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藻外語學院英語系 汪廷怡

當bonjour, salut et je t’aime逐漸消失在我耳邊,我知道是回家的時刻到了……該如何形容我有如夢一般完美的歷境呢?我想再美的詞藻都刻劃不出來我心中對這趟旅途的喜悅吧! 提著重重的行李,帶著同學們的祝福及羨慕,我來到了朝思暮想的法國,這個人們所稱的浪漫國度。和其他國家的交換學生在巴黎渡過一個禮拜,中間的這一個禮拜我以興奮的心情和其他的交換學生交換心得,大部分的交換學生都還不怎麼會說法文,於是工作人員就讓我們參加了一個小小的測驗以分班上課。我很幸運的被分到了高級班,而每天早上上課的內容都有所不同。像有一次,老師要我們自己出問題並到街上問路人,例如像是,請問愛菲爾鐵塔在哪?要搭哪一線的地鐵才能到凡爾賽宮呢?諸如此類的問題,有些法國人知道我們是外國人還紛紛問我們要不要用英文回答。這一個禮拜我最高興的就是認識北歐來的朋友們,丹麥、芬蘭還有挪威,他們的英文能力都相當的好且人很親切和善。再來我也和美國來的學生打上了交道,他們直誇我英文好呢!因為台灣來的學生只有我一人所以我也常和日本來的學生在一起說說話,他們都滿害羞的且不常和其他人交談。一個禮拜中,我們參觀了不少巴黎的觀光景點也見識到巴黎扒手的威力,對大多數人來說,這都是他們第一次參觀巴黎,感到格外的新鮮。一個禮拜過後,大家就分別前往寄宿家庭,準備展開前所未有的挑戰! 在出發到接待家庭的那一個早上,得知自己一個人得搭上4個小時的火車且得自己下站,我的心情還真是緊張,心想才來法國幾天而已,我就必須自己搭火車,會不會太虐待小孩了一點?我忍不住偷偷羨慕那些有接待家庭來接送的朋友們,多好,都不用冒著會坐丟的危險!可是因為我的接待家庭不在巴黎附近,所以接待家庭不可能到巴黎來接我,我也只有硬撐著全力以赴了!在火車上時,我一直在想,我的接待家庭到底是什麼樣子呢?他們應該記得在月台等我吧?!四個小時過了後,我到了Belfort,一個很小很不起眼的城市,而我家竟然還不是在市中心,是在裡面的一個人口只有2000人的小村。第一次在這種小城市長住,感覺還瞞特別的,市中心的店大都在7點就打烊了,和同學們聊起來才知道原來這是一個在法國算是很小的城市,平時一些大活動也不常在這裡舉辦,有名的就算是一年一度的FIMU音樂節,有世界各國的音樂家來到此地演奏。住在這裡的法國人普遍來說,都能樂天知命,所以也蠻滿意這裡愜意的生活環境。日前聽說TGV將經過此地,果真如此,那對Belfort的對外交通及未來的經濟發展,必將會有很大的助益。 第一天到接待家庭,接待家庭的妹妹帶著我樓上樓下的參觀介紹房子,我第一個提出的問題便是「請問電視在哪?」,當我知道我的寄宿家庭沒電視後,當下我便自嘲自己掉到了遠離人間塵埃的深山中。家中沒有電視而電腦也只能一天打一小時,自己的注意力便自然也轉成了閱讀及一些室內活動。寄宿家庭的妹妹因為是素食主義者,於是我們便較少吃肉,尤其若是中午在學校吃肉後,晚上我們絕對不會吃肉,而寄宿家庭媽媽對飲食方面也很注重,她都購買有機蔬菜水果,且家裡很少出現洋芋片等垃圾食物,也因為這樣,幾個月後我的體重並沒有直線上升,反倒是我的一些朋友則胖了8,9公斤。 我的寄宿家庭媽媽可能因為是老師的關係,生活上總是有些要求,例如每人每天只有一小時的電腦時間,浴室的清洗每個禮拜需做一次等等。