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市立文昌國中 楊正碩家長

去年孩子正在迎接惱人的會考,無意間接收到鄰居麻吉的訊息,告知我他的三個小孩都到美國交換學生的精采生活,原本的計畫是想要等孩子大學畢業再讓他去美國留學。結果一切是計畫沒有變化快,跟老公溝通後,我積極的在兩周內就完成所有的資料,其實當時鄰居給我的訊息是太晚送資料了,今年沒甚麼機會的,可能要等來年。非常幸運的,我們竟在1個月左右就收到遠景安通知有轟家選上我們,簡直比中樂透還開心,麻吉還說「你真是個最明確,最快速下決定又幸運的媽媽」。 接下來還有好多事…準備出國證件不說,買禮物給轟家之前先去打聽美國人喜歡中國味的東西,所以去浙江時採買了絲綢類的絲巾、中國服、中國結、錢幣,故宮買了一些小禮物,還有鳳梨酥,轟媽很愛,還PO上FB,真可愛!出國前總覺得似乎有好多事要跟孩子講,覺得時間越來越不夠用,好像要把女兒嫁出去前要教會她所有事的心情一樣。 離出發的時間越來越近,我就越忐忑,反而孩子表現很沉穩,不知是不知道怕還是真不怕,就在出發前幾天我寫了e-mail給轟家,孩子也藉由FB與轟家聯繫,我覺得一切都是哪麼幸運。有一位大園高中的姐姐跟正碩在美國剛好是同一所學校,因此在這10幾個小時的旅途中,剛好有個伴可以互相照應,真是老天幫忙,讓我的擔心稍微減緩了一些。 所有的忙碌只是身體的忙碌,真正心靈的掙扎是從此刻才開始…當孩子背著背包與行囊走入通關道時,我的眼淚已在眼眶中不聽使喚的打轉,但我仍強忍著淚水,不想讓孩子看見,因為我告訴自己,應該為孩子祝福。當孩子走到我們看不見的地方時,我跟大園高中姐姐的媽媽一轉身兩個相擁而泣,那是到現在孩子仍不知道媽媽不捨的眼淚。之後我都無法成眠,因為時差,擔心孩子半夜會打電話來求救,一直到半夜2點,電話真的響了,孩子在那頭告訴我…「媽…飛機跑了」我慌了,問他怎麼辦?他說「要等下一班飛機要四個小時」。突然想起Tony曾說過「要讓他們自己想辦法,這也是一種人生體驗」,我只好強忍著心裡的慌,用我的破英文打電話給轟家說飛機”DELAY”,等到轟家回E-MAIL告訴我平安接到孩子了,才算是心中石頭落了一半,也很感謝轟家在機場外面多等了4個多小時。 正碩真的是一個幸運的孩子,轟爸轟媽對他真的比我們對他還好,把他當自己的孩子,轟爸出差回來給轟哥及正碩都買衣服,也教會正碩開他的吉普車,還帶著正碩去撿木頭,教他打高爾夫球,這些都是在台灣不太可能有機會接觸到的。 轟媽是一個超溫柔的媽媽,每天還幫正碩準備去上學的午餐,學校社團活動結束時間再晚轟家也會去接,轟哥還每天載正碩去上學,真是由衷感激一切。學校老師甚至還開車帶著孩子們去芝加哥玩3天,我也經常提醒孩子要學會心存感恩,也要珍惜擁有的一切一切…還有一隻雪納瑞也是正碩在這10個月中一直真心陪伴的老狗,她也是家中重要成員之一。 孩子剛去時每天都會問我好多問題,我想這是他15年來問過我最多的問題的一次,也是跟我講最多話的一次,其實我內心是開心的,因為我覺得孩子跟以前不一樣了! 漸漸的日子一天天過去,約3個月左右就很少跟我再SKYPE,我跟老公討論這種現象表示好或不好?爸爸的分析是這樣的「這有可能表示他已經適應生活,很平常過日子,沒有甚麼特別要說的事」。我接受這樣的說法,我都不敢問他英文聽得懂嗎?因為我曾告訴過他「這一年去美國不要給自己壓力,當成是去交朋友」,所以我只問他「過得好嗎?」「有沒有哭」,他回答我說:「我沒有哭,過得很好」但是我卻哭了… 有一次,他告訴我美國下暴雨,他跟轟媽轟哥一起躲到地下室,轟爸那時不在家,在醫院工作,我問他怕不怕,他說不怕,頓時我覺得他長大了… 剛開始……我能感受到他語言溝通的障礙,他不說,但我知道…他最大的轉變在於開始參加學校的籃球社團,他開始期待,並且結交朋友並傳他跟同學的合照給我,那時我就知道他已經融入了。 在台灣的我老是被問到有沒去美國看孩子,我知道我要忍住,但總會從外國影集去思念及聯想在美國生活的孩子,直到孩子終於要回來了,我卻又開始擔心起來了,我問他:你一個人搭飛機轉機怕不怕,他還是告訴我……「不怕」,我真的覺得他變得好獨立,爸爸說:連他自己都欽佩孩子可以在陌生的外國人家住了10個月,還能獨自一人坐了20幾個小時的飛機回到台灣,真的是經過了不同的考驗。回到台灣後發現孩子最大的轉變,是他願意主動跟你談話了,會積極發表自己的想法,想法也跟我的思維不同,讓我很驚訝,不再像以前只是沉默住在這個類飯店的家。 轟家給我寫了封信,說正碩這10個月中,文聽力與溝通進步超多,也很Enjoy正碩在轟家與他們相處的日子,要我們以正碩為傲,正碩說他真的太愛美國了,有一天一定還要再回去看轟爸媽。 前些日子,我們全家去東京旅遊,搭機詢問及溝通都是他出面處理,他沉穩任事的表現已讓我完全不用再擔心他了。 真的!要感謝的人太多了…轟家、遠景安、TONY、我的鄰居、陳老師、郎小姐、美國的老師,我只能謝天……謝天……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