你盡了全力去抓住它,它就是你的,而你也會很驕傲的說我是盡了全力才把它變成我的。 去年二月底從朋友口中聽說政府有這樣的交換生方案,而當時我盡了一切去說服我的父母,也打了好多通電話了解此方案,找了好多老師尋獲意見,最後還是因為我麻煩老師跟我父母溝通才得以參予這交換生方案,這段我只想讓你知道如果真的思考過、想像過,決定了就去做,第一步不踏出該如何為自己向前進呢? 心態:當有人問道:你當初是抱著什麼樣的態度搭上飛往美國的班機? 學習,是我的答案,我並不害怕,我知道會有許多困難挫折等著我,但這是我的選擇,早已有心理準備去面對、去克服、去忍受、去改變、去成長,我知道我的挑戰才要開始,請你也告訴自己,沒有什麼可以真正讓你退步,將你擊潰! 疑問:你可能會有些疑問,像是關於種族歧視、寄宿家庭問題、學習問題及溝通上的隔閡,而你知道嗎?人們預見問題、製造問題,但也會找出方法來把問題解決,誤會解開,那就是一種成長! 接待家庭之問題:就我了解而言,我遇過的、聽過的交換生,跟接待家庭之間,多少都會有一些相處上的問題,當然也包括我,例如有人跟寄宿家庭的兄弟姊妹處不好(這多半是交換生的問題)、有的因為初始無法將英文說好而產生溝通上的誤解、還有與同屬家庭的另一位交換生能力落差過大,而有被冷漠的感受。然而,兄弟姐妹處不好真的會很可惜,因為他們是你最好的聊天對象,以及學習對象,每當我聽見有交換生與家裡兄弟姐妹處不和,我就會為他感到遺憾,再說我當時很失望因為我接待家庭的小孩都結婚或上了大學,我就無法有個很好的學習夥伴,所以如果你真有幸能有個兄弟姐妹一起,好好把握,學習速度會是加倍的!剛提到初始無法將英文說好而可能跟家庭之間產生誤解,我有位外國同學也是交換學生就有這樣的問題,感覺他們之間好像都到了要放棄的地步,而身為同學的我當時也不知要如何才能幫忙改善,但他的態度讓我很佩服,我問他你要不要考慮換個寄宿家庭?他用中文對我說,我不會因為這一點屁大的事就讓我父母擔心…他這一年撐過了,什麼煎熬他都渡過了,唯一替他難過是,經過這半學期(他是第2學期才到的)學習成果並不佳,但他卻學到了更多處事方面的技巧,以及在態度上的分寸拿捏。與另一位同居室友能力差距而衍生的問題我也有,但不一樣的是,我們倆互相學習討論學校大小事,分享每天在學校的心得,並且找出共識解決已出現的問題,我們感情非常好,也許也因為他是亞洲人(泰國人),所以比較能了解彼此的想法。我也知道有另一個家庭,接待的是一位泰國女孩和一個德國女生,德國小孩因為是從很小就培養的關係,所以英文很好,她可能就有點種族歧視心理,所以給了那位泰國學生很大很大的壓力,做為同學我們也只能給給意見、聽聽她的想法,回國後聽我的老師跟我說,在別的機構更是聽說有好多好多學生因接待家庭的關係被送回國,並不是讓你洩氣,我希望你能像我一樣在這之中表現得比他人出色成為那些出色的交換生,上述所提全找到解決方法或命運的幫助,文章結尾看續文。 遊玩經驗:基於我的學校特小,全校學生不到50位而交換生佔9位也相當於學校的五分之一,但小學校有小學校的好,活動多,同學間感情好,學校老師發會最大能力在課業上幫助交換生,加上我是高三生 (Senior)又還有畢業旅行 (Senior Trip),首先是Fall Blast(秋季狂歡會),當時是在我們家舉辦因為後院巨大的草皮空間想放多少人就可以放多少人,全校學生抵達我們家,有吃的喝的營火最後最重要的活動我的HOME爸開著大拖車,所有人坐在拖車後(近50人)在社區繞一圈,當時夜晚星群彩放。 現場的高中美式足球賽也是一樣精彩,當時是與家人一同去的,但千萬別忘了一定要帶毛毯還有穿很多很多,因為那是露天的嘛!裝備還是要備足。 跟學校有去了林肯紀念博物館、海洋水族館、現代科技博物館還有義工幫忙辦活動有機會看看如何布置不同樣式的聖誕樹。 當然少不了Homecoming Dance和 Banquet學校整年最重要的兩個舞會,女孩們的禮服除了跟家裡人借借看以外還是可以在外面租,但租金可是會嚇死人的! 這一年看過了職業曲棍球賽、NBA、大聯盟,真的有好多想都不敢想的經驗,而我們住的地方離芝加哥不遠(三小時車程),所以有時還有機會去芝加哥逛逛,學校還有專為交換生辦的芝加哥之旅,非常有趣! 現在回想起來真的有太多太多的經驗了,而經過這麼多的磨練與努力,你猜猜?我畢業了! 頭上流蘇顏色也有蹊翹唷!金色流蘇的學生表示成績優異,分數有達到標準,所以從學校顏色(我們學校的校色是黑跟紅)的流蘇改為金色,而當時我在第2學期步上軌道GPA值從2.7進步到3.3(我本身不是位成績好的學生),真的要很努力就是了,有些學校是頒獎牌這樣,都會有不一樣的方式。
上頭左邊第2個就是我
最後,我真的希望你們拿出你最大的勇氣去改變一切窘境,問題,一定會有,解決的方式也自然會出現,也許你不相信但前幾個星期到美國,我是以淚洗面的,我希望你們有那個能力把那些流過的淚水變成有價值的回憶,而每當我遇到困難或是要上場比賽時我一定會對自己講… Our deepest fear is not that we are inadequate; our deepest fear is that we are powerful beyond measure. From Coach Carter 而所提到那些遇到過嚴重的寄宿家庭問的的學生,德國那位在第2學期以不清楚的原因換了寄宿家庭,那位泰國女孩生活就好了很多,說到的那位無法用英文完整精確溝通的學生,他已搬到波士頓跟他的朋友住一起並且有可能住在美國一輩子,我也常常對他說過了幾年,你英文會變得比我好很多的!要讓我刮目相看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