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新竹女子高中 蔡孟庭

在疫情的延燒下,本來決定放棄這次出國的機會,甚至已經通知轟家和交換機構,但隔天一大早收到的一封轟媽暖心的電郵,卻是使我義無反顧地踏上了交換的旅程。


星期五當晚,10月8日,歷經了將近5個月的漫長等待,我拿著簽證及各項重要資料踏出了啟程的第一步,原本以為申請簽證就已困難重重,後面就會是風平浪靜,沒想到在桃園機場就卡關。當時地勤人員因為我的挪威簽證是電子申明,沒有簽名或蓋章,無法有效證明其為挪威當局所發,因此不允許我上飛機,看著他們謹慎地連絡來聯絡去,甚至還打電話至荷蘭,我的心也是不安的飛上飛下。眼看再10分鐘就要登機了,航空公司也半推半就地將我送上飛機,但是冒著很大的風險――我有被遣送回台的可能。在飛往荷蘭的15個小時內,我緊張得無法入眠,整趟旅程只能用坐立不安來形容,所幸最後荷蘭的護照檢查人員根本沒多問,還親切地跟我說:「你好!」。接著我登上了荷蘭飛往挪威的班機,順順利利且心無罣礙地到達了奧斯陸。


領完行李後,一出閘門就看到了期待已久的轟家。雖然之前有跟轟家通過視訊電話,但畢竟人生地不熟,心中緊張的小蝴蝶也是狂亂地飛舞著。一見面當然少不了一個大大的擁抱,接著轟家也就熱情地帶著我前往我即將居住的城市:nes på hedmark。一路上雖然我沒看到甚麼景色,因為前面的奔波已使我舟車勞頓,加上對被遣返的恐懼使我在飛機上無法入眠,因此我在車上倒頭就睡,但一下車看到的綠地、農田、廣闊的湖泊Mjøsa 和入秋轉黃的樹木枝枒,我心中的喜悅之情不禁湧上心頭。居住在人機荒渺的鄉村和大自然Face to face一直是我的夢想。


開頭的前幾天,也就是隔離的那10天,大多是熟悉環境、認識轟家和調整時差。我很幸運地遇到了很好的轟家,有轟媽、轟爸、轟弟、轟妹和兩隻轟貓貓。剛開始的幾天我因為還不習慣當地氣候,即使才初秋根本還沒入冬,但我已冷到瑟瑟發抖,而轟弟和轟妹有一天非常暖心的等我從廁所出來後,躲在門後,手裡拿著羊毛襪和羊毛大衣。轟家也時常帶我出去玩,看電影、溜滑板、游泳、吃冰、攀岩、木屋旅行……等等。而我在因緣際會下也認識了兩名交換生,來自比利時的Toon和荷蘭的Florien,並和他們成為了非常好的朋友,每次和他們交流,就更加體認到所謂「世界觀」的重要和有趣之處。


學校方面,我因為比較晚去的緣故,也很幸運地在去學校之前就擁有了班上少數同學的snapchat,可想而知那群人後來變成了我最好的朋友。開學的第一天我依然記憶猶新,因為那天是今年入秋的第一場雪,雖然不能和零下20度的大雪相比,但也夠使人興奮的了。從開學第一天的緊張,但現在已能在全班同學面前用挪威文報告,雖然說不上流利,但對於這樣的進步我也是心滿意足了。在班上的同學裡面,我也認識了一群好朋友,其中又有兩三個更為親密,吃午餐一定是聚在一起,放學或假日也時常到彼此家裡過夜,小遊艇一日行、登山行、雙人瑜珈、吃冰、打排球、打籃球……甚至是高空彈跳,在一起的我們總能擦出各式各樣的火花。


入冬之後的挪威可說是又黑又冷,大部分的挪威人除了從事戶外運動的時間外,像是滑雪、溜冰等,其餘時間都待在家裡,也難怪我會覺得鄰居很少,一入春才發現原來附近還是滿多人的。12月到1月的挪威,就是出門時是黑的,回家時還是黑的,一天的日照可能只有5、6個小時(取決於緯度),早上起床是最煎熬的時候,因為灰暗的天色實在讓人想倒頭睡回去。但除此之外,挪威的冬天也是非常迷人的,白雪靄靄的大地像是童話故事裡一般,細碎綿密的雪花灑落臉頰,彷彿有人拿著羽毛輕輕撫過,新鮮乾淨的雪的滋味,更是有一股沁甜的美妙。


