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rensburg High School

直到現在,我仍認為交換學生這一年的經驗是我人生中最好的投資。每當回想起「零」到「滿載而歸」的這段日子,總是有一股非常濃厚的情緒在心頭交纏。這一切不是憑空出現,但也不難如登天,每一個細節都是一個轉折點,端看你如何運用這些機會。

當初會加入高中交換學生這個行列也是經由某大遊、留學機構的介紹。經過自己一陣子的資料搜索與思考,才開始向家裡提起這件「大事」。對於民風比較保守的台南而言,我不但遭到父母的反對,更被為數不少的同窗投以懷疑的眼光。當時對於這個方案已頗有研究的我便努力的從不同角度切入,試著解釋自己的看法與預期的效果。當然,對於家境只算小康的我們而言,自然要考慮清楚利弊得失,不然花了大錢卻未達預期效果,豈不是太冤枉了嗎?在無數次的辯論與談論後,我總算軟化了父母的堅持。當時正值重要的初三衝刺時期,家人要我先好好讀書,等三上讀完、確定直升資格後再談。成績還算不錯的我,以全年級第五十九名取得這所台南名校的直升高中部資格。在第一學期結束前我已向高中交換學生機構安排了英文測試,也以不錯的分數通過。於是,我的下半年在學校的直升教材與一堆英文資料中渡過。

所謂的「高中交換學生計劃」是提供給十五歲以上到十八歲以下的在學學生到美國、英國、加拿大與其他國家就讀當國公立高中一學年之正式課程,一學年結束後,學生必須返回母國。若欲在外國繼續升學,必須另外提出申請。這個活動是完全自費,活動執行費須一萬元美金,還要再加上學生個人的生活零用金,並不便宜。但所收到的效果遠比純遊學要來得好很多。語言程度的培養不是待在國外玩一、兩個月就可以有突破性的進步,一定要留在那個環境三個月以上才能達到成效。一次的遊學頂多停留兩個月,十幾萬元的花費是極為正常的。試想,一年的特別學習、成長經驗與更為流利的英文,用三十萬來換,是否更為經濟又有價值?而學生將來所住的接待家庭、城鎮與就讀的學校也是外國那方面決定的,學生並沒有自主權去選擇。一般而言,台灣學生會被分發到小城鎮、較沒有犯罪問題、較沒有華人的地區以達到學英文與文化交流之目的。當然學生也要努力適應新的環境,沒有父母親在身邊,事事得靠自己。這樣一年下來,除了語言上的進步外,自己的思考、獨立度、價值觀等等也會有很大的改變,這正是此活動的主要目的。這和一般的大學留學生為了學位而出國有很大的差異。

Warrensburg High School

以我過去的經驗,我深刻的感受到國人對於這個活動的不瞭解,尤其是資訊較沒台北豐富的外縣市地區。一般人總以過去「大學留學」或「遊學」來看待這件事,更不相信一個初中剛畢業、十五歲的小女生能在陌生的國度、不同的語言、新的家庭成員、朋友、學校,甚至是與中華文化徹底顛覆的美國大陸上生活一年。更有許多同學們認為我沒有必要自費到國外讀一年在台灣不被承認的學分。我回國後雖可回學校繼續升學,但要從高一讀起,比同年齡的同學晚讀一年。同時,我也必須在人際關係上重打基礎,課業也會因為一年未接觸而有點生疏,比直接和同學們升上高一還要來得辛苦些。

在我自己的想法中卻認為趁著造塑力佳、學習能力頗強的時期,花一年學習並體驗不同的文化與環境能對自己的未來有幫助,也能藉這個難得的機會瞭解其他國家的青少年們都在做些什麼。對我來說,這不是浪費,而是培養自己的能力。透過文化交流,更能讓我以另一種角度反觀自己與中華文化。在家人的支持與自己的堅持下,帶著大家的期望,我毅然、平穩的一步步的走到離國前的最後一刻。於是,我走上了這條與眾不同的路。一年後,我更是滿載而歸的光榮回國。當然,這其中攙雜了許多的辛酸。

「高中交換學生」在台灣已被較多人接受,但大眾仍以觀望的態度居多,加上有些不法詐財、國外社會犯罪事件與留學生意外的媒體報導催化下,使得許多和我一樣正值青春年華的學子們錯過了這個不一樣的成長機會。我衷心的建議有興趣的學生們,如家中經濟能力許可,不妨考慮一試。我從父母的態度轉變中更加確定我的決定是對的。天下父母心,那有不為子女擔心的父母呢?想當初他們堅決的反對態度、出國前的不捨與擔心、節慶時寄台灣名產給我的美國同學、與到現在逢人就提起這件另他們感到驕傲與值得的經驗,我知道我做了一個足以影響我一生的正確決定。

從小我的個性就非常開朗外向、也較同年齡的學生來的早熟些,喜歡嘗試不同的事情,更喜歡結交朋友。這些特質讓我在美國的這一年中收穫不少。不易服輸的個性也讓我督促自己、猛讀那本本厚的像電話簿又密密麻麻的美國課本,最後不僅參與了眾多的課外活動,更拿了非常耀眼的成績。在美國讀高三的我,畢業時還差點拿到榮譽畢業獎牌。其實我也是靠著一步一步的努力與真誠的態度去經營這一切。在那個高中裡一共有一千個學生,其中包含了九個交換學生,而我是最受歡迎、最活躍的交換學生。這麼說自己是有點驕傲,但這也是大家給予我的肯定。在這一年的學習中,我各方面都改變了許多。我會懂得用較寬廣的心去觀察身邊的人事物,也會經常自己思考反省,同時任何事都主動自己動手處理,學習給予別人幫助而不是依賴別人幫助。當碰到一些日常的問題時,我會用「為什麼他們會用這個方式解決問題呢?」的方式來反問我自己,並尋找有利的答案,所以從中我真的學習了許多也成長了許多。美國的文化與我們的當然有許多的不同,多聽、多看之後,自然會有一個比較,這樣可自己的見識有所增廣,也增加了一些不一樣的價值觀。我有很多的想法和經驗願意跟有意接受這類磨練與成長的朋友分享,讓更多人能參與這項活動。我覺得台灣的學生真的很需要去看看其他文化中的青少年,給自己一個機會,用另一種角度來重新衡量這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