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老爸,收信平安,

假日,三五好友一起去Hiking

在這個比台灣大將近三百倍的美國,我也已經生活了九個多月,現在手握筆寫中文還有點不習慣。雖然前一陣子就開始寫日記,也盡量每天寫一篇,仍偶爾還不過惰性呀!不管怎樣,我這幾天趁著放假決定好好給您給寫一封家書。

此刻我每天拿著iPad聽音樂、查資料和看漫畫,隨手拿起來就可以做很多事情,當然還有用skype和家人、朋友聊天,真是非常方便,不過在這之前,我可是得靠那台及時救我一命的華碩筆電啊!回想當時,所有行李都送上飛機,背包也在身邊,然後我們一行人走上二樓點了餐點準備休息,然後媽媽一句:「你的電腦呢?」所有人頓時都僵住了,我心裡只有兩個字:「慘了」。

我第一時間馬上檢查自己的背包,結果遍尋不著,而您立刻就起身往停車場走,在這期間,我和媽媽、老哥只有沉默的祈禱,希望您回來時手裡提著那只裝著筆電的黑色袋子。但希望落空了,您回來時表情是嚴肅的,而我仍抱著一絲希望,過一會兒您會笑著說開玩笑的,但您顯然並沒有,這表示「我-忘-了-帶-電-腦!」,而且時間已來不及往返家與機場之間了。在那之後,我們冷靜下來想了許多辦法。例如:到那邊買一台新筆電,或是抵達後再從台灣寄過去。最後您提出了一個驚人的建議,就是請大舅將您放在台北住處的筆電火速送來機場,而這也成了我們的共識與決定。

雖然那台你甘心「捐」給我用的筆電才兩個月左右,就因為我想下載Line APP而掛點。不過,這件發生在出國前那一刻的事確實改變了我往後的生活。

2012年8月26日我隻身抵達美國,我的Hostfamily前來接機

剛到Cashmere時,一開始還真不適應,我雖然不是那麼逃避面對同學或家人,但也稱不上是積極,所以主動找人聊天的頻率並不高。此後,我加入了學校Cross Country校隊,而我第一個認識的朋友Ricardo也是X-C(Cross Country)的。在那裡,我開始漸漸面對我的隊友與教練,而X-C也開啟了我對這個陌生環境的認識與了解。

秋季時我參加了學校校隊Cross Country

其實,我並沒有一開始就參加練習,因此漏掉一、二場比賽。兩個月六場比賽,我接觸了很不擅長的長跑,起初練習常跟不上別人,比賽又是墊底的常客。每場比賽幾乎都是5 miles(8km左右),這是我從沒認真跑過的距離,然而,在經過幾次競賽的洗禮後,我獲得了許多。撇開變得更強壯和跑得更敏捷不說,我和隊友們相處,一起經歷加油打氣、相互吶喊鼓勵的過程,這些都是我沒有過的經驗。

那是我第一次見識到Cashmere Bulldogs 的熱情。

不知道是從哪次比賽開始,因為我都會保留體力在最後做衝刺,所以跑得特別快,Ricardo就開始叫我”Dragon”,而我也欣然接受這個聽起來很帥氣的外號。有一次(印象中是最後一次競賽吧!)我這個”Dragon”在最後要衝刺時,因為嫌眼鏡太煩人了,就隨手摘了眼鏡往旁邊扔,幸好有人撿到送還回來。

就這樣,我在X-C沒得過半個好名次,然後在10月中旬結束了這項秋季運動。隨著籃球季節的開始,Cashmere的天氣也慢慢轉涼了。季前訓練是在10月底、11月初展開,首先是賽季前的Open Gym日子,那不算正式訓練,但會開放體育館讓球員可以在季前找回手感,因此並無一、二軍的分別。我還記得,當我第一次參加Open Gym的練習時,心情雖然緊張卻興奮到發抖,終於又能碰到最愛的籃球了。

等球員都差不多到齊後,大夥開始打全場了,而我竟然也可以上場,雖然既高興又激動,但又怕不會打全場,總之,我就在這樣的矛盾中豁出去打了。現在回想當時的全場經驗,跟那之後的校外比賽相比,簡直是毫無戰術可言的大亂鬥,而且裡面混雜的一、二、三軍的人,實力很不平均。

冬季時我參加了學校籃球隊

總而言之,球季正式開始,每天辛苦的訓練在放學後進行,前幾週還會有偶爾早上7點展開的訓練,等於天還暗的時候就得起床去流汗了。不過,等到每週都有比賽之後。訓練也就沒有那麼操了。

