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變裝舞會,中西傳統大車拚!

我的女兒舒庭從小就是個活潑、積極、具有領導力且多才多藝的美少女,對各方面的學習都保持著高度的參與感,不論是在學業、舞蹈、演說等均有不錯的表現,令身為父母的我們既放心又有榮譽感,對於她想做的事情我們都全力支持。

在舒庭讀高一時,班上有一位藉由扶輪社轉介來的日本籍交換生——米谷同學,因為舒庭當時是班長,所以照顧、協助米谷的工作就自然而然地落在舒庭身上,這也開啟了女兒想當交換生的夢想;但因為高中生緊湊的生活讓她只停在想而未付諸行動。

升上高二時班上又有一位到過芬蘭當交換生回來的同學,舒庭和他請教過當交換生的相關資訊後,更堅定她想當交換生的意願,但因為當父母的我們希望她能先讀完高中再出去,以免學業被中斷而無法一氣呵成(當時也沒弄清楚以高中生的身分出去較易有接待家庭願意接待),孝順聽話的女兒也聽從我們的建議,先拚課業去了;沒想到這一蹉跎,等到她也順利升上大學,回頭想做當交換生這件事時,才發現——年紀太大了(舒庭要申請時已經19歲了),好多國家都不能去,在緊張期盼中還好聽從湯執行長的建議,選擇了到法國去當交換生,而更神奇的是,在法國竟然也有轟家願意接待女兒,讓女兒終於能圓夢。

Mt. St. michel和hostgrandma 出遊

為何說是神奇呢?呵!因為照理以舒庭這種在國外算已成年的年紀,應該是不會有家庭願意接待她的,但她轟家願意接待她的理由竟是——他們怕吵,不喜歡太小的小孩,寧願選擇有點年紀的舒庭,這也難怪,女兒的轟爸才26歲,轟媽才24歲,和快20歲的女兒比起來,簡直就是兄姊而非父母了。

做中國菜給homestay品嘗

就這樣女兒的交換生生活正式展開了,聰明懂事的女兒在法國遇到了這輩子好多的第一次,第一次要和年輕的轟爸媽過著寂寞無人可對談的三人行(轟爸的英文不好,要女兒學好法文再和他溝通,轟媽雖略懂英文,但因是學校宿舍的舍監,所以常不在家),第一次要早起趕搭計程車(轟家地處偏僻離城鎮較遠)再到市區搭公車去上學,第一次要獨自處理生活中的大小瑣事……雖然過程有很多挫折打擊,但勇敢的女兒遇到事情總是堅強的面對,在每一次哭泣後就告訴自己,要樂觀正向的找出解決的方法,不但自助,還行有餘力的幫助了同樣是去法國當交換生的一位泰國人成功的更換了寄宿家庭(那位同學原本的寄宿家庭只有轟媽一人,給他住在低矮的閣樓,出入要用爬的,跪著就會頂到天花板,但那位同學的英、法文在初期都不好,不知如何反應,女兒知道他的狀況後主動協助他向機構詢問解決之道並在班上徵求可以接待這位泰國學生的寄宿家庭,幫同在異鄉的學子解決困境)。

與hostbro一起在阿爾卑斯山上滑雪

山不轉路轉,轟爸媽沒空(因為轟媽在女兒到法國的那個月就懷孕了),女兒就自己安排打理自己的生活,向法國PIE申請利用假日跑遍法國各地,也到其他台灣去的交換生那拜訪,更深層的認識法國;同時也主動介紹台灣的文化和做家鄉美食讓同學和轟家親戚們認識和品嚐,透過女兒慧黠的心思和巧手,讓數千公里外的法國人對台灣更加了解,成功地做到良好的國民外交。

農曆新年交朋友寫書法寫春聯

十個月三百個日子過後,女兒帶著滿滿的收穫回台,而我們也懷抱著感恩的心,感謝世界上有這麼多人願意善待舒庭,所以申請當接待家庭,在2013年8月底起接待了一位16歲的法國女孩—高碧仙,施比受更有福,在接待高碧仙的這一年,我深刻體會到這句話的意涵,不求回報的付出,讓高碧仙的父母在今年6月訪台時不斷地向我們致謝。

經過當交換生的洗禮後,女兒更清楚自己的夢想是什麼,回台後仍未放棄她的法文,繼續練習並主動報名法國在台協會所舉辦的法語檢定而且通過了,這對她而言是一大肯定,畢竟生活在非法語的環境下要督促自己不放棄語言的學習也是一種挑戰。

現在的舒庭已經通過學校層層的考試到加拿大就學並實習去了,她給自己立下一個目標,在修完課後要爭取到加拿大的魁北克省(那兒的官方語言是法語)去實習,讓她的法文能更精進,讓自己畢業後進入職場時能更獲雇主青睞。

班上同學與英文老師

人生有夢,載夢飛翔!這就是我女兒舒庭的寫照!祝她夢想成真!也感謝遠景安的協助,啟發女兒追夢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