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立西湖國中 曾馨平

時光飛逝,沒想到這9個月就這樣一點一滴的流逝了。第1天的經歷仍然記憶猶新,生疏的臉龐焦距在那條即將由自己獨自點亮的路上,因興奮期待而顫抖著的心情,踏上成長的不歸路。
我和轟家與泰國女生還有曾經待過這個轟家的日本女生與他的朋友(左下和右下)
老實說,這幾個月其實對我來說是有點帶著後悔的。從10月底開始,轟媽對我的態度開始變得不好,因為跟我同住的泰國交換學生突然改信基督教,對於都是牧師的我的轟家來說,能夠讓一個佛教徒改信基督教是他們莫大的榮幸。而我,說真的,我對於信教是沒有特定的想法,但是如果因為這樣隨便就信教也是挺不以為然的吧!所以有時候真的可以發現很多差別待遇,甚至還會翻白眼,最刻骨銘心的是她跟我要好的同學散播一些不實的謠言。當下我真的是很難過,到最後在壓迫之下,我決定打電話去給交換學生的機構溝通甚至哭得很慘。(機構的人說可以找他溝通)當然我試著改變情緒,只是宗教這部分我覺得是真的勉強不來的。(但我每周日都會上教堂,參與教會活動)在4月時,我覺得開始有些變化了,轟媽跟我的關係似乎是好了一些,至少,我也不像之前那樣唯唯諾諾,不敢跟她判定是非。但也因為轟家他們是負責青少年傳教的牧師,我也認識許多知心的好友,也參加許多我以前從未想過自己會有幸參與的活動。
在Prom時和兩個最要好的朋友合影
猶記在新學校的第一天,自己是多麼的陌生。不知是不是因為我是外國人,跟我談話的只有一點點的人。從第一學期到第三學期,像一條長長的階梯,一步一步地往上爬,慢慢的鼓起勇氣認識更多人,勇敢的搭話,其實我覺得自己也度過好幾層我不曾覺得自己能夠度過的難關。我覺得身在一個只有白人和幾個亞洲人的學校,(我倒希望能交幾個黑人朋友)若不是從小就住在那裡,其實種族歧視有應該是有的,幾個優越感高的白人曾經看我的態度唯唯諾諾而明顯的表達他們不喜歡我,我並不能說我沒有做出反擊,(基本上是我的朋友們聽到後直接衝去找他們為我打抱不平J)但我一開始就感受到明顯的敵意其實還是讓我挺受傷的。而不知道該說好還是壞,每一學期都會跟那個曾經對我示出明顯敵意的那個人同班,尤其是生物課!每次,老師排位置,別人的位置永遠都不同,而我和他,就是不管怎麼換,我和他永遠都是鄰座。(而且一張桌子也只能坐兩個人…只能乾笑心想可能老師想整我們)所以到最後,我也是豁出去了,索性直接找他講話,(雖然他臉都很臭)但是至少不會像以前那樣明明是鄰座卻充滿很多隔閡。現在事後回想,除了成就感,其實有一點後悔,後悔當時怎麼沒和他多說幾句話,畢竟,兩個人能從互相看不高興到能自在的談話,我覺得除了在這一年來是很珍貴的經驗外,在現實中也是難能可貴的。
一群總是一起行動的朋友們
在二月時,我體驗了我人生最好的一場旅程之一,即使我也才滿十六歲不久而已,可是我可以說,這場七天的旅程,是真的美好到回想時足以令人落淚的一場旅行。十月時,我看到美國ASSE的旅行團,有加州、佛羅里達、東岸大城等許多旅行團等著學生報名,我住在明尼蘇達州的北方,說真的,我好想出去其他南方的州看看,因此在許多的多方面考慮下,我選擇在二月時,也就是冬季最冷的時期,到加州去一探大城市及好萊塢招牌。