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竹市立光華國中 陸語函

自從回來台灣以後,常常有很多人好奇的問我:爲什麼當初會想去美國當交換學生?我很清楚的回答:因為想試試自己可以闖到哪裡呀! 其實,當別人在一年前問我理由時,我會回答「不知道耶」或「想找到自己的夢想」之類略為敷衍的話。因為當媽媽問我要不要當交換學生時,我的腦袋空白了整整30秒,腦海裡掠過了在台灣無數的回憶:朋友的笑臉,阿嬤嘮嘮叨叨的抱怨,每個禮拜都去的教會…但嘴吧卻自己先開了口說「好啊!」,現在想想連我自己都感到很不可思議,或許是天意吧!我竟然沒有一絲毫的猶豫…直到再度踏上台灣的土地時,才驚覺這並不是一場夢,我確確實實地,當過了交換學生。 募然回首,我發現這一路走來,我真的成長了很多,在一開始只是「想把英文練好」,「不用被過重的高中生活壓得喘不過氣來」…等單純的願望而已,那時的我沒想過,我竟然會得到除此之外,足以影響我人生的改變。 還記得剛抵達猶他州奧格登的時候,與我同行的交換學生們都找到了自己的寄宿家庭,只有我的接待家庭還沒來接我,看著同伴一個個離開,我開始慌了,「要是他們忽然不要我怎麼辦?」「難道我不適合他們的家庭嗎?」等的問題不受控制的浮現在我的腦海裡,最後還是地區代表載我到我的接待家庭時,才發現我的那些想法都是可笑的,因為他們正準備開車去接我呢! 而在語言文化營的學習生活真的快樂又豐富,緩衝不少因為語言隔閡和適應不良帶來的緊張感,我認識了好多從世界各國來的交換學生,彼此交換不同的文化與生活經驗,十分新鮮有趣,更和一位從法國來的女孩成了知心好友,雖然大家只認識了短短一個月,但同為異鄉遊子,大家一起行動,一起歡笑,也一起學習語言, 緣分得之不易,感情超好,在接近尾聲,即將道別時,還是忍不住熱淚盈框,並祝福彼此都有順利的一年… 一個月過去了,原本只打算接待我一個月的家庭,由於相處愉快,決定繼續接待我,當我聽到時,感到驚訝又感謝,驚訝的是他們願意繼續接待我這個外來客,感謝的是我遇到了這麼棒的一個家庭!我還記得那時Home媽將手放在我肩上,微笑著對我說:Hana,以後你就是這個家的一份子了!那時的我早已感動的說不出話來! 我的接待家庭算是個大家庭,一家六口加兩隻兔兩隻狗,爸爸二十年前到過台灣傳教,現在在政府機構工作,而媽媽則是家庭主婦,她煮的菜可是一流的!讓我對美國菜總是難吃的印象徹底改觀,每次吃總是對她那神奇的手藝讚不絕口!而四個孩子,從年齡最小的弟弟到年紀相近的妹妹與姊姊,還有出門在外傳教的哥哥,加上超過6個平均年齡不超過5歲的表弟妹們,滿滿的豐富熱鬧了我的生活,而他們也很重視家族聚會與教會,每個禮拜都會全家一起去禮拜,而且那一天稱為「全家日」在這一天,你不能打電腦,看電視,最好也不要玩手機,用意是讓你多花點時間陪陪家人,讓心沉澱下來,不要被繁雜的事情擾亂了生活的步調,相較於台灣家庭都是各忙各的事,父母忙事業,小孩忙讀書補習,抽不出空彼此關心與分享,所以我好喜歡「全家日」,以沈澱安靜的心,去做一些平常沒想過的事,像是跳跳彈簧床啦,看一本好書啦,與全家一起玩遊戲或看電影,一方面增進大家的感情,一方面又不會把時間耗在電腦或電視前,傷害視力。平安和樂的禮拜天對在台灣老是拿來讀書的我是一種享受,也是一種奢望,但竟然能在這裡實現,讓我更加珍惜這得來不易的時光。 孩子多,當然活動也多,他們一個一個的教我,從怎麼玩自家後院的彈簧床,踢足球,到滑雪,每一項經驗對我來說都是一個個挑戰,他們甚至還教我怎麼把整理花園變得好玩有趣,全家一起去看美式足球賽,外出吃飯,感恩節時開了14個小時到華盛頓州和爺爺奶奶過節,聖誕節與復活節時的傳統習俗,還有跟年僅11歲的弟弟摔角(我每次都輸…)一次都很好玩,每一次都學到了一些東西,每一次都玩得開心,很盡興! 接下來就是進學校了,剛開始的我很不適應,課程雖然是我自己選的,但老師上課的內容就是一點也聽不懂,又不好意思舉手問,對同學們也很陌生,每次一講話英文就像卡在喉嚨一樣,結結巴巴的怎麼講都不對勁,那時的打擊真的很大,再加上我們學校離墨西哥近,很多墨西哥人在我們學校,一開始根本聽不清楚誰講是西班牙文誰講英文,上課聽課時也是霧煞煞,死抱著電子辭典卯起來查單字,想到就想笑,那段日子如果沒有我的辭典就差點被當掉了…但我告訴自己,一開始都聽不懂也講不順是正常的,我要再加把勁才行。還好我的英文老師人很好,願意讓我補交因為語言困難而「消失」一個禮拜的作業,後來漸漸地交到了朋友,也開始能講得順一點了,在他們的「熱情訓練」下,我英文的聽說能力進步神速,一段時間後也能夠運用自如,就像講中文時一樣流利,這樣的進步令我感到驚訝,以前我也有在禁說中文的美語補習班待過三年以上,但成效不彰,待我來到這邊才短短幾個月,就能說得一口流利的好英文,真是神奇!有效! 這也讓我發現了,要練就一口好英文不只要處在隨時聽,隨時說,隨時寫的環境裡面,放鬆心情與不怕犯錯的學習精神也是很重要的,以前在台灣,背了一堆的文法與單字是爲了考試,幾年下來,到底學到了什麼?