平時週末,我們通常都會有表演的安排,若沒有,則媽媽也會要求到附近的森林裡散散步。基本上我個人並沒有感覺在生活上有什麼太大的變化,除了住家環境的改變及工作分配方面,加上這裡有些偏遠,剛開始總覺得有些無趣,但慢慢的也就習慣了。由於以往在台灣,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習慣了,廚房更是一次也沒踏進過,所以若是想吃點什麼與台彎有關的東西還真是不知所措,於是我便利用閒暇之餘看起一本又一本的食譜,剛開始時還因為了解不佳,鬧了不少笑話……然而我的努力還是有收穫的,現在我可以做出許許多多的蛋糕及餅乾,在這一年進步的,顯然不只有語文能力而已,家事能力也提高了不少。另外也因為家中沒電視且離市區有一段距離,所以我就有很 多的機會跟時間擺在和寄宿家庭交談上,平時我協助寄宿家庭媽媽打字,打她寫給Amnesty International國際特赦組織的信,從中我也了解到了第三世界的貧窮落後和扭曲的政治立場。我的寄宿家庭媽媽是高中法文老師,對文學及美術和各方面的學科都有很高的水準,受到她的耳濡目染下,我的歷史知識也擴增了不少,而她也鼓勵我參加一個禮拜一次的美術學校的畫畫課,還記得第一次上課時她怕我回家時找不到公車站還緊張的買了份地圖給我!這一段和接待家庭相處的時間我也從他們身上學到了不少,很感謝他們這樣接待我並讓我在異國有家的感覺,並在我難過的時後安慰鼓勵我,對我來說這段美好的記憶都是他們給我的,他們就像我的家人一般重要,儘管我們認識不久但是我們就像家人一樣的親密。我還記得剛開始的時候,寄宿家庭的妹妹雖然對我的到來很開心,然而卻有時會吃我的醋,原因是她不習慣別人享有她的媽媽,她甚至有時覺得好像媽媽不愛她了!一開始我也覺得很頭痛,也很無辜,於是我想了個好方法,就是用寫信的方式給她,告訴她我的感受。在她逐漸了解的狀態下,我才了解到原來當一個寄宿家庭並不是那麼的簡單,常常你以為簡單的問題,在背後其時都包含了看不到的小問題。這個經驗對我及我的寄宿家庭的妹妹來說,是很珍貴的,同時我們也因為這樣而成長了不少。 現在我以站在寄宿家庭的角色來看,才發覺到當個接待家庭其實是個滿大的挑戰,想想看要讓一個陌生人在你家生活一年,且你對他的背景、習慣、知道的並不多,你願意像待你的家人般的待他嗎?會不會覺得家裡突然多了個人很礙手礙腳呢?這些問題,是我在當交換學生前從未想過的,我總以為接待家庭對學生好是應該的,因為是他們自願的嘛!仔細想想後,好像不盡然完全是他們的責任,這是需要雙方面的互動與付出的。有些交換學生到了一半會發生不適應變換接待家庭的狀況,我很幸運能和我的接待家庭從頭到尾的一起生活,一起經歷許多不同的事情,這點讓這次的交換學生之行更邁向完美。
Lycée Condorcet
第一天上學,耳邊不停著響著聽不懂的奇怪音調,放眼忘去,似乎只有我一個人鴨子聽雷,第一天上學便在這不知所云的狀態下過去了。接下來的幾天,情況並沒有好轉……但是在走廊中一個來自巴西的男孩對我露出大大的微笑並告訴我,他今年也來法國當交換學生,聽到這裡,我不禁鬆了一口氣,原來並不是只有我一個人孤軍奮鬥!於是我兩便興奮的開始用英文交談起來!後來我和陸續而來的阿根廷男孩及這位巴西男孩變成了好朋友,我們最常一起做的活動就是用法文大肆的批評法國人的不是!哈哈……I’m just kidding! 