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形容語文的學習有如燉肉,需要慢火燉煮方能達到軟嫩入味的效果。冠傑從小學開始就進入正式的英文學習系統,到國中畢業階段看來,應付升學課業考試應該是沒有問題,但是我們知道語言的熟捻運用「環境很重要」,在台灣要有一個完全英文說聽讀寫的自然環境確實是不容易尋找的。從小至今孩子因有父母當後盾,相對的對個人生活自理能力就比較弱,我們也曾懷疑,他必須前往一個陌生的國度,面對陌生的人事物,要自己打理生活,要自己一個人搭機前往一萬公里遠的美國,中途需國際線再換國內線轉機兩次、近24小時的飛行航程真的可以嗎?國際交換學生這行程真的能適應他嗎?一連串的不安、擔心、不捨,不由自主的在心中迴盪著,他如果不適應那怎麼辦?遠在美國,有事情時我們無法立即支援協助!我想這個問題是所有為人父母都有的擔憂吧!但想想…孩子離開我們身邊應該是遲早的事,就當他提早來臨了吧!內心如此安慰著自己。

出發了

說起這個計劃原本也是媽媽比較熱衷,冠傑只是一貫的配合媽媽說甚麼他就做甚麼,當參加了遠景安機構的英文能力測驗剛好一次過關,他又繼續忙他的國中基測準備,隨著時間一天天的過去,再加上寄宿家庭也一直沒有配對上,他成行意願也一天天降低,直到已經辦妥高中報到、開學,期間也參加學校英文資優內部甄選也考上了,雖然短短開學一週但孩子發現班上的學習風氣、同學的相處,是他從小學、國中至今最令他滿意的一個班級了!9/4我們接到遠景安通知,恭喜我們配對成功,但因須配合美國開學時間,我們必須立刻辦理休學,並且在十天內要出發。孩子因為太喜歡英資班的同學所以非常不捨。孩子的意願是最重要的因素,若他無意願我也不會勉強他,在此關鍵時刻表哥給了他一個分析和鼓勵,表哥告訴他:雖然明年回來同學都變學長了,但這個機會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有的要好好把握!去體驗、學習一個不一樣的人生階段,才讓他改變意願重新調整心情迎接所有接續而來緊湊的節奏。一連串緊湊又匆忙的出國行程,美簽面談、訂機票確認機位、準備行李、和寄宿家庭聯繫視訊認識、準備見面禮、辦理美國的手機門號……等等,還有辦理休學手續。

當一切準備妥當,9/15如期的將他送上飛機,其實是我們不安遠大於不捨,經過了將近一天一夜的轉機飛行,他終於順利的抵達了,轟媽發來信息說他已順利抵達,但也累癱了正在昏睡中,轟媽隔天還貼心的安排在家工作陪他,以削減他的不安,在此真的感謝寄宿家庭的愛心與付出,其實削減的不只是兒子的不安,更削減了我們父母的不安。時差的關係他昏睡醒來後第一次半夜和他通話,他一直說好冷衣服都穿不暖,想說是剛從30幾度的台灣飛到10來度的美國威斯康辛州的關係吧!後來才發現原來是衣服穿得太寬鬆當然不保暖,心想這麼簡單的道理都不懂,他真的有辦法自理生活嗎?不免又開始擔憂了!到了凌晨1點多正要進入睡夢中,又接到電話,他說:帶去的美金旅行支票及較大額的現金都找不到了!當下!腦筋一陣空白,睡意全消!也不敢責罵他,只有耐心溫柔的提醒他,一起回想在台北整理行李時,媽媽叮嚀的過程與放置的原則,還好經過十分鐘後仔細的找到一遍終於找到了!此刻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心中的不安與憂慮,又開始浮現,不知道!接下來又會是什麼事要發生?

到八年級為他們介紹台灣

還好隨著到學校報到、選課、參加了最愛的管樂團,每天上課、運動、練樂團充實又有規律的生活著,一連串的節日慶祝,冠傑16歲的生日、萬聖節、感恩節、耶誕節…等美國的重要節慶的到來,讓他體驗了不一樣的文化,轟媽為她親手做的蛋糕、布置萬聖節及採南瓜、現買現砍的聖誕樹又是一大新鮮事、第一次除草、第一次剷雪…等。冠傑會把生活點滴PO上FACEBOOK讓父母了解他的近況,加上2~3週我們會跟他SKYPE網路視訊,終於讓我們夫妻倆慢慢的放下了所有的不安和擔憂,這乃拜科技之賜!學習期間冠傑有機會代表學校參加低音號獨奏比賽,由區再到整個州一關一關的過關斬將,加深了他對低音號獨奏的信心。下學期時學校樂團舉辦了一次5天4夜的旅遊,帶樂團同學去紐奧良參加行進管樂年會,體驗美國的熱鬧踩街活動,藉此機會冠傑和同學之間的感情因旅途中朝夕相處,無形中大家的默契與感情又更加深了!日子在很快的就到了學期結束的時候,要離開美國返台的最後這一週,寄宿家庭又為他舉辦了營火趴!讓他跟同學玩得盡興,也受同學之邀去參加了大型的車庫趴(車庫內有遊樂器材、撞球桌、健身器材),而回程的機位他也早在兩個月前就自己先確認完畢,兩週前又做了再確認並先上網劃位,這些小事已經不用我們擔心了!

回家了

冠傑回國後,我觀察到他變得比較自動,妹妹說哥哥變得比較陽光,例如:他說英文課要趕快安排去上課、主動回高中詢問恢復學籍事宜,並且把復學手續該如何辦理、需要哪些證件、父母是否要到校…等都搞清楚了,再告知我們並約定日期,請我們一同到校辦理復學手續,並回班級和同學打過招呼!商借同學的筆記準備要先預習高一課程,平日我和太太上班時冠傑也會主動照顧妹妹,為他們準備早餐、午餐,幫忙做家事!真的讓我深深感覺他真的長大又懂事了許多,因為他跟我說美國高中畢業後就必須獨立自主,他的同學中絕大部分的人從十年級開始,就要打工為自己的大學學費生活費做準備,父母也就比較不再從旁協助,也就較容易養成了她們的小孩提早學習獨立的生活態度吧!所以亞洲人這樣由父母負責到大學畢業的算是幸福的,冠傑是這樣認為!這應該是學習語文的主要目的之外的另一種收穫吧。

其實回顧這一年,從一開始的猶豫休學一年中斷課業的學習,會不會對他有甚麼影響,會不會影響升大學考試?種種疑慮不安,又擔心他若不適應,不僅學習效果全無,他痛苦父母也憂心,就算中途回國又無法立即恢復學籍復學,如何安排他的學習課程這是一個更大的問題,這會變成事一個「賭」嗎?最後到看他完全融入了美國高中快樂的學習生活中,才慢慢理解這些擔憂都是多餘的。我們深信這份成就也要歸功於當初冠傑本身有意願接受體驗與挑戰,所以當孩子碰到任何問題時,他就會自己去尋求解決之道,真的沒辦法就請求轟媽協助,他清楚轟媽雖然是它的美國期間的監護人,但畢竟不是自己的親媽媽,而且美國人對自己的小孩在獨立性上都有相當的要求,所以他必須更激發出他的各項生活本領。所以如果要問我們,我們對於冠傑這一年國際交換學生的生活,有甚麼幫助?或是對他將來大學、出社會就業有沒有幫助,我目前尚不敢斷言,但是我們可以肯定的是冠傑這一年來的成長,我們是感受在心裡、看在眼裡!我們更感謝所有給予冠傑協助的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