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開平餐飲職業學校 李秉臻家長

念高中餐飲科的女兒學習的是西餐,所以很希望有機會能夠到國外接觸真實的西方飲食與生活文化,但是學校安排的海外實習課程,時間太短,恐怕會流於走馬看花,同時身為家長,我們也擔心小朋友在一個過於保護的環境下,並不能真正接觸到當地真實的餐飲與生活文化。而且,也覺得學校雖然強調語言能力,但在一個充滿自己母語的環境下,其實外國語文能力的提升是很受限制的,對女兒未來想到海外學習餐飲的規劃,目前的學校教育幫助感覺不大,正在躊躇之間,媽媽忽然想到是否考慮海外交換學生這條途徑。終於,先是媽媽開始搜尋海外交換學生的行程,另外,也開始跟女兒很認真的討論要去哪個國家交換。經過多方討論後,決定要去美食與時尚聖殿的「法國」交換學生,而這時候我們也決定了找「遠景安」幫助女兒圓夢。 在經過一連串的溝通與語言測驗後,我們開始前進法蘭西的準備工作,其實當時最主要的工作有兩項,首先是要有一份很有個人特色的個人資料,其中最主要的是小朋友的自傳,以及生活照剪輯。自傳部分,我們請小朋友自己去寫,因為自傳要先用英文撰寫,到時候遠景安再請老師翻譯成法文。畢竟只是高一學生,整篇自傳寫得並不深入,但女兒也拼湊出整個自傳主要架構,後來再由媽媽跟我一起協力幫她修飾文章內容,在完成文章內容後,還要女兒自行研讀,同時也跟她分析為何要這樣寫,讓她更深刻的體會到去法國應該要有的態度與目標。 女兒的自傳基本架構:首先就是稱讚法國是歐洲大陸的心臟,近代歐洲文明的重心,還有美食的天堂。因為法國人是驕傲的民族,從這裡引申出為何想到法國的理由。接著介紹女兒的人格特質,是一個充滿好奇,親切隨和的人,還有她學習餐飲並將以此為志業的緣由。最後,再拿出中華文化裡面的「家」這個字做代表,在家庭裡每一份子應該為這個「家」創造價值,而女兒也希望能夠在寄宿家庭裡扮演價值創造的角色,希望藉此提高女兒獲得接待的機會。另外一項要緊工作就是趕緊參加法語課程,但因為全無法語基礎,其實在出國前連法語的字母多念不齊全。 在12月將相關資料繳交後,經過侃忑不安的等待,再加上法國大選,排外意識高漲,當時非常擔心,政策改變會中止這項交換學生計畫,但這過程中遠景安一直給我們心理建設,提供過去的經驗讓我們了解。終於在六月的某一天,收到獲取接待的訊息。就了解,女兒應該算是該批申請法國交換學生裡最早找到接待家庭的學生。因為遠景安認為當時女兒的自傳寫得非常完整,連法語老師除了小改幾個用詞外,完全照我們的文章直接翻譯。同時生活照的部分也只要我們更換一張照片而已,所以可以很快獲得接待家庭的青睞。後來當我們跟住在巴黎近郊的接待家庭接觸時,轟爸也說他看到女兒的自傳與生活照後,沒有任何殘念,馬上就決定要接待女兒,而這個接待家庭已經有許多國家接待交換學生的經驗,他們的小朋友也多有出國交換的經驗,所以他們很清楚這個小朋友適不適合接待。而一份認真撰寫的自傳確實是提高並加快接待率的關鍵,而這個過程親子共同參與所產生的資料應該是一切順利的關鍵。 八月底,衷心期盼的一天終於來臨,女兒一個人拉著行李箱走進海關後,她開始了自己10個月的法國交換學生之旅。其實,轟家是有非常多年交換學生經驗的家庭,據說轟爸還是法國PIE的長年義工,在出國前遠景安一直告訴家長,雖然很疼惜自己的孩子一個人出洋萬里,而且現在通訊軟體非常發達,要跟孩子說話非常容易,但還是建議家長不要太常跟孩子聯繫,畢竟孩子是去住在人家家裡,尤其初來乍到,一定有許多習慣與觀念的差異,孩子如果因為一時的不理解或不適應,就很容易造成自己跟轟家的困擾,所以建議家長最好一周跟孩子聯絡一次即可。但女兒的轟爸說的更實在:他說來到法國就是要學習法語,而學習成功的關鍵在於要先切除孩子跟母語的連結,並建議我們平時不要跟孩子聯繫,甚至是中文社群軟體的使用多要禁絕,並建議我們最多一個月跟孩子聯絡一次就好,最後要我們相信他,只要可以這樣做,孩子的法語應該會有長足的進步。