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市大園國際高中 黃鈺婷

回到台灣兩個星期了,回想起我在法國的點滴,我還是不敢相信自己第一次出國一去就是自己待在陌生環境十個月。 故事大概是這樣開始的,大概是因為學校的關係,從我一升上高中就對於「交換學生」這名詞並不陌生,自己班上也有三位來自德國及美國的同學。其實,一開始對於自己在高中的要求也並沒有把出國當作人生計畫中的一部分,也因為自己從來沒出過國可能連機場路線怎麼走都覺得有困難了,因此交換學生當時對我來說實在遙不可及。直到有一天,有個聲音在腦海一直盤旋:「為什麼不嘗試看看呢?等到長大了一點你一定會後悔的。」肯定的語氣像是已經預知我未來會對自己的決定感到後悔,這才讓我下定決心要挑戰看看。 光是一腳要走進機場,我就在門口猶豫了幾回。我知道這機場是通往陌生環境的第一環節而已,不熟悉地找著指示牌、跟著人群移動方向緩緩推著推車,終於看見和我一樣要隻身前往法國的其他同學們,其實我到現在還是非常感謝他們,沒有他們的帶領下,我應該不可能從台灣飛往香港轉機再接著到法國戴高樂機場一路都這麼順利。這樣一群台灣人數一數十幾人,我們就這樣從兩個小時到香港的飛機再換成前往法國的十二小時飛機,回想起來還是覺得真的不可思議的完成了。 終於,我踏上了法蘭西共和國的土地了,不免俗地先大口吸了一口氣然後心裡對自己大喊:「我真的到法國了!!」出關後,就見到法國機構的人舉著牌子迎接每一批來自各國的交換生,接著也順著帶領下踏上我即將在待法國的第一個禮拜的文化營。文化營名副其實就是凝聚了來自世界各地各國的文化、語言甚至是生活習俗,然後一起包容、分享和接納再一起去體驗另一個我們即將面對全新的文化。我的室友分別來自美國、墨西哥以及芬蘭,這樣的分配一開始實在很不習慣,畢竟這些國家實在真的跟我太不熟了,除了我以外沒有和其他亞洲國家的學生,實在讓我很緊張。但是故事出乎我意料,我們用著比法文還熟悉的英文溝通,分享了一堆各國風情民俗。當我開始訴說我的國高中生活也讓他們大吃一驚,畢竟亞洲的補習生活真的是聞名世界的…每天白天時間就是老師帶著所有交換學生參觀那些有名的巴黎景點,晚上就是室友聚在一起的聊天時間,聊到關了燈、躺了身、聊到真的疲倦了我們才緩緩入睡。就這樣待在巴黎的那八天回憶起來還是一樣會心一笑,也格外得珍貴。 八天結束,這才是真的給我的考驗,沒有了同伴沒有了習慣的英文,要面對完全不認識的寄宿家庭,給了朋友們打完氣我們就即將踏上充滿挑戰的旅程。一下火車,我用著我腦海模糊網路聊天照片的印象尋找寄宿家庭的身影。沒想到一開門就有人幫助我提那沉重行李並且馬上法式打招呼,之後才驚覺就是我轟姊。開心的是,和轟家相處的第二天就漸漸培養出和轟家的默契,即使還沒有辦法很流利地用法文溝通也是能從手勢中了解。 學校生活也就這樣開始了,第一天實在很不習慣被大家注視的眼光。不過也是有熱情招呼的同學們,會用簡單的英文和我對話也感受到和台灣不一樣的熱情方式。其實學校生活和台灣比起來比較不那麼辛苦,每天沒有固定的時程跟著課表走,也沒有那麼多團體活動學校節慶,反而感覺起來和同學的感情不會和台灣一樣那麼親。我最期待的課就非體育課莫屬了!每三個月會換一項體育項目,以我來說就上過跑步、體操、攀岩、英式橄欖球以及羽毛球。印象最深刻就是和同學一起合作無間的打橄欖球,對於我從來沒有上過這種課這機會更是難得,那種和隊員的默契和眼神真的可以了解為什麼電視上運動員進球的興奮感。這樣類似的生活就默默地度過十個月。 假期真的是法國很重要的生活必需品,每上大概六、七個星期就會有兩星期的假。雖然我的寄宿家庭沒有常常帶我出門,幾乎都是待在家但是反而可以讓生活慢步調。當然假期不能忘了聖誕節啦,其實一直到現在我仍然不能習慣平日法國人吃飯要吃上兩個小時,那當然更不用說是特殊節日隨便上菜都要等上四小時,吃個飯敘個舊聊個天五、六個小時都不會是問題。這種特殊節日都可以讓我體驗許多不同的民俗風情,我也喜歡一直提問問題,問節日的由來,問節日的故事對象等。有時候有對於中華文化有興趣的轟爸朋友也會問我許多問題,我也很樂意和他們討論自己的文化生活。 難忘的南法機構之旅,這是和全部交換學生的第二次見面的機會。和平日生活不一樣的觀光行程就真的像旅遊,每天晚上都會用心舉辦活動讓大家更聚在一起。摩納哥、蔚藍海岸、尼斯…等等的觀光地點,每一幕的美景都像畫一樣存在心中,這樣的短短八天行程卻深深烙印在我們的腦海。 其實真的要這樣說出這十個月的生活也會簡略許多,好多事情也許不是用說的就可以表達完整,都回到台灣了現在仍然很多人會問我對於自己決定後不後悔,我依然堅定地回答:「不會」。過程中真的遇到好多好多事情也曾挫折想回台灣,但是撐過就是自己的收穫!語言學習反而會變成最其次的事情,沒有這樣的磨練,我想我依然還是那個遇到困難只會找別人求助的弱者吧!有句話這樣說,正好解釋了我這趟旅程,當作一個句點:「得之於人者太多,出之於己者太少。因為需要感謝的人太多了,就感謝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