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任何人可以阻止我再去追求自己想要的東西。
我再也不想當一個無視自己夢想的人。

有些人說當交換學生很難,也許金錢、語言和勇氣都是你的阻礙,但是完成夢想有很多方式,完成所有夢想的唯一共通點是不要放棄任何你想做的事。

不說就不會成長
我剛好抵達德國的那天是德國的國慶日,除了對德國人來說意義重大也是即將改變我人生的第一天。我記得我轟媽見到我時她用德文問我是否會說德語,我回答他:「Einbisschen(一點點)」他欣喜若狂的樣子深深的印在我腦海裡。我到德國之後的三天轟媽他們就幾乎不再主動對我說英語,除非他們要解釋的字我很難懂那麼他們就會解釋。我的三個轟弟轟妹們都是幫助我學習德文的好幫手,他們才十二歲(是的,三胞胎),他們講出來話是很白話的,並不那麼地艱澀難懂。我的轟家是全德國唯一會糾正我說德文的人,也許其他人覺得糾正他人是個不禮貌的行為,所以他們大部分只覺得反正聽得懂就好了。我自己有時候在講的時候就覺得自己文法明明有錯,但也不知道從何改起。我認為最有效的學習方法就模仿別人說話,他的口音、語氣和說特定某句話的時間點,那麼自然而然就可以不用查字典也能明白對方大概再說什麼。重點是一定要頻繁地去和別人交談,真正拿紙記下來背並不是那麼重要,如同母語,我們也是在和別人互相交談中學習著運用自己的語言。在德國幾乎每個城市都會有一個學校叫做「Volkshocschule人民學校(簡稱VHS)」,在那有很多進修課程讓一般民眾都可以報名,有點類似台灣補習班的制度,但是這個學校他有點特別,因為他和政府是有關聯的。這個學校收費便宜,而且對於一般學生要來這裡進修他們只收半價的學費,還有外籍勞工者可以向Job Center申請免費上課程,政府會提供你免費上課到B1的程度,連昂貴的考試費用也包含在內。因此我在這裡認識了一群人,他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每個都有自己想要留在德國的理由,每個人雖然時常說自己國家是個大災難,但是一有空還是會回到自己的國家去,一個他們永遠放不下心的地方。波蘭、義大利,突尼西亞、敘利亞、伊朗、伊拉克、哥倫比亞、塞爾維亞、波希尼亞、土耳其、羅馬尼亞和俄羅斯,他們讓我理解這世界還有更多的事情等著我去明白,各國不同的風俗民情。大家都對我非常友善,即使每天在德國高中上完課之後又像在台灣一樣去「補習」,我從來沒有覺得厭煩,老實說一開始是轟媽希望我去上一期這個課程看看,沒想到我上出興趣,一直從十二月上到五月底。六月底去參加了B1的考試,考完最後一項測驗口說時,心中壓抑住的喜悅瞬間宣洩了出來,我從來沒有這麼有自信過。回台灣後一個月收到了成績單,口試拿了滿分一百,寫作滿分二十我拿了十七分,聽力與閱讀一向是我最擔心的部分,沒想到我竟然超越自己模擬考的成績,滿分四十五我得到四十四分。 當然我希望自己再更加的努力,因為這是我喜愛而且又能做的好的事。

