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市立安定國中 黃麒安

美國,一個遙遠的國家,雖然沒有悠久的歷史,卻有著多采多姿的文化。我就對這麼一個國家產生了莫大的憧憬,所以就逞著一股血氣之勇,以「有志者事竟成」為銘言,認為不管是英文,甚至是西文也能以意志力,克服語言上極大的障礙。但是夢想與事實總是有段距離語言,宗教和文化上的差距,也並不是一天就能跨越的,可是這也正就是我來到美國的原因。 在剛抵達美國時,語言的高牆就在我的旅途上造成了阻力。美國的海關說英文速度真是快到超出我的想像,廣大的機場映入眼簾的盡是無數的英文告示,機場的廣播也以極多且極難的英文單字轟炸我的耳朵。當時,我終於感到英文,這有著悠久歷史的語言,並不是我那只能維持幾天的微薄意志力就能理解的高深學文。但當我費盡了千辛萬苦,到達了我暫時的家,俄亥俄州後,更難的挑戰才真正開始。 美國的課程,都是從基礎教起,並且強調所謂的親身體驗,所以實驗課在美國也是一門學分。尤其是數學,對美國人來說是很頭痛的一門科目,所以數學的教學速度和深度都不會很難,而瞭解「邏輯驗證」的演繹過程在美國是一個很重要的數學學習步驟,因此幾乎是每一題,老師都會很有耐心的慢慢證明一遍。 美國歷史是很特別的科目,在美國高中,世界歷史並不是一門必修的科目,但是自身的歷史可就不能不了解了,所以短短三百年歷史涉及的範圍可比台灣所教的中國五千年歷史還要廣,即使是一個小小的戰爭在美國舉足輕重的地位。歷史記錄片在美國也被視為一種學習方式,像南北戰爭,第一次世界大戰,第二次世界大戰,冷戰,越戰…等等,學生們幾乎都是在強烈的聲光效果下學習完畢,成果真是意外的好。 英文,一門最令美國人頭痛的科目,當然我也是。在美國的英文就有如台灣的中文一樣,教的並不是 one,  two,  three 的數數兒,而是各種的詞性判斷、修辭用法、特殊句型、高深文法、俚語…。等等,種種的「新」式英文就映入了眼簾,使我們這些英語外行人真不知該如何是好。但新穎卻也不會雜亂脫離課程的教學,也是美國老師的長處,所以英文課時也能很輕鬆的度過。 在美國,大家的假日時間一定都是焦距在電視機前,或者他們所養的寵物,而在例假日時,美式足球,這美國的全民運動,絕對會陪伴的他們度過每一分每一秒,如果遇到冠軍賽時,整整三小時都會無怨無悔的付出,只為了目睹一場精采的美式足球賽。 後院也是美國郊區的一大特色,所以除草也是定期要做的工作之一,但後院可大可小,在越鄉村的地方,後院的面積也會越來越大。有時更會比房子還大,除起草來,可不是一兩個小時就可以完成的事,所以除草在美國也是一個可以賺些零用錢的工作。 在課業之後,美國的家庭生活方式和升學壓力重的台灣,有著極大的不同。在美國放學後並不是一頭就栽進書堆,而是在後院裡和寵物或者朋友一同享受童年的快樂時光。晚飯也和飲食清淡的我們有著極大的差別,是很道地的美國風味,多油、多鹽,並很好吃。總而言之在美國的生活,和台灣的生活有著天壤之別,不但沒有升學壓力,放學也課以盡情享受人生,同時英文也能進步,這樣來說美國真是好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