在一次的數學課中,數學老師和大家說起我交換學生身分並要大家平時多照顧我,從那天起,我便和我那群法國朋友結起了一段?緣……哈!我是說一段堅定的友情啦!同時我也和這位幽默風趣的數學老師開始了一段可貴的師生緣。因為剛起頭什麼也不懂,旦唯有數學這一科目了解的最多,於是為了偷偷報答老師與自我證明,我便在數學方面下了不少苦工。從上課照抄同學筆記外,回去我也開始做起一道道的練習題,每回上課更是搶著舉手上台作題。我驚人的進步不但讓我的同學大吃一驚,連老師也對我讚賞有加,而我當然也有不少比當地學生還要高分的數學成績!平時我還以法文解釋數學給我的同學們聽呢!其他科目方面,因為是二年級ES學生,所以便有SES這門學科 (science economique et sociale)剛開始便被這門科目的艱難字彙給難倒了,裡面有的盡是一些又臭又長的專有名詞,但在鄰座同學的幫忙下,他以簡單的字彙及英法文交叉解釋,我逐漸了解了些這堂課的。在年初時,因配合課程的關係,老師要我以法文做一份台灣的報告,我便做了幾張海報一些資料和我的同學們介紹我的國家。一場一個半小時的報告下來,加上國樂欣賞及抽獎活動,同學們及老師紛紛誇我法文進步不少,且我的同學們對我報告完全不看搞的技巧更是讚賞有加。因為這裡的學生報告,說穿了就只是上台唸唸文章罷了!當然透過了這次的報告,我的同學們也對台灣認識了不少,再也不會有人以為台灣在南美洲也沒人有膽敢在我面前說日文和中文是一樣地,他們也對台灣產生了小小的興趣,最常看見的便是他們要求著把自己的名子翻譯成中文,不然就是對神話及民間故事有著無比的好奇心。 漸漸的我開始嘹解了一些課程並參與了不少在外的活動,也嘗試了不少新鮮事物,例如:品嘗紅酒、吃蝸牛和薰死人的法式乳酪。在這段期間中,我也學會了如何獨立思考及和人相處之道,而自己的適應能力也高了不少,眼看著一些適應不良的交換學生一一走上打道回府之路,我常和自己說再怎麼艱難再怎麼苦還是要撐下去,向自己與爸媽證明,這一段人生的插曲是我自己闖過來的!我也藉著這一年的交換學生,思考著自己的人生步道,許許多多以往沒有的想法點子竟也隨著這段日子日漸增長,雖然一直到現在我爸媽總覺得好像我沒什麼改變,但我心裡很明白,由於他們並沒有和我一起共度這一年的時光,無法目睹到我的成長歷程,他們不會知道其實這一年我自己已有了多大的改變,我真的要感謝他們給了我這樣的機會以及對我的信任。 像這次在國外這麼久,我藉著因朋友對台灣的疑惑當中,對自己的國家有更深一層的了解與認識,同時也是第一次有著中國人的驕傲。當然,所謂的文化衝擊是有的,然而我對於各國間的文化差異總帶著一份好奇的心態去探索,西方人的熱情與開放和我的個性相符合,相處下來沒什麼問題;這裡青少年的問題和國內也有許相似,例如磕藥的問題,甚至在荷蘭,大麻竟然是合法化的!在法國,你可以在校門口看到成群的青少年席地而坐的抽著煙有時也抽大麻,而老師們似乎對這一切都習以為常。我欣賞的是法國人面對性開放的態度與教育方式,在街道及學校並不難找到販賣保險套機器,對於愛滋病人口日漸上升的年代,這項措施我認為是絕對必要的;再者,法國父母從小便教導孩子正確的性知識,相對於台灣父母和孩子一概不提的態度有著明顯的區分,若不趁時機教導孩子,硬是要等到出了事才來後悔那到不如提前倡導!這點,是現今所有台灣父母與子女都應該要學習的!