海德堡

沒有血緣關係的家人
說起來我曾經很有可能會和轟家擦身而過,這輩子都不會遇見他們,更別說住在他們家。我的轟媽在被她的好朋友不斷的說服之下轟媽決定成為接待家庭,原本已選好的泰國女生早已被人選走,正當轟媽打算收山時,德國機構GIVE把我的資料拿給轟媽看,之後轟媽決定要接待我。到我快要離開德國時轟媽才和遠從台灣來德國找我的姊姊和媽媽聊對我的感覺,從剛開始到最後。她一開始很不確定我來德國的目的,其實除了學語言和體驗生活之外我並沒有特別訂下什麼目標,在一天一天相處的日子中我們一起摸索著,轟媽教了我很多生活上的事情,還有怎麼煮菜跟做蛋糕。轟媽交代我的事情我都努力的去做好,派我每兩個禮拜獨自刷整間浴室,清除地毯上的毛髮及塵埃等。在台灣幾百年才做一次的事情在德國我每天都在做,帶著狗狗喬西出門散步,即使下雨也得撐著傘去。大概過了三個月後熟悉家裡的環境和他們的習慣,很多事情都會自己主動去做,主動洗水槽裡的鍋子,主動掃地拖地,從來不拒絕帶狗狗散步,即使這是轟弟轟妹們都不想做的工作。不過大概在中期時我有了一種不想回這個家的念頭,我跑去參加課後活動,一星期有三天七點回家,其餘六點。假日則和朋友出去玩,到了長假期更是和朋友安排自己旅行。我和轟家的互動變少了,轟媽對我說出對彼此都很傷的字眼,她說她覺得我把這裡當「旅館」。轟媽非常注重家庭互動,因為在台灣我們家並沒有那麼多人,一下子我住到了有三個小孩的大家庭裡,有時候走在家裡一直撞見其他家人讓我反而有點不自在,一直到最後都還不是很習慣。 在別人眼裡我和這個家是完美的配對,但我們花了很多時間去磨合,轟媽也跟我說過如果我真的過不下去我可以換寄宿家庭,因為她能做的都做了,也就是說剩下的是我該做的努力了。 家庭互動這方面我從增加和轟弟轟妹們相處下手,我總是跑去轟弟的房間問他要不要跟我一起看電影,我還教了他們怎麼玩撲克牌。我比以前更主動做家事,總是跟在轟媽的屁股後面問她我需要幫忙甚麼,有一次我還跟轟媽一起在她的菜園裡面工作了整整三個小時,她非常感動,因為我們轟家連轟爸都不願意幫忙她,別說是小孩們了。 到了後來我和轟家的關係越來越好,而說再見的那天卻默默的逼近了。 在我離開的前一天我收到了一本書,是我在德國的所有生活點滴都被做成一本紀念冊,只屬於我自己的。 我在讀他們寫給我的信時,甚至因為不捨的難過情緒沒有辦法念完,請轟弟代唸。

第一次和朋友出去看電影

能和朋友相遇就是一種幸福
我永遠記得我站在公車站等公車,有一個女孩走過來向我打招呼,而我卻不知道她的名字,連她的臉我都沒有印象。而這個女孩成為我在學校第一個認識的德國人朋友,因為她,我認識了更多人,下課再也不用一個人坐在長凳上看著轟弟妹們打桌球了。我一開始只會基本的德文,所以和他們聊天我都在旁聆聽,他們也不會主動和我說英文,除非我聽不懂時我要求他們說英文他們才說。我在學校認識了三個交換學生,而他們都是我最好的朋友,也讓我多了三個這輩子一定要去的三個地方,泰國、法國和義大利。 因為大家都是女生,所以很快就成為無話不談的好朋友,雖然我們德文都不是頂尖的,但是我們卻都能了解彼此在說什麼,也許是處境相同,所以都成為彼此解決困難的好幫手,一起出去玩,還有一起做了很多瘋狂的事。 在我生日的時候,我邀請了我的朋友們來參加我的生日會,自己做披薩、提拉米蘇、鮭魚蛋炒飯,還一起包了水餃。 在學校其實我們最常聊的都是和課業有關的內容,我偶爾也會談談自己的國家,當然差異之處總是令他們瞠目結舌。 因為一開始擔心語言能力不好,所以很少主動和人攀談,但是在教到第一個朋友之後,我開始很踴躍的去和別人打招呼問候,問對方叫什麼名字,回家後高興的跟轟媽說我今天交到了一個朋友。 把朋友的朋友也變成自己的朋友,就這樣我在空堂的時候總是和朋友坐在咖啡廳裡一起做作業、聽音樂和聊天。回憶起我們曾經一起度過的時光,讓我止不住在和他們道別時不捨的淚水。 再見,會再見的。

生日會所有朋友大集合
和轟媽獨自到奧地利薩爾茲堡旅遊

遙遠的星球
我想翻遍所有的「旅遊書」都無法真正去體會住在德國的感覺,一個離家八千里的地方。在德國的第一個月完全不會想家,到了第三、四個月後才真正體認到自己真的住在這個地方,而且過像當地人一樣的生活,並不是旅行,自然看事物的角度和一般的旅人有所不同。我曾經覺得自己身在另外一顆星球,我和所有東西的格格不入,別人也把我當異人一樣看待,為此我經常陷入莫名的憂傷。後來才發現其實很多時候都是自己心態的問題,也是和家人聊了一聊後才好了許多。
在這顆遙遠的星球上住了很多對社會都有自己一套看法的人民,很多來自其他星球的移民也在此為自己為家人為未來的未來奮鬥著,很多對生活精打細算的人民,很多有著環保意識很愛護動物的人民。 當我要離開德國時,心裡有個嘆息的聲音:「又要離家了」在我不知道的時候,隨日子一天一點一滴的累積,這段日子占了我人生很重要的一部分,這顆遙遠的星球成了我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