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立明德國中 陳瑞杰

時間回朔到2018年的二月,當時去了遠景安的辦公室聽了些關於當交換學生的事。但是壓根都沒想到自己真的會去當一個交換學生。其實在我真的踏入法國的領土前,我是真的一點想去的意願都沒有,甚至排斥到不行。當時的心態不外乎就是想要待在舒適圈,而且當時離會考只剩三個月,這給了我一個更適合躲避這件事的理由,而且也覺得光要考慮哪個國家就會想很久。我大概到了五月初才把那些文件處理完,後來決定去法國是當時我姐跟我媽提到了法國,剛好經過的我隨口一句:「我也去法國好了」,沒想到就是這樣的一句話改變了我接下來一年的生活。講完那句話後的十分鐘就開始後悔了,一來不知道我能不能適應那邊的文化,二來我連想上廁所都不知道該怎麼用法文表達,但我轉念一想,船到橋頭自然直,那些問題就也不是那麼重要了。

和其他交換生遊巴黎

大概從六月初的時候,我跟我姐開始上了基礎法文課,我們是從零開始。數字、日常用品、簡短對話還有自我介紹這些想當基礎卻很重要的東西。另外一件很煎熬的事就是等待接待家庭,就是求職的感覺,要把自己的介紹跟照片準備好,然後等待有接待家庭願意接待你。我姐跟我說到他交換到巴黎的那一刻,我就對法國瞬間充滿了幻想。但我去的地方叫做普萊賽 (Plessé),是一個在西法的小鎮,是一個非常鄉下的地方。我當時知道我的轟家在森林裡的時候,我有點愣住了,雖然知道交換生可能都會去偏鄉下的地方,但還是出現跟我姐比較的心態。

聖誕節去貝勒島度過

剛到法國的時候先去參加了文化營,遇到其他國家來的交換生。那時候大家都是很開心的在用英文溝通,但有時候玩牌的時候我們會用法文增加遊戲難度。文化營中大家會分成幾個班,早上在飯店裡上法文,下午各個班會去一些巴黎的景點。那是一個很開心卻過得很快的一個禮拜,結束的那天大家就要各奔東西,誰都不知道會不會再見面。四月底,交換機構舉辦了南法遊,去法國南部跟摩納哥一個禮拜。那時候的大家用著流利的法文講述著這八個月發生的點點滴滴。想起當初大家法文還只會基礎語句的時候,會覺得這八個月大家都變得很厲害了。在離開法國之後大家還是都有保持著聯絡,維繫著友情,或許哪天我們還會在巴黎相見吧!

我的接待家庭

我的接待家庭在森林裡,真的見到那棟房子時覺得驚喜。那是一棟木屋,有自己的游泳池,還有一片很大的花園。轟家裡有轟爸、轟媽、兩個轟弟跟一個五歲的轟妹。轟家其實有蠻多動物的,兩條狗、兩隻貓、家裡還有幾隻下蛋用的母雞跟好幾隻豚鼠。我的轟爸是一位造船人員,他的船總是在比賽拿到紀錄,他是個很酷的人,但他偶爾不太願意接觸亞洲的文化。轟媽是一位物理治療師。兩個轟弟一個15歲一個11歲,大轟弟嚮往亞洲生活,他會帶我溜滑板,我們有時候會一起玩電動 ,關於法文的問題我也幾乎都是問他。我會和小轟弟一起打羽毛球,但他很多時間都待在自己的房間跟他朋友玩電腦。我和轟妹處的較不好,可能因為年紀小,她會比較單刀直入的跟我說他不喜歡我,我跟轟妹的心結大概是我要走的前三個禮拜才比較化解。

跟轟家一起去迪士尼

轟家的活動我都會一起參加,十月的時候一起去了巴黎迪士尼,十一月多的時候去了轟爸在布雷斯特朋友的家 。聖誕節的那個禮拜,和轟家和轟媽和他們的親戚去了貝勒島。我很驕傲的一點是有一次我在家裡做了三杯雞,他們都非常喜歡。轟家很注重飲食,所以我每個禮拜的週末都吃很好。雖然我跟轟家有時候還是有些文化差異,十個月中有些的小摩擦,但我很感謝轟家為了我做很多事,像是台灣在過農曆新年的時候, 他們特別為了我去買了些中式的料理。當我感冒不舒服的時候,轟媽也給了我藥。希望哪天在我回到法國的時候我們還會再見面。

當交換生的最後一天,轟弟與他幾個朋友

從我的轟家坐校車到學校大概要花快兩個鐘頭。除了我之外還有三個交換生,一個德國人、一個美國人、還有一個紐西蘭人,但他們都只待五個月左右。我們在學校做的事跟其他法國學生其實有些差異,法國人文跟法文課的時候,我們會在後面學一些法文的文法或是常用的單字或句子,交換生也不會考像是自然或是社會的科目。學校附近有一個像是迷你青年中心的地方,裡面有撞球、桌球或是桌上足球……的機台。對我來說那是一個很好交朋友的地方,我本來就蠻喜歡也蠻會打撞球,所以在那裡交到很多朋友。這邊講一下,法國其實黑人蠻多的,所以我跟黑人交朋友的方式其實就是用撞球。贏了之後都會來跟你友善的握個手,期待下次再跟你交手之類的,那種感覺真的很好。我在學校裡有幾個偏好的朋友,他們會帶我去教室,跟我解釋老師剛講了什麼或是現在應該要做什麼。有一件有趣的事是我在學校有西文課,但因老師好像課堂上都在講法文,所以我常問同學說,老師現在是在講法文還是西文。我特別喜歡英文課,那段時間學法文的效率特別高,別的老師英文都沒有到那麼好。學校老師十分照顧我的,我法文逐漸進步他們都有感受到,也對我的成長感到驚訝,用十個月把法文講得像法國人一樣,我覺得很有成就感,他們也希望我以後能把法文保持在同個水準,希望我還能再回來法國找他們。

在法國的同班同學

這十個月我覺得我最大的收穫就是法文了,我覺得自己的法文進步很多,而且我也是個蠻敢開口講話的人, 我覺得自己有達到我對語言的目標。另外。我感覺我的世界觀被刷新了,從來沒坐過那麼遠的飛機,也沒接觸過那麼不一樣的文化。這次的交換我也做了很多從沒做過的事,第一次戴VR眼鏡就是在法國,也是第一次看到大麻★。當初只是覺得隨遇而安,出來看看世界,卻沒有想過自己會那麼喜歡那個地方。離開學校的那禮拜,大家也來跟我講我在法文的進步,也講起了這十個月經歷的一些事,也歡迎我隨時再回去法國。我的轟爸跟我講了些祝福的話,也跟我抱一下,而轟媽送我離開西法,雖然那一路上我想說的話很多,但我把它們都放在心裡了。 深怕我講了什麼又開始變得太情緒化,與轟媽做的最後一件事是法國最傳統的親臉頰。不到五分鐘我的火車就來了,回巴黎的路上我想了很多,從進遠景安辦公室到最後的親臉頰都想了一遍。這或許會是我人生中收穫最多的一年,也是充滿意義的一年。
★小編:交換學生不能抽菸、吸大麻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