我忘了第一場籃球比賽是在哪裡,然而在大家都笨拙卻拚命表現下,我們驚險獲勝了,而我也同時贏得籃球生涯第一場正式出賽的勝利。不過,接下來的兩場球賽對手都是大學校,我們的確輸得挺難看的。但此後,我們藉由一點一滴的團結與磨練,實力逐漸變強,隨著一個隊友因成績提升而從禁賽限制中歸隊,我們在訓練4天比賽1天(另類投一休四)的節奏裡曾創下持續11連勝,直到球季最後一場在客場輸給了曾經被我們擊敗的學校(球季最終成績是13勝4敗)。

在Cashmere JV Basketball team 我經歷了很多,最棒的是隊友之間相互吶喊、加油的感覺,那種一群年輕人熱血拚命,在球場堅持到底。球隊教練曾說過:「寧願進攻時偷懶休息,也不可以在防守時站著偷懶。」這句話讓我知道”Defense”的重要性。還有就算坐在板凳時,我觀察到場下的隊友依然會提醒場上的隊友,在對方收球時衝上去盯人。

我們創造了許多不可思議的奇蹟,我們會拚命地追著球跑,會不惜衝撞地板或椅子也要去救球。有一場比賽在最後讀秒階段仍是平手,我們順利發球快攻,在人群當中隊友成功地投進3分的buzzer beater(壓哨球),大家都瘋狂似的歡呼著。還有一場比賽,我們一開始就落後十幾分,獲勝希望渺茫,一路輸到第四節,最後幾分鐘開始反擊,在倒數一分鐘左右,我罰4進4,確保勝利。現在想起這些,真是回味無窮呀!

在球季這段期間,我也度過了不同於台灣的冬天。譬如,外面的世界總是被皚皚白雪覆蓋著,我們在感恩節開派對、聖誕節全家在客廳拆禮物,還有新年在Mexican親戚家一起倒數計時等,時光匆匆,第一個學期在不知不覺中結束了。

然後,第二學期到來,全新的學期、課表和同學,我彷彿像是要重新來過一樣,去面對新的人與新的事物,但心裡想著好像也沒那麼糟吧!

春季時我又參加了另一項運動項目——Track

可能是英文能力變好的緣故,我並沒有特別的適應不良。但在揮別球季後,感覺自己的生活重心卻像是失去了什麼,我仔細思量,對了,那就是朋友啊!每天上課、放學、回家,幾乎沒有做任何事就回到寄宿家庭,心中感到挺孤獨、落寞的,一直到我加入了Track。

我在小學時曾參加過田徑隊,但那也經是5年前的事了。剛開始練習很累,完全跟不上,一度也很想放棄轉到棒球隊。就在幾天後,我開始練習Hurdles(跨欄),這是從未嘗試過的運動項目,有別於我熟悉的短跑,需要相當的技巧。漸漸地,我在Coach Simonson的指導下,學得很快,教練也稱讚我有天分,但幾次比賽中我卻都沒有拿到好成績,同時Shin Splints(脛前疼痛)也讓我無法好好練習。因為脛骨負擔不能太重,所以我只能調整訓練與技巧,也常常拉筋以便抬腿跨欄。但疼痛始終沒好,直到Spring Vacation的到來,獲得充分休息,並且聽從教練建議鍛鍊脛骨旁的肌肉,情況才獲得改善。

從此,我變得更強壯,動作也更成熟。在後續的比賽中幾乎每次成績都有進步,PR(Personal Record)也不斷刷新,最後Track季結束時,我得了10個PR別針,那代表我創下了10次新成績,那是110m與300m跨欄加起來的,連我也很驚訝自己的進步。此外,我也在田徑隊交到兩個好友,不僅一起練習,偶爾也會一起出去混,雖然他們都比我小2歲,有時有點幼稚,但我們還是很要好的哥兒們。

現在,我在美國交換學生期間的運動都結束了,但我不怕沒朋友,因為我們還會在放學後相約出去hang out。就在我寫此信的同時,距離哥哥和媽媽來美國已不到10天,而您也準備和媽媽去日本旅行,要好好玩啊!昨天看到Fb在說台灣有大地震,好險大家都沒事。哥哥現在也很輕鬆,因為脫離考試壓力了,有好多事正等著他去做呢!

而我現在還沒回來時,您已經開始擔心我回後的事了,幫我找學校提供相關資源等,雖然我還很迷惘,但您已給我好多選擇,減少我的壓力。謝謝您!

還有,很可惜您不能一起來Cashmere,來這個我和哥哥17歲的回憶,不過這也是因為有您的付出才會有這難忘的17歲記憶。謝謝您,我愛您,老爸!

Brad 6-2-13 9:28pm Cashm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