今年冬天我分別和朋友及轟家嘗試了越野雙板滑雪和高山雙板滑雪,更在轟弟和Toon的帶領下挑戰了單板滑雪。不論何項都是我的第一次,因此我當然是醜態必出,但我在滑雪上的進步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第一次和轟家到Sjusjøen滑雪時,我只敢待在小小的兒童坡上,第二次終於鼓起勇氣登上了大坡,但轟爸得用兒童護繩拉著我,第三次我可以在大坡上從頭到尾走完只摔一次,第四次我和朋友去的時候,我竟然可以完全不摔!!!(雖然練習時還差點撞上樹)


挪威的聖誕節是非常重要的一個節慶,所有學生和大部份上班族都會有聖誕假期,除了製作薑餅人、擺放聖誕禮物和聖誕樹等一般習俗外,挪為人更是有他們獨到的慶祝方式。從12月1日到12月24日,電視上會撥出Julekalendar,也就是所謂的聖誕日歷,每天一集,直到平安夜就能收穫一個甜蜜又溫暖的完整故事。另一個挪威的習俗是,相傳每片土地都住著nisse,一種小精靈,他們原本在自己的土地上安居樂業,但人類卻掠奪他們的土地興建房子和穀倉,所以他們就開始搗蛋,使農作或牧品敗壞死亡。有一天,一個農家婦女不小心遺忘了吃剩的燕麥粥在穀倉,隔天回去看時,燕麥粥被吃完了,但神奇的是農作和牧品竟然沒有被破壞,所以那名農婦就每天都放一碗燕麥粥,直到有一天燕麥粥沒有被吃掉,但農作和牧品也完好無缺,人們覺得可能是nisse吃太飽了,因此後來就改成一年放一次燕麥粥,人們還會得到禮物作為回報。


5月17國慶日是挪威另一個重要的節慶,這時候人們會有國慶假期,通常男男女女都會穿上挪威的傳統服飾,會舉辦音樂會或是遊行,更會有高中生各自組成的Russ buss遊街活動,但今年因為疫情,大部分活動都取消了。今年的國慶假期我和轟家和Toon一起去了挪威南部轟媽姊姊的小木屋,我們去了附近很多大城市像是 Lillesand和Kristiansand,更是去了挪威西部美不勝收的Geirangerfjord、Trollstigen以及Dalsnibba。真正到了國慶日當天卻是有個小小的插曲——下著傾盆的大雨呀!!!不過挪威人才不會被天氣給打敗勒,我們穿上防水夾克,傘也不拿了,一群人就在雨中玩闖關遊戲,有打靶、射飛鏢、湯匙傳雞蛋以及我的最愛——水槍大戰!!!雖然國慶日美中不足,但可是別有一番風味呢。


這一年來,我學習到了比過往16年學到的課本知識更重要的東西,如果說上學是學知識,那交換就是學做人。換了一個環境,新的人、新的文化,以及多出很多很多的課餘時間,這些都能幫助我覺察我以往沒發現,甚至想都沒有想過的自我特質,像是我在台灣總是被人們視為有主見、會表達的人,但在挪威卻常常被轟媽問為甚麼我都不表達自己的想法,或是以前大家也認為我很積極主動,但卻被轟媽問為甚麼都不主動。雖然在當下難免會覺得被誤解有點委屈,但轉個念想想,這不就是文化差異所激盪出的美麗火花嗎?歐洲的個人主義社會和亞洲的群體主義社會相比,雖然差異極大,這些文化差異也使我歷經了不少心理上的波折,但文化沒有對錯,這不就是我當初文化交流的目的嗎?這一年的我,在心靈上變得更加成熟,也更加的了解自己,而當我能完整的接納自己,不論優點或缺點,接受所有的情緒,不論好情緒或壞情緒,我變得更強壯也更有自信,更能面對未來路上的挑戰。今後,我仍舊有出國交流的念頭,還不知道甚麼時候,也不知道哪裡,但我在這一年的洗禮下,已經很清楚我的方向,而我也會一步一步的朝著我的目標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