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立中崙高中 周承彥

如夢似幻…只記得我還在仰望西雅圖太空針塔,沉浸在這一年自由充實的交換學生計劃生活中,轉眼間無情的光陰飛逝,已使眼前的太空針塔在不知不覺中變成了台北鬧區的101大樓。場景的變化,並非只是兩者之間高度的差別而已,更是兩者之間的距離,文化生活方式及這一載不凡的點點滴滴所帶給我的衝擊;佇立於華麗的101大樓下,把我從夢中喚醒的是那又熱又黏的天氣,以及即將面對除了上學讀書外,好像總是沒有時間去坐、去想其他事的壓迫感。 回想當時,身處都市學校生活已久的我,對升學壓力沉重的環境與制度,雖早習以為常,但不禁感到厭倦,好多的「為什麼?」,總因找不到答案,而顯得徬徨無助,若非我那時有了異動的心,想要探索未來的奇想,又剛好加上我那不失高瞻遠矚的老爸提出參加「ASSE國際交換學生計劃 」之可能性,則大部份如我一般的高中生,也只有懵懵懂懂,庸庸碌碌的渡過慘澹的高中生涯。 因此在和家人完善的討論後,一致決定往深化英文能力之路發展,畢竟英文還是目前最廣泛而實有用的語言,加上本身英文也有一定的程度,再者對美國的人文風情著實感到好奇,可利用此一難得機會行萬里路大開眼界,因此在ASSE台灣代表處的協助下,前往今日的世界大國——美國。 面對這即將來臨的挑戰,心知這將會是一場前所未有的人生考驗;看看左右跟我同行的交換學生,再看看機場來來去去的人潮,漸漸凝聚成一股緊張的氣氛,那機場後面的世界,沒有父母陪伴的生活,都還是未知數,就在我邁過海關,回首告別台灣的那一剎那,我了解了這未知數還是要我自己去面對並克服。 這一年,也許是培養我獨立自主的好機會,所謂「 天助自助者也 」,剛抵達洛杉磯機場的那一天,很不幸地,馬上來了個凸鎚;我們一行人到了洛杉磯,就各奔東西,前往自己的文化營,因為行程實在緊湊,我跟另一位交換學生錯失了我們的班機。在一個全然陌生的環境裡,周遭充滿著截然不同的人、事、物,尤其是語言,實在無可奈何,秉著打破砂鍋問到底的精神,勉強以一兩句最基本的英語到處詢問,雖然人生地不熟,聽的也是似懂非懂,還好皇天不負苦心人,回到了旅途的正軌。就是那一股強烈的環境衝擊,使我不得不硬著頭皮單獨去面對往後任何一件事物。 頭一個月也許是我在那感到最欣慰的時光,所謂「ASSE的語言文化營」實在是別具風格、與眾不同,跟我想像中的第一個月不盡相同。心中所想的只是在美國學校與一般美國小孩相處的情景,卻不曾想到會與一群來自世界各地的各國小大使一起渡過了一個月的歷練,也沒想過會在教堂(應該算是現代教堂…)裡上課,這樣的生活是前所未有的。 一開始,臉孔都非常的陌生,所以還是與林敬哲、曾糧茹兩位來自台灣的學生一起行動,畢竟在語言上比較能夠了解對方,不過慢慢的,會主動用英文去與不同的臉孔接觸;我們這個文化營是由法國、台灣、日本、泰國所組成,其中以日本為數最多。這個月,對我來說真的格外新鮮,大致九點上課至兩點,下課時間則與朋友談天說地,我們每天必做的就是大家一同飲用教堂供應的咖啡,並坐在桌椅或地上聊天,午休時間較長,更是彼此交流的好機會。因為文化之間差異較少,所以會比純美國小孩更有話題分享,我們文化營另一個最大的互動就是語言的交流,不僅英文進步,同時在法文、日文、泰文…等等都有相當的認識,實在是有趣,我更希望未來的一年都能如此。 因為在語言文化營裡有著處境相同的人,彼此也比較能夠了解對方的心情,所以當我們分道揚鑣時,真是依依不捨。之後回想起來,總覺得自己當時把文化營當作安穩的避風港,對一個月後的世界從不敢去多想,深怕迎面而來的不知多少倍的壓力;但是想想嚴肅的一面,我來這理到底是為了什麼? 其實總是心知肚明,很清楚自己必須振作起來,拿出實力,為往後的一年寫下值得驕傲的心路歷程。 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在結束為期一個月的文化營,告別伊利諾州的 Davenport family,隻身飛往往後一年之第二接待家庭之旅途,頭一遭單獨搭飛機由芝加哥至西雅圖,面對眼前華盛頓州第一大城市之機場Tacoma,那規模實在是不同凡響,提著沉重的腳步,眼觀四方,試著去找出所謂的下一個接待家庭,心裡可是說不出的滋味! 當一個我之前掃過的先生說 “Is this James? ” 我終於如釋重負,以不確定的口氣說 “Yes!” 尾隨著她們幫我找行李,吃飯,開車回家,心中都一直在思考他們究竟是怎麼樣的人,對於家中的每一樣事物都一概感到好奇與緊張,不過最令人擔心的還是往後的學校生活,我自己的想法是:先睡了再說,明天的事,隨機應變還是最重要的,沒有克服不了的難關。 這家庭給我的第一印象,就是Big! Big! Big! 我Home爸說他的祖父是目前所在地的第一個白人小孩,事業一代一代的傳下來,賣了許多地,Home Park還是不小。他們的職業是美國所謂的 Mobile Home Park,屋旁有小溪蜿蜒流經一大片森林之中,後面則是重山峻嶺。剛開始和他們漫步於樹林,當時我就在想,是不是到了侏儸紀公園? 