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再興高中 陳裕中

俗話說「讀萬卷書,不如行百里路」在美國住個十一個月,真的勝過蹲在教室裡面發呆流口水很多很多。兩年前,當我哥以交換學生的身分學成歸來,開始很跩的訴說美國種種的同時,我看到我媽的眼神就看出了一些端睨「明年就輪到我了…..」果不其然,隔年的同時,我的人就已經在美國了。
我剛下機的時候,看到自己有那麼大的看板還嚇了一跳。
我被送到美國俄亥俄州的鄉村地帶,那是個懶洋洋的地方,一望無際的平原,完全沒有任何山,數里之內只有商店兩三家讓人略感無趣,但我十分幸運的遇到很多好人。我的寄宿家庭,基本上只有一夫一妻一隻貓,沒有小孩,所以我這個青少年去剛好是正中他們的下懷,馬上一拍即合,就直接定了下來,連第二個家庭都不用找。home媽是個平易近人的人,home爸做人倒是很實在,我覺得我們高高興興的度過了十一個月的時光。
因為我home媽的個性不錯加上他的家族人口眾多,整天都是party party的在過,一下子某某人生日,一下子誰誰誰想要聚一聚,樂樂鬧鬧的過著日子。在家的大部分時間,我盡情的表現出刻苦耐勞的華人文化,在家裡盡量的做家事,甚至偶爾煮煮中華料理他們嚐嚐鮮,home爸的手動了手術,又不想讓一個女性辛苦,所以基本上重物的搬運就落在我這個食客身上,這樣使的我們之間的互動更加融洽。
阿姨(左一)是個十分不錯的人
有付出就有收穫,再這十一月間我一共去了兩次佛羅里達州,一次尼加拉瓜大瀑布,差一點可以跑到加拿大邊去看,去過無數次電影院,其中又去過重型機車工廠參觀,俄亥俄州的國家公園,也看過真正車賽又去了兩次農場嘉年華,我認為,這一期的交換學生中大概沒有一個比我更會跑的吧!
每個禮拜六都會去教堂,我home爸home媽平常很好講話,但就這件事他們很堅持,老實說,去那邊很不錯,我有好多個朋友都是從教堂認識的,但不管我精神原本有多飽滿,在那邊聽牧師講道一定會打瞌睡,所以我改在那邊照顧小孩,但是,在那裡的幾個小時中,我見到了地獄,我真的要對哪些從事育教行業的人深深一鞠躬,美國的小孩子難照顧可是出名的,就這樣,每個禮拜我都要跳進地獄再爬出來一次,但在最後,教堂的所有人給了我一個驚喜的離別派對,當每個受我照顧的小孩子給我卡片和禮物時我超高興的,地獄裡的小惡魔都有一副天使的心腸,我真後悔之前很沒風度的對他們發飆。
夏令營,雖然只有兩天半,但十分有趣。
在學校裏有很多的好嘛吉,他們真的超阿沙里的,有人在我的課業上幫了很多忙,讓我不用擔心不及格的窘境,有些人甚至拿一些衣服送我,也常常邀我去他們家打電動,往往回過神來以經很晚了,我終於發現除了大老二,打牌也可以那麼刺激,一整個晚上下來手中的牌都要燒起來了,不會有人笑你幼稚,因為很多人每天都準時收看海綿寶寶。吉他、電動、車、運動和女朋友總是男同學們在圍繞的話題,好幾次他們都嚷嚷著要幫我找馬子,但我婉拒了,我可是紳士,怎麼可以憑著身分特殊撿便宜呢。
一年下來,不難看出我發福了。
美國和台灣真的是很大的不同,不僅僅是語言、膚色或是鼻子的高低。在美國的這段日子,我看了很多,聽了很多,學了很多,也知道了很多。一切都必須要感謝,感謝我幸運的找到了一個好的寄宿家庭,感謝學校的同學十分友善,也感謝遠景安與國際造橋鋪路,最後要感謝砸了大筆金錢的父母。十分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