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聖節的時候去6th street,大家都打扮得很奇怪,奧斯汀有一句名言”keep austin weird”

第一次聽到交換學生計畫的時候,我不敢相信天下竟然會有這麼好的事情,好到不像是真的。因為在我個人的認知裡面,以為去外國讀書是富家子弟或是頂尖資優生的專利而已。剛開始時還一度以為這是詐騙集團的新花招,但我爸一直試著說服我,還帶我到一位前任交換學生的家裡,分享他當交換學生的經驗,聽過之後我慢慢開始相信這項計畫,也同意去美國當交換學生了。

我的第一個家庭是在德州奧斯汀,出發的前一天我才知道我的目的地,連接待家庭父母的長相都沒看過,就這樣子出發了。我先飛到了洛杉磯再轉機,到奧斯汀的時候已經是當地半夜12點左右,心裡開始擔心說會不會這都是一個騙局,搞不好下一秒警察會問我在這做甚麼,然後跟我說我不應該在這,再叫我搭XX飛機回到台灣來……

我走到機場的大廳,四處張望看東西,這裡對我來說都好新鮮,美國的人、美國的機場、美國的商店、美國的地板……每個都好不一樣。然後,我突然看到有一群人站在一起,手上拿著大大的一張板子,上面寫著“ASSE”,這時,他們轉過來看到我和手上的ASSE背包以後,就開始向我招手。我本來還以為這些全都是我的「新」家庭成員,後來才知道,還有三位日本的交換學生,也在同樣的時間抵達,之後有一位有亞洲長相的“先生”走過來,告訴我說他是我的接待爸爸,這時我才鬆了一口氣。

從機場回家的路上,我們和另一位法國先生和一位日本交換學生坐上同一台車,我本來還以為我們都住在一起,後來才發現,其實那位法國先生是我接待家庭爸媽的姻親,他們家裡也接待了兩位交換學生。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是半夜兩點左右,看到為了等我而睡著在沙發上的接待家庭媽媽和另一位交換學生,同時,他們也忽然醒來然後轉過來,開始跟我簡短介紹他們自己。

跟接待家庭和他們幾位親戚一起去聖安東尼到的水上樂園玩。

其實我的接待家庭父母都是從越南來的,正確來說,越戰的時候,他們的父母帶著他們逃過來,當時才一兩歲而已,由於他們是在美國長大,說的英文也很標準,所以,我就沒有很擔心口音的問題了。我的接待爸爸是三十五歲,在IBM上班,我的接待媽媽是三十一歲,有醫學碩士的學位,但是基於個人喜好,在一家豆腐店上班,這點真是嚇到我了。我的接待哥哥也是一位交換學生,來自韓國,但是當時實在是太晚了,所以我們簡短聊一下就去睡覺了。我們的家不算大,接待家庭也不是有錢人,但是我們都有自己的房間,這點還不錯。我躺在床上,想說不管怎樣,一年以後我都會回到台灣,只要再睡三百個覺,就可以回去台灣了,說服自己不要擔心,結論是,真的很好用,我過了三天以後,真的一點都不想台灣了。

第二天,我的接待家庭爸媽都出去上班,他們讓我和韓國學生互相認識,我發現這位韓國的交換學生還蠻有趣的,我們馬上變成好朋友,彼此也有更深一層的認識。隔天,我的接待家庭爸媽告訴我們說,他們有親戚要從休士頓過來造訪,共有五個人,我當時真的有點緊張,因為那是我第一次要和同年紀的人說英語。他們來我們家住了一星期左右,我發現他們都是蠻好玩的人,剛開始遇到我都不敢說話,但是他們很開朗,所以我就漸漸融入了。

我的接待家庭真的超好的,他們很喜歡出去玩,再加上當時還算是暑假,沒有課業需要擔心,所以幾乎每一天我們都有去不同的地方玩。我們第一個星期就去到聖安東尼奧的一個水上樂園玩,那是一個比奧斯汀大的城市,人口在德州僅次於達拉斯,雖然奧斯汀是德州的首都,但是我居住的城市人口是德州的第四名,這點跟台灣差好多。

