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還記得去年一接到寄宿家庭通知的那一刻,心中百感交集,印象很深刻。驚喜,是在漫長焦慮等待後突然接到好消息;雀躍與感動,是知道國外有一個與我素昧平生的家庭,在看了我的資料後願意接待我;不捨,是想到之後將要離開家人與朋友近一年之久;還有一點焦慮,不知道這趟旅程會碰上什麼樣的考驗;但是最強烈的一股勇氣,告訴自己終於有機會實現夢想了,我一定做得到,一定要好好把握這得來不易的機會。

咻!行前兩個月一下就過去了。 告別了家人朋友 我帶著一件大行李和一顆準備好的心 出發了!

文化營——世界比想像中大
一大早,我的班機抵達法蘭克福。首先迎接我的是異國文化營。文化營的成員們很多元。有的來自墨西哥的,有的來自巴西,來自義大利,來自日本,還有來自泰國的,來自台灣的就我一人。 我和兩個泰國女生同一間房,很快的我們就成了朋友。那時候,我們之間的共同語言只有英語,多數的德文都說不是很好,大概只停留在自我介紹和基本對答階段,要用來聊天還差地遠。所以我們討論什麼都講英文。其中,音樂真的是最容易所小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感的東西。但是其中一個泰國女生,pond,英文說得不是那麼好,常常需要另一個幫她翻譯。往後幾天的文化營,當大家都比較熟落後,她卻還有一點溝通上的困難。我再一次體會到語言的重要和音樂無國界的道理。而我一直以為在這種「國際場合」,只要有英語就沒問題的觀念也在之後文化營第一週後被打破了。
文化營中有半數是歐美學生,另一半則是亞洲學生。有一天下午,Larrisa,一位很親切的巴西女生邀我和她的朋友們一起出去走走,我很開心地答應了,結果一群學生出去,有巴西人有墨西哥人有義大利人,一開始我還沒注意他們的共通點,直到…他們自然地用他們熟悉的語言聊著天。天啊,西文一句接一句,我意識對他們而言西文比英文更親切!我突然有種當局外人的感覺,後來他們也意識到這點,結果大概為了我,全部改說英文… 後來仔細想想,西文不愧是世界第二普遍的語言,在南美洲很多地區西文是主要語言,北美也有些地區能通西文,而歐洲很多學校上第二外語,也一定有西文這個選擇。哪天真的到了中文和英文不能通的地方,會說西文一定很管用吧。
語言真的很重要。幾次上課期間,因應不同的主題,來自各國的同學們分享著自己的國家、城市;日本同學告訴我們有關日本學校穿制服的事,例如有些私立學校男同學會穿西裝打領帶,這在南美洲學生眼中似乎是很新奇的事。來自巴西的學生則談到社會上販毒的問題,還有貧富差距之大,晚上走在路上很小心之類的事。感覺以前從書本或報紙上得到的事,現在經由一個當地人親口說出,這種感覺特別真實特別有感觸。聽完他分享故事,感覺好像親自體驗了在地生活,不過以後應該不敢單獨去巴西旅遊了哈哈。經過那兩週文化營,得以和世界各地的朋友進行交流,真的讓我見識到世界是多麼大,而我只是一個在世界一小角生活的人,世界上其他角落還有很多很多跟我同年齡的人,正在過著不同的life style 以不同的模式思考著 學習著我可能想不到的事 做著不同的夢 或者正在實現他們!
現在站在旅程的終點往回看,過去幾個月每一個階段都有不同的感受和不同的回憶,想到都忍不住笑了。
還記得剛來到轟家第一天大家都好熱情,轟爸轟媽很有心特別為我辦了一個Welcome BBQ,邀請不少鄰居朋友來我們家烤肉聚會認識新來的成員。我們就在自家花園升起營火,大家圍坐成一圈吃著喝著有說有笑,玩到很晚。還不時有人跟我自我介紹找我聊天,記得那天聽到好多名字,我都微笑握手問好,結過隔天幾乎全部都混成一團了。這是我第一次體驗到德國人的熱情。
我和轟家一直相處得很不錯,大概是我的個性和他們家比較match的關係吧,即便前幾個月處處都比較謹慎,但是在他們家我還是能感到自在。我真的很幸運能夠遇到一個對的轟家,他們對我也真的很用心。轟媽有一次還對我說:你就像我們家領養的第三個小孩一樣(因為我是黑頭髮,亞州面孔)聽起來真窩心!