那景象是我前所未見的原始之美,而那小徑就像是沒有盡頭似的,穿梭於鴉雀無聲的樹林與小溪之間,聆聽那此起彼落的的蟲鳴鳥叫,大自然的洗禮無窮無盡。 經過一個月的歷練後,因為對美式生活有了概念,英文也不會像剛來時說的結結巴巴的,我很快的就融入第二個寄宿家庭的生活。因為他們的兒子之前去中國廣西讀了一年的中文,home媽熱愛中國文化也會說少許的中文,因此,他們選擇了接待說中文的交換學生,以藉此更深入了解中國人的世界。 在與他們的溝通上,我並沒有遇到太大困難;除了平時對話適時的糾正,每日英文日記的批改,我還會時常提出各種疑問,有時也會因為思想不同的關係,覺得我問的無厘頭,而鬧了不少笑話;但總是透過耐心的討論溝通,達到文化交流及正確的學習效果。 對我而言,他們是慈父母兼朋友,日常生活的娛樂是我們之間溝通最佳的橋樑,不論是西洋棋、撲克牌遊戲、音樂戲劇節目等都少不了;而每日必行的互相調侃,則是我們三人之間最明顯的互動。在這近一年的異鄉生活,天天都是學習,對於那小城鎮人們的生活態度,人們的友善及自由,實在有深深的感觸。例如要過馬路時,就算交通再繁忙,駕駛還是會停下來,直到你過馬路為止;或是無論哪裏的店員,總是會和藹可親的幫助你,甚至跟你聊聊天。 因為他們的小孩都已成人並在外工作,我逐漸的成為他們眼中的第二個兒子,因此在生活起居,學校生活,過節,出遊等等點點滴滴,無不照顧的無微不至,對我付出的愛與關懷,是我無法言喻而深深感懷於心的。 這一年,有一半的時間都是學校生活。開學的第一天,面對迎面而來異樣眼光多少會感到不自在,在摸索自處適應之道時,我告訴自己,不管人家用什麼眼光看我,都不會改變我來此的目標。隨著鐘聲的消逝,緊繃的心情放鬆了許多,想想今天好像一句話都沒說,在一個如此陌生的環境實在是身不由己。
Forks High School
剛進學校,對於課程完全不熟悉,因此有八成都是home爸媽根據我的興趣及成績所挑的,所以我的課程跟別的交換學生比較起來簡單的多 - 電腦、數學、英文演講、法文,其中受益最多的是英文演講,但同時也是最不喜歡的,以一種生疏的外語上台演說,眼前又都是陌生的臉孔,實在是非常具有挑戰性。唯一遺憾的是,因為未深思熟慮做選擇,使得我錯失了來美國最需嘗試的體育課程。 剛開始,與同學之間的溝通,還是會有太多不習慣的地方,他們對中國和台灣頗有興趣,記得第二天的演講課,突然一群人接二連三的叫我用中文音譯寫出他們的名字,讓我感到趣味無窮。跟同學相處久了,我也慢慢能打開心胸,一步一步融入美國學生的風俗習慣,進而發現他們其實是很熱情和友善的,我的英文能有這樣的程度,一半也要歸功於學校的朋友們呢!!! 語言的學習,多半還是要有環境之配合,個人認為我英語之所以能在短短的一年進步神速,還是因身處完全無中文的環境所賜,使自己自然地融入英文聽說寫的生活習慣中;這是與在台灣學習英語很不同的一點,一般亞洲國家儘管在英文文法的精準度要求,寫與讀充分的練習,卻沒有說英文的環境與風氣,導致台灣現下在亞洲的英文程度排名是倒數的。 這一年我自己也沒有特別在英文上下工夫,一切就是順其自然,也許是有點懶,但就讓這一年放鬆一下自己。 另外,讓我感到幸運的是我能擁有如此好的接待家庭,之前聽說我朋友的接待家庭因經濟因素考量,連一個聖誕節都沒能好好慶祝;或是與接待家庭相處不合而要另換家庭;又或是接待家庭之規劃不佳,被分去住地下室等種種情況。能有如此優質的生活,還真要感謝The Davenport and The King family。不過處於不同的生活環境,除了語言,真的是有很多東西要學;那裡沒有台灣所謂的課業壓力,唯一的壓力就是與朋友之間的應對,當然他們的想法必然與來自亞洲的我有所不同,所以初期在溝通上有時會含糊不清,但年輕人很快便能互相溝通順暢,玩鬧在一起。 在美國還有一點讓我剛開始非常的不適應,就是學校的制度與台灣比起來真是天壤之別,像是他們類似大學學生的跑班制,我認為藉此,在學校的交友範圍就不會侷限在一個班級裡,可以認識各年級的朋友,像我就認識學校裡差不多三分之二的人。 我讀的學校一天四堂課,每天的課程竟然完全一樣,剛聽到時,令我錯愕卻又竊喜,經過慢慢的適應,發現如此反而不會忙得頭昏腦脹,同時他們多元的課業不會讓你感到考試、考試、還是考試的壓力,平時會以報告、分組討論、或是玩遊戲等方式參與而評分,更是有一些我們在台灣所無法嘗試的課程,例如:電影拍攝、烹飪、電腦組裝…等,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們實踐學校所謂讓學生們主動積極學習的方針,這是台灣還得加油的。 正當我逐漸融入了那裡的生活,時間飛逝,已到了回家的時刻,無法想像回去後的生活將會如何,實在是很不捨那裡的種種事物,朋友及自由的風氣。這夢幻的一年實在是給了我很多的啟示,我學到太多的東西是無價的,記得爸爸曾說:「這也許是你一生中我送給你最棒的禮物」,回首前塵往事,我深刻領悟,心中也充滿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