看到轟爸這麼專業的建議,個人也深表認同,雖然媽媽跟外婆很不忍心,但除了剛開始半個月每週連絡一次外,第二個月頻率就降到一個月一次,甚至到了聖誕節後,除了重要的日子,女兒會主動跟我們視訊外,我自己幾乎忘了還有個女兒在法國交換學生。其實,這樣的作法我覺得非常好,因為女兒剛去法國連字母多念不齊全,但在轟家嚴格的全法語環境的要求下,有次女兒在跟我們通訊時,剛好有同學經過用一長串的法語跟她說話,她也很自然的作了很長的回應。後來,當她回台時,轟姐也來台灣打工遊學,看她們兩個的對話,已經有日常會話毫無障礙的能力。 記得,在耶誕節前,女兒曾稍微透露,有次轟媽很嚴肅的跟女兒說,她對法語的學習不夠用心,因為她一直不參與轟家聊天聚會,就算參與也不主動談話。尤其那時候,學校歷史老師也批評女兒上課不積極問問題,不夠主動,讓人搞不清楚對學習的內容到底懂不懂,轟媽也被叫到學校跟歷史老師談話。那時候,聽到這樣的情況,一開始我們也覺得是否轟媽不歡迎女兒,才會這麼嚴厲,甚至考慮跟遠景安反應是否要換環境,但女兒告訴我們希望讓她自己去處理,雖然她也覺得很痛苦,當聽到女兒這樣要求時,我忽然轉念就說:轟媽應該不是不歡迎妳,她應該是希望給壓力,讓妳能夠改變自己的態度。後來,她就很積極的參與轟家的家庭談話,不再被動的回應轟家的詢問,同時也跟著轟媽到處走,不斷的修補與轟媽的關係,後來女兒說她跟轟媽的關係比以前好很多,甚至在結束交換學生生活時,轟家還帶女兒去參訪巴黎的餐飲學校,希望女兒將來可以到巴黎念書,他們很願意再繼續接待,從這件事看出女兒堅強的一面,更重要的是在出國前,遠景安的輔導老師,一直要家長跟小朋友在面對問題時,一定要先讓小朋友自己去調適並解決問題,這樣的提醒,女兒這樣小小年紀居然有聽進去並實現,想想真的很讓人意外。 其實,在聽到轟家對子女的教育,還有對女兒課外生活的安排,可以感受到法國人對教育這件事的看法真得跟東方人完全不同,例如:轟姐念的是設計、轟哥念的是軍校,轟妹則是馬術學校,但每個小孩看起來就是很有自信,很有想法,不像東方小孩只知道好好念書,考個好學校,這樣單一化的學習目標。所以在轟家,女兒跟轟爸去參加合唱班,跟一群熱愛音樂的人一起唱歌,並作戶外表演,而且在回國時,知道女兒學的是餐飲,還送她一本食譜,這可是道地的法國食譜呢。還有,她也跟著轟妹去當地的馬術學校學習馬術運動,看她在馬背上的英姿,騎著馬跳躍欄杆的自信。看到這些影像,還有聽到女兒回來後,才告訴我們說有次她的馬兒忽然受到驚嚇狂奔,連帶的造成另外兩位朋友的馬也受到驚嚇,結果三個女孩同時從馬背上摔下來,雖然很痛,但她們也笑成一團。這樣的豁達心態,心裡在想:如果留在台灣,她還能夠接觸到這些學習經驗嗎?答案很清楚:絕對不可能!因為我們沒有這個文化,同時也沒有這樣的環境,唯有到國外,以居住生活的方式,才有這樣的機會,這跟台灣學校安排的走馬看花式的海外學習旅遊課程,絕對無法做到的深度。 所以當結束十個月的交換學生生涯後,我覺得女兒在許多思想上產生了很巨大的轉變,例如:她以前會很執著於某些事情,但現在她會試著根據外在環境的轉變,去調整自己的心態,並用更長遠與成熟的眼光來看待。而且,也比較能夠看懂父母所作安排的用心,而願意收起青春叛逆的心態,去思考並溝通相關的安排,並且知道為什麼要這樣安排。再來就是更清楚自己未來的學習的需求,例如:當轟家帶她去參訪當地知名餐飲學校時,她很清楚指出這不是她想要的學校,因為那個學校對於外國學生只提供英語教育環境,但她想要參加的是當地法國人參加的學習課程,所以她開始蒐集當地教育學習資源的相關資訊,為將來再次前進法蘭西預作準備。我想這就是海外交換學生課程對孩子對大的轉變吧!也期盼女兒未來的道路能夠走得更堅毅、肯定與順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