市集&嘉年華──生活的調味品
時間一轉眼來到了秋天,放秋假。德國一年四季都有各種大大小小的市集和慶典,名目特別多,有的只在大城市,有的遍布各個小城鎮。誰覺得德國人生活乏味沒創意的來逛一遭德創意市集印象一定會改觀。德國市集主題很豐富,冬天,有聖誕市集;春天,夏天有嘉年華和復活節市集;秋天則有遍布個小鎮的Kerb;其中穿插在這其中的地方小型Festival更是不計其數。 我的秋假過得很精采,多虧了我們鎮上為期一周的Erweller Kerb,讓原本沉靜安逸的小鎮變得好瘋狂好熱鬧。市集位於鎮中心的廣場,每到傍晚市集開始,廣場就像活了起來個個攤位開業,旋轉木馬,碰碰車,霓虹燈閃啊閃,一會兒就站滿人群。從我們家院子還能聽到遊樂設施的音樂聲和人們喧鬧的聲音。大人們聚在一起暢飲啤酒聊天,小孩玩得不亦樂乎,原本到晚上七、八點就會感覺有點冷清的街道頓時好多人來來往往。平時沒見到的人應該全都在這次的市集中現身了,大家都很投入這熱鬧氣氛。我想那真是我們小鎮一年中最熱鬧最精彩的樣子。我和轟妹算是Kerb的常客,幾乎每天到了傍晚就往廣場跑。好玩的是每次去都會碰到不同的熟人,小鎮雖小也有它的好處啦。逛來逛去就這麼幾家店都看不知道幾回了還是逛不膩,同樣的幾個遊戲攤位,不知道怎麼的也玩不膩,大概是因為能在我們鎮上玩到這些東西是很難得的事,物以稀為貴嘛,再加上有轟妹和朋友們,玩得更盡興。這是我第二次深刻感受到德國人務實中帶著熱情和一點瘋狂的個性。

難忘的聖誕節
說到德國的聖誕節,那應該是一年中最溫馨最盛大的節日了。幾乎整個12月都充滿聖誕節氣氛。小從家家戶戶的聖誕擺設,聖誕月曆等,大則每個城市舉行的聖誕市集,市區布置,還有每個城鎮都有一顆屬於他們的聖誕樹。聖誕節前一天我們把轟外婆接到我們家和我們一起過節。自從轟外公過世後轟外婆就一個人住在老家,她的子女常去探望她,但是轟外婆很獨立,不想麻煩他們,直到幾年前身體還很硬朗會自己開車採買日常所需。聖誕夜那晚,我們享用了一頓很特別的聖誕大餐(Raclette),一家人說說笑笑感覺很溫馨,我感覺自己好像已經融為其中一份子。聖誕夜這天讓我想起往年的除夕夜,一樣是個家人團聚的日子,節日背後的故事雖不同,但結果卻有異曲同工之妙。晚餐後,我們一起坐在客廳,熄燈,點蠟燭,唱起一首首聖誕節的歌,例如Heilige Nacht, Oh Tannenbaum…為這個夜晚又多添加了一點歡樂。
最棒的時刻是聖誕樹下拆禮物。我已經好久沒有在聖誕樹下得到驚喜 這種感覺像是把我拉回童年 在一次體會那種單純的興奮。 其實禮物本身是什麼已經不是那麼重要了,重點是和轟弟妹一起拆禮物,得到驚喜的感覺。不過…聖誕夜拆禮物? 怎麼感覺好像有點怪?記憶中的聖誕禮物不是聖誕夜睡一覺醒來,隔天早上才出現的嘛 怎麼會是聖誕夜就開禮物呢 事後問轟爸才知道,原來德式聖誕節和美式聖誕節不一樣,不是我們提前拆禮物啦。 德國的「聖誕老人」是在12月6日那天就來拜訪送禮物,而美式聖誕則是在聖誕夜那天,所以聖誕夜這天我們不用等聖誕老人來送禮物給我們,聖誕樹下的禮物都是家人或親戚送的!

隨著新的一年到來,我的語言似乎也進認到另一個境界。比起一開始一直有想講英文的衝動,雖然那時稱不上流利但大致上已能用德文溝通了。這要多虧學校同學常跟我講德文,上課也天天聽德文,還有轟家的無條件地幫忙。當然,自己的努力也是少不了的。因為沒有特別去語言學校,我於是利用放學後充裕的時間自學,學文法,背單字,寫文章等。在德國自學德文的一大好處就是──任何人都是老師!我寫完的文章,轟妹、轟弟、朋友、同學們都可以幫忙更正。這樣一來,我就能知道自己錯在哪裡,可以改正。於是,今年四月我報考的歐檢B1,果然如轟媽所料,順利地通過了!這樣不只是對爸媽有了交代,也實現了對自己的承諾。
現在寫這封信的同時回想這一切,這一年過得好充實,又好不真實,一年如一夢。當初還好做了一個對的決定,才有現在這麼多美好和難忘。雖然現在和地球另一端的家人和朋友們分隔兩地,但是我們還是會時常聯絡,寫信或視訊對方,分享各自生活中發生了些什麼。我想,我們之間的友誼一定經得起距離與時間的考驗,維持很久,就像這場德國夢,會伴隨我走過接下來的考驗,一路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