文化營上課的前一天,我還遇見了在接待家庭媽媽姊姊家的兩位交換學生,一位來自中國,一位來自日本,就是我在機場遇到的那位,他們人也都很好,我才發現原來中國人並不是我們台灣教的這麼壞,有一些是真的要自己出去體驗才知道。之後,我們的文化營就開始了,裡面有十七位交換學生和兩位老師,交換學生大部分都是亞洲人,三位來自日本,六位來自中國,兩位來自南韓,三位來自泰國,兩位來自捷克,還有我,來自台灣。說真的,文化營真的是在玩的而已,每天早上上課,下午就都去認識奧斯汀,我們也有去聖安東尼奧,托我接待家庭的福,大部分的地方我們都去過了,我也交到很多好友,但是,過了一兩個月後大家都要分散了,前往不同美國高中, 而我的美國學校生涯也就要正式開始了。

CHS最快的四個speed cuber,一直忘記拍照,搭上飛機前三個小時跑到學校拍的。

我的學校叫做John B. Connally High School,是由一位德州的州長命名的,學校有兩千多個人,所以,算是一所大學校。我每天只要出門走十秒鐘就有校車坐了,因為校車就停在外面巷子的轉角而已。我的學校很多元,學生來自有從世界各地來的,因為是在德州,墨西哥的學生很多,光我們學校就有七八百位墨西哥學生和其他南美洲國家的學生,有五六百位非洲裔美國人,和相同數字左右的白人,加上有兩百多位亞洲人,而大部分亞洲人都是從越南來的。

剛開始我沒辦法完全聽懂老師在說甚麼,但是能聽懂的就聽,下課前就問一下同學那天的作業,後來我才發現有些同學根本就不知道到底有沒有作業,雖然我知道有,所以之後我就相信自己的聽力了。其實大部分的人都很開朗,也都會主動幫助我,老師也會對我特別好一點,尤其是我的英文老師,他改我的作文時,都會比較鬆一點,但該做的作業和閱讀還是要做。我在數學和物理方面,被班上的人當成天才看,美國的理科方面比台灣的簡單蠻多的,所以不用怎麼擔心。在學校我最喜歡的一點就是我們可以自己選課,同一門的課程有難或普通之分,程度超前的學生也可以先修高年級的課程,還有很多不一樣的課程可以選修,我當時選了English II, World History, Art I, Pre-Calculus, Physical Education, French I, and Physics,這些課程全都是依我個人的喜好選的。

奧斯汀首都裡面往上看的景象,超壯觀的。

本來我想要轉到長期的接待家庭以後,再選修一些不一樣的課來試試看,結果過了一個月左右,地區代表就告訴我說,我找到家庭了,他們寄了新的接待家庭資料來給我看,一打開來看,就看到是我第一個接待家庭的資料。剛開始以為是ASSE弄錯了,就拿著信去問我的接待家庭媽媽,然後她看著信,才告訴我說他們決定要留我一年,我當時真是超興奮的,因為我很喜歡奧斯汀的環境…。

學校方面也就比較認真讀了,因為課程都是自己選的。我重讀了十年級,加上很多課以前都學過,所以讀起來相對的輕鬆多了也快樂多了。我參加了science olympiad, Chess club課外活動和一個我忘記名字的數學比賽,後來放學後也都去網球場打網球,因為我的到來,學校玩魔術方塊的人突然暴增了好多,其中有四位平均在25秒以下的人。我們一遇到相同課程的時候,就會聚在一起玩魔術方塊,然後旁邊的人看久了,就跟著開始學,真的蠻好玩的。

我們去休士頓的NASA玩,很值得回味的一趟旅行。

這一年裡,去過休士頓和聖安東尼奧好幾次,本來有計畫要去科羅拉多州的,但是,後來因為別的事情而取消了。我發現住在亞洲人的家庭也有額外的好處,那就是我們過年的時候,都會收到紅包。我的接待家庭也帶我到很多地方玩,但是,我發現越後面課業越重,所以,有時候就沒辦法跟他們一起出去,現在想起來有點後悔。

去了一年以後,我發現我的人生觀變了好多,自己也說不出哪裡變了,但是,周遭的人都發現我變得不一樣了,去美國當交換學生真的很值得,所以,現在我要好好讀書,以後用自己的錢去美國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