其實除了文法和單字什麼都沒學到!在美國的學校,我發現他們讀書不是為了考試,是因為自己喜歡,考試只是附加的小遊戲,連老師上課的教學都很輕鬆且有趣,所以很多人上大學前已經清楚自己要什麼,但台灣呢?學校和補習班的填鴨式教法讓我們對學習反感,畢業後反而找不到人生的方向,可見家長讓孩子自由的去飛,讓他們找到了自己的喜好,自己的專長,相信遠比一整個星期都送孩子去才藝補習班好上太多太多了。 在台灣的學校有集會,美國的學校也有,在會議進行的同時,我發現一點都不枯燥,有表演,有啦啦隊,有熱舞,在學期末,甚至連主任及顧問們都拉下臉皮,穿上戲服表演耍寶給學生看,每一次的集會,現場就像演唱會一樣high翻天! 期間我也去參加學校的正式舞會,穿上美麗的晚禮服,精心打扮自己,並讚美別人與接受別人的讚美,全都是值得回憶的快樂時光。 印象最深刻的是,我就讀的美國高中的學生都很愛校,重視榮譽,一個學生可能參加好幾支校隊,每次比賽都努力的爲學校爭光,就算不是自己的比賽,就算比賽會場要開上二三小時的車,大部分的人還是會到場為 己學校的人加油打氣,增添了許多興奮感與士氣,這種精神也深深感染了我,不知不覺間,我也愛上了這所學校,每位老師,每個人… 當然,美國人都很瘋球類運動,許多人為了打球而讀書,在這樣風氣下,我一反宅女作風,也加入了排球隊,鼓隊,壘球隊與合唱團,這些運動豐富了我的學校生活,也讓我打開心房,交到了許多摯友,讓我對人生觀有了很大的轉變。 在我離開的前一天,我們已經感情好到會抱著彼此痛哭了,在美國的朋友,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此外,除了語言溝通這個難題外,我還是碰到了許多的困難,但這些困難背後的收穫,多到你無法想像。 首先是人際關係的考驗,從一開始感到被接待家庭的姊姊當成外人排擠而難過,因為球技不成熟而被隊友嘲笑的失落,差點因為自己的過錯與朋友絕交,過了一個不開心的16歲生日,鼓隊比賽因犯錯的歉疚難過….最痛苦的是,被迫搬離相處8個月的寄宿家庭…我常常得獨自面對這些挫折而暗自流淚哭泣,一次又一次,我學會調適自己,面對困難, 不斷為自己打氣: 「加油!只要跨過了,那就是你的了,不管未來的路有多遠,多艱難,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做得到!一步一步慢慢來,你會走過的!」 出門在外,就算你有一個家住,但畢竟有一點點隔閡,遇到困難還是得自己面對與承擔,但這也讓我更加獨立,更加茁壯,並更加認識自己,現在回顧我還是認為,當初的那些痛苦是值得的,是成長的養分,滋養我,讓我在今天能充滿自信的站在這裡。 期間也發生不少溫馨的插曲,令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在去年聖誕節前夕,我正在做著被分配到的例行家事:擦拭裝飾品,粗心的我不小心把貴重的陶瓷天使雕像打破了,一對美麗的翅膀硬生生的被我分家了,姊姊聽到聲響,趕緊衝過來看,那時我的腦袋忽然短路了,好幾個念頭從腦中呼嘯而過:怎麼辦?媽媽一定會生氣!姊姊一定會更加討厭我!我賠得起這個嗎…等許多的想法讓我不知所措…姊姊撿起碎片,仔細的對照了一下斷裂的部分,確定碎片都還在之後,告訴我沒關係,等她媽媽回來會修理好的,並要我放心,但我怎麼放得下心呢?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等媽媽回來,當媽媽回來看到桌上的天使碎片且質問是誰弄的時,她那有點生氣的語調讓我不禁提心吊膽,趕緊承認過錯外加不斷道歉,給她添了麻煩還要她收拾善後,那時真的很想找個洞鑽進去!在媽媽用快乾膠把天使的翅膀黏回去之後,她安慰我沒關係,這看起來就像新的一樣,而且等他們明年將這個擺飾擺出來的時候,她還會想到我呢!最後,她還說了句最讓我感動的話:You are more important than this thing!(比這個裝飾品重要多了呀!)聽到這裡,我忍不住哭了出來,愧疚和感動成了晶瑩的淚珠一滴滴滑落,這是何等的愛呀! 那次是自從我來到美國,聽到的最感動的一句話。 現在回顧過去,連我都不禁為自己飛快的成長喝采!這一年來,我感受到家人的重要,交到了一群親密的摯友,也在求學過程裡得到了各式不同體會,樣樣都是珍貴的寶物,每個都是我努力掙來的經驗。它讓我有機會好好的思考自己的路,讓我有時間停下腳步,去感受生命的美好與感動…路是自己走出來的,每跨過一個困難,就是一個重要收穫!即使回來後我要重讀高一,比別人晚了一年。但不重要,因為我相信,爬山的意義不在多快到達目的,也不是山的另一頭有什麼在等待,重要的是在過程中的體驗… 我相信,在很遙遠的以後,當我想起這段往事時,我將會抬頭挺胸的說:Well D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