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兒子國中的階段,就有同學國三申請到高中學校後,隨即去法國當交換學生,當時聽聞此事時,覺得兒子的同學好勇敢,也很佩服那同學的媽媽,因為同樣身為父母,我很難想像自已是否願意放手讓小孩一個人離家一年,讓小孩自已去勇闖這世界。

沒想到事隔沒多久,高一的兒子拿了ASSE交換學生的資料給我,跟我說他想要去美國讀書,先以交換學生過去美國,爾後再朝著繼續往上升學的方向努力,我當時雖然心理很抗拒,但是小孩的意願也尊重他的決定,便開始了一連串的開始作業,去聽了說明會,健檢,申請國中成績單,填寫申請資料,並且經由介紹,帶他見一位學長,那學長是先透過交換學生而留在美國唸書的大學生,適巧他回國放暑假,讓兒子和他在咖啡館聊天,請教對方的經驗和需準備的生活用品等。

申請學校的回覆一直沒撮合到交換家庭與公立學校,所以我們轉往申請了私立學校,就在開學一週前,去年八月底前一週,來函告知兒子的學校是位在俄亥俄州的” St John’s Jesuit High School”,兒子上網去查詢此校,知道那是一所私立教會學校的男校,也查了學校和寄宿家庭的地址,用GOOGLE先看出他們的距離,和粗略了解接下來一學年所要待的地理位置。

烘培

現在回頭想一年前的準備工作,生活所需物質其實是最容易準備的,能帶的帶,不能帶的,帶不動的冬衣就當地再去購買,反而是父母親和爺爺奶奶的心理最難調適,尤其是長輩,他們不是跟我們從申請資料就開始有心理準備,突然把決定告訴他們,他們的孫子要一個人遠行離開台灣近一年,他們比較沒法想像才15歲多的孩子怎能可能做的到?他們擔憂了很多問題,像:不會轉機怎麼辦?生病了怎麼辦?寄宿家庭沒有好好待他怎麼辦?…(其實所有的問題,當父母的何嘗沒有想過)

國際生

赴美當交換學生,是我們看到小孩能力和獨立最好的一面,行前,兒子自已打包他自已的行李,他不要我幫忙,頂多將他需要的而家裡又沒有的東西告訴我幫忙去買,他自已上網查了轉機的芝加哥航廈位置圖,了解他自已進入美國轉機需先提領行李再次安檢checkin所需的路線圖,當他一個人平安的從東京成田機場轉機至芝加哥再轉美國國內線班機至俄亥俄時,已經是超過一天一夜的時間,他來電報了平安,爾後,請HOME媽帶他去買美國的上網電信卡,我們台灣與美國隨時有事情就透過LINE溝通,一開始我會擔心他太依賴網路和我們溝通,會忍住儘量不找他,而兒子在忙碌適應當地環境和學校生活,也幾乎是有重要事才會和家裡連絡。

兒子的第一位寄宿家庭只待了3個月左右,因為HOME媽腳要開刀而換了寄宿家庭,第二位家宿寄庭的HOME爸是他上學學校的老師,我很感謝他們無私的照顧我的小孩,提供兒子食宿,讓他在異鄉有安定居住的家。也感謝他們在放假時,帶著兒子到不同州和其它鄉鎮旅行,讓他增廣識野,多了解他所待的國家,地區文化和社會。

兒子從小和我感情融洽,但進入青少年後,較和父母生疏,許多事寧可和同儕溝通往來,少和父母談心,但在他離家赴美後,他反而想念家裡,在美國大大小小的事都會主動來溝通,像他要離開他居住的地方小旅行前都會LINE告訴我,在三月ASSE舉辦的旅行時,他選擇了去佛羅里達,當他一個人去芝加哥轉機時,他每到了一地就會來報平安,也會將旅行的趣事,認識的各國同學,他去加入的社團或YMCA CLUB,小到他找到當地的台灣餐廳,喝到珍珠奶茶…有的沒的分享讓我知道。

可能是離家久了,兒子想念家裡,他決定不留下來他所念的學校,要回台把高中讀完準備升學,我和家人都欣喜他的決定,尊重他的決定,也希望他走過了一學年異鄉獨立的生活,對他往後的思考和決定都有更獨立的想法,對他的人生有更大的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