(一直很想看那塊招牌)其他報名的人也是在美國做交換學生的人,所以我也想碰碰運氣看看會不會有中國人或是台灣人之類的,(當初對可能遇見的是中國人的感覺比較大)到了當天,凌晨兩點半就到機場,好笑的是機場燈都還沒開,也沒有人,只能乾等。之後通過安檢,飛到明尼亞波利斯轉西雅圖,(第一次去華盛頓州其實也很高興,當下到西雅圖還買了一杯咖啡應景)然後再轉到洛杉磯。不出我所料,我是從最北方來的,我是所有人中的最後一個,還遲到了將近半小時。上遊覽車,三十三個人映入眼簾,我當下早已覺得我這個遲到王可能會被怒視之類的,沒想到每個人都和我開心地打招呼,遲到的灰暗想法立即被揮掃而去。很多人來自西班牙、葡萄牙、德國,幾個義大利人、泰國人,還有捷克、哈薩克和烏克蘭的人各一個,甚至還有兩個人來自東歐國家但名字我連聽都沒聽過。後來,聽到一個很熟悉的聲音:「你會講中文嗎?台灣人?」隨著聲音的方向轉身,突然好像找到知己一樣,開心的點頭如搗蒜。找到一個年齡相仿的台灣女生,可能是這趟旅程最令我意外之外的事。這七天的旅程第一和最後一天可以說是搭飛機行程,所以其實在玩的也只有五天。但這五天我想也很充分的把整個加州都玩遍了,(缺點當然是超晚睡但超早起,因為行程很趕)去的地方大概就是那些加州有名的地方,所以我覺得整趟旅行的重點是在與這些人相處。帶團的領導人是香港華裔美國人,他的妻子是台灣人,也住在加州,因此他問我們兩個台灣女生要不要和他妻子見面。所以倒數第二天時,我們和他的妻子一起逛舊金山的百貨,她自掏腰包讓我們兩個女生一起搭計程車逛一圈舊金山的港口附近,(想必大家知道這計程車的金額…自己也不敢想像)甚至,當時差不多是春節時期,她還給了我們一人一個紅包。若不是「台灣」的緣分,我倆哪能享到這些?明明是第一次見面,卻有說不盡的熟悉感。在最後一晚時,大家一起坐在飯店的營火旁談心,聊著自己的理想,自己的家庭、人生等等,聊著聊著,一個心思細膩的西班牙男生就這麼哭了,大家也因為觸景生情,開始相擁落淚。誰能想到僅僅幾天的旅程就讓人不捨離開呢。最後一天,由於只有我一個是達美航空的,所以我被送到達美的入口,和大家最後的擁抱後就一人獨自進去了,可是機場再大還是能遇到熟人的,另一個我在整趟旅程沒有好好交流的西班牙男生的登機門在我的登機門對面,於是我倆開始暢談直到他找到他的同伴,再回到自己的州的前一課還能再交一個朋友也沒什麼不好的。回到轟家後,自己的嘴巴像是停不住似的,開心的急於和大家分享這趟旅行,如今各個回憶仍然在腦中揮之不去,忘不了那些動人的記憶。
加州的旅行團團體照
我的roommate(左至右:德國、義大利、台灣*2)
經過這麼多的風風雨雨,一年來我覺得增長最多的,是自信。我選了兩堂課,分別是Professional Communication和 Creative Writing ,簡單說就是演講和寫作,而我覺得和美國人上課跟台灣人的不同之處在於,你可以好好的表達自己所想的東西,而不必在乎他人眼光,在台灣時,說真的,我沒想過自己會有勇氣站上大講台處變不驚的完成我的演講,究竟是要有多少人的鼓勵才能走到這步,從這裡也可以看出這兩堂課的同學和老師給了我多大的鼓勵。回國後,有些人說我的眼光變得寬闊了些,的確,不可置否的,這一年真的可以說是人生的 一個轉捩點吧,對人處事都有了些許的改變,一年來,實至名歸。
最後一天的晚上一起坐在營火前聊天
我與我的朋友一起去雪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