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私立靜心中學 胡景翔

「明尼蘇達?在哪裡啊?」這就是我看到寄宿家庭通知的第一反應,說實話,當時看到這個通知時,我的頭腦其實是一片空白的。一開始,我對當交換學生是很排斥的,我從來沒有離開家人這麼長的時間,更別說是獨自一個人去外國生活,面對不同的環境、生活習慣以及不同的語言,況且當交換學生就代表我得休學一年。後來經過父母的勸說之後,我雖然仍有些擔心和恐懼,卻還是填了報名表。在等待寄宿家庭通知的那幾個月裡,我一再的問自己這個選擇到底是對還是錯,家人的意見也是分歧的,基本上整個家裡除了父母以外都不太贊同我在高中時就獨自去國外。後來直到出門的前的兩個禮拜,看見其他的交換學生一個一個出國之後,我才終於沒有像之前那麼的排斥這個計劃,也漸漸的發現或許整件事情根本就沒有想像中那麼的複雜,到了出國那天,儘管仍有些不放心,卻還是帶著那麼些許的興奮來到了美國。

host family

我住在艾沃特,明尼蘇達,那是個一年中有半年都在下雪的地方,跟台灣天差地別,而我也因而得以體驗到冰天雪地的樂趣,也得以去體會暴風雪時的感受。這一年的冬天具聽說是幾十年來最寒冷的,也是暴風雪最多的,還記得最冷的時候甚至到了零下三十度,暴風雪甚至大到可以堆一個一層樓高的雪堆,而學校也多次因為暴風雪而停課,曾經有兩個禮拜只有上三天課呢!聽起來或許驚悚,但其實那段時間大概是我最享受的日子了!因為在下雪的時候,我得以嘗試堆雪人、滑雪以及最有趣的——堆雪屋等平常無法體會到的樂趣,更幸運的是,我因緣際會下跟一個挪威來的交換學生成為極為要好的朋友,因此所有冰上、雪上的活動都有個經驗老到的朋友來指導呢!

朋友們

我的轟家沒有任何的小孩,雖然平時稍微無聊一些,但是這樣就可以減少發生問題的機會,我的轟媽是一個非常即興的人,他天天都有不同的興趣,而且從來都沒有計畫,永遠都是非常的隨興,雖然這有時候會讓我有一點不習慣,但是他的這種隨意的個性卻也讓我可以體會做到各種不同事的樂趣,這九個月裡我嘗試了做木工、燒木頭作畫 (wood burning)等特殊的手工藝。我的轟爸則是一個非常隨和的人,他是小鎮裡面的志工消防隊跟救護隊,有時候半夜他還得去滅火、送人到醫院等等,我也因此有機會去他們的消防局裡了解救護車、消防車裡面的設備,甚至還穿上消防衣體會消防員滅火時的感受。

exchange friend

我去的是一個非常小,小到一整屆只有五十個人左右的學校。但因為我的學校人很少,所以跟同學和老師的感情就特別好,我在美國的九個月中交到很多的朋友,我們在中午吃飯時總是坐再一起聊天,有時候周末上也會約出去看球賽等等,其中令我印象深刻的就是去我那雙胞胎朋友家的農場那次,那是我第一次近距離的看到那大約兩三層樓高的收割機,也是第一次知道他們平常要做的工作,令我意外的是,儘管他們要做的事情比他們家的其他小孩更多,他們竟然從來沒有想過要抱怨,反而還很樂在其中。我另外一個特別要好的朋友則是住在我家的斜對面,我們是在校車上變成朋友的後來她拿到駕照之後,總是天天在我上下學,每次的球賽也都是她載我去的。跟朋友們相處的時光中,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我的生日派對,在我生日過後的周末,我的朋友約我去他家玩,而且說總共有三個人,我當下超興奮的,因為是我跟他們第一次約出去,我甚麼也沒多想就到了他家,結果才發現小小的一間房間擠了十二個女孩和一堆禮物,我才發現那是我的生日派對,自此我就跟這一整群女孩變成很好的朋友。

和朋友們一起慶生

除了跟同學熟之外,老師們也總是對我特別關心,他們常鼓勵我去參加各種校內外的活動以及比賽,我在美國的九個月中參加了繪畫、合唱以及數學的比賽,而且還有機會為學校的話劇演奏背景音樂以及為學校的合唱團當伴奏,這些都是令我難忘的寶貴經驗。而在眾多的校內活動中,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homecoming足球賽跟壘球比賽。homecoming足球賽是九月多的活動,那時才剛到學校不久的我,認識的人也不多,對於美式足球的規則更是毫無頭緒,去看球賽前我一直擔心會很尷尬、很無聊,沒想到身旁認識不久的同學很熱心的解釋場上發生的事,前半局看完後基本上已經了解大半的規則了,而身旁坐的那群女孩也成為我很要好的朋友;壘球比賽則是將近期末時才有的比賽,在此之前,我從來都沒有聽說過壘球,但是經過我的朋友一再的強烈推薦下,我跟我的朋友成為壘球的manager,也就是要負責記錄賽程,而且可以跟著球隊到處去比賽,雖然我從來沒有上場打過球,但球隊的隊員總是趁著空閒時間丟球讓我試著用壘球的手套去接,有一次假日我的朋友甚至教我怎麼揮棒,甚至耐心地等到我接到一個被打出去的球才結束。

美術課考試

我在美國的九個月裡,除了學校和轟家的活動,最難忘的就是社區的管弦樂團。每個星期二晚上轟家都接送我去隔壁鎮練團,那段時間永遠都是我一整個禮拜中最期待的時刻,樂團裡的每個人都非常的熱心,當我聽不懂指揮的指令時,他們也都會十分耐心地解釋給我聽,中間休息的時候也常關心我在轟家、學校過得怎樣,還鼓勵我參加春季的youngartist比賽,其中一個樂團的成員不但在比賽前指導我如何拉得更好,比賽結果出來之後更是告訴我要如何準備最後的獨奏音樂會,指揮也常常耐心的教我怎麼帶領整個樂團,讓我在最後的演奏會上留下最難忘的回憶。

總而言之,在美國的九個月裡面,我得以有機會挑戰許多不曾做過的事情,也交到許多很要好的朋友。在這九個月的交換之後,我發現對我來說當個交換學生最重要的兩點就是:不要怕嘗試以及不要怕尷尬,在美國的這段期間我嘗試了很多新的事物,包括有些原本內心是拒絕的事物,比如上台表演以及自己解決校內校外的事情等等,但之後我發現很多時候排斥只是因為對事情本身的不了解,以及對那幾乎不可能發生的「最壞打算」的恐懼,其實很多時候「船到橋頭自然直」,只要你踏出第一步,之後的許多問題都會迎刃而解;而同樣重要的就是不要怕尷尬,很多時候所謂的尷尬其實根本不存在,只是因為我自己想太多所造成的,只要厚著臉皮去忽視那些自己認為的「尷尬的氣氛」,很快地就不會覺得不自在與尷尬了。

朋友們

儘管我一開始我因為害怕、擔心而蠻排斥當個交換學生,但是經過九個月後,我發現只要直接的面對以及嘗試各種不同的挑戰,便會發現自己其實可以比想像中的勇敢,更會發現很多事情根本就沒有想像中那麼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