在法國還有一項特別的打招呼方式,就是碰到人會互相碰臉頰並發出親的聲音,一般而言只有兩次但隨著地區的變化有些是三次或者四次,而也有隨著年齡有不同的親法,像年輕的一輩認為,只要互碰臉頰並發出聲音就可以了,但是向我的寄宿媽媽卻認為應該要真的親下去才算數。剛開始我覺得很有趣可是到最後到學校時看到一大群同學,這道見面儀式往往就以一聲salut帶過了。 在法國的這一段期間,我也旅行了不少,和學校去了匈牙利和奧地利,我忘也忘不了在那裡的冷及嚇人的積雪且金碧輝煌的匈牙利國會及維也納市聽前的冰上溜冰。我朋友直說我幸運,因為那一次也是他們第一次到匈牙利及奧地利旅行,第一次出國。而二月的法國則是大雪紛飛的日子,我也和法國人湊熱鬧的跑去滑學,沒想到一滑還滑出了濃厚的興趣來!放假的每一天,我等著公車到山上上那一小時貴死人的滑雪課,我省吃儉用也要上滑雪課,誰能了解我終於看到雪的心情及對雪的熱愛呢?四月的愚人節,我沒丟台灣人的臉,好好的開了法國人一頓玩笑!法國愚人節傳統是在別人背後貼上魚的圖案。於是,我精心製作了好多條寫上made in Taiwan的魚兒,一條條趁機貼在我那些法國老師的背上,著實捉弄了他們一番。另外為了增加班上的娛樂並使娛樂的「笑果」達到最高點,我事先跟我那是法文老師的接待媽媽學了一首Fantaine的La cycale et la fourmi詩,而當歷史老師嚴肅的問著沒人答的出來的問題時,我舉了手,帶著眾人驚訝的目光(這個台灣人什麼時候變得比我們聰明啦?!)我緩緩的唸出我那首準備已久的詩,頓時整間教室爆發出了足以震破玻璃的笑聲……在我法國老師及同學們的心中,他們也留下了一個沒齒難忘的「台式幽默」! 在四月的時候,我又再度和學校遠征大不列顛帝國。這回我的同學可是個個氣的牙癢癢,因為這次可是名額有限而英文老師看在我遠從它來且英文說的頗流利便讓我參與了這次一個禮拜的英國之旅,目的地:Hull, Yorkshire and York!一個禮拜在英國的大風大雨下,我們品嘗了有名的炸魚和薯條及下午茶和英國接待家庭及English partners 有著美好的回憶。一個禮拜過得很快,當我回到我心愛的法蘭西帝國時,已是兩個禮拜的復活節假期,我帶著租來的滑雪設備獨自前往Alpes的一角——Les Saisies!見到了違睽已久的日本朋友,於是我們倆帶著快樂的心情學著滑雪及滑板(snowboarding),這次我的滑雪表現可是讓法國人大開眼界,我的滑雪教練不停的追問我到底學了多久的滑雪,真是讓我整個人樂不可支!而這次我當然也進步神速啦!從綠色峰到紅色峰(les pistes vertes sont pour les d?butants et les pistes rouges sont plus ?lev?es et plus dangeureuse !),因為膽子大,加上對滑雪有著無比的喜好,我每天都滑上三個小時以上的雪,滑雪也慢慢成為了我的生活重心,即使今天我回家了,我知道我有一天要去征服那一座座我還未滑過的高山,滑遍全世界。 天下沒有不散的延席,離開的日子悄悄的到來,我帶著不捨的心情踏上了回家的路,忘不了這裡的親情、友情、和這裡的一切!我和朋友們約定好我一定還會再回來,因為那裡是我第二個家!而我還有許多未完成的夢,在那等著我去一一實現。乘著我日漸成長的雙翼,我將帶著一顆想飛的心,飛向另一段未知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