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立松山家商 陳瑞妤

高二下學期的時候爸媽決定讓弟弟休學一年出國當交換學生,當時的我覺得升高三一天到晚都是在準備考試,肯定很無聊的心態,說服我媽也讓我去當一年的交換學生。沒想到我的母親大人連想都沒想就同意了,原因只是想讓我們姊弟倆多出去走走,看看這個世界。而這一年來確實有讓我大開眼界。

我跟弟弟最後決定一起去法國。最主要就是想學第二外語,不過爸媽也覺得姐弟在同一個國家可以互相照顧比較好。出發前兩個月我們才找了家教,兩個法文零基礎的人到底哪裡來的勇氣敢這樣去陌生國家闖蕩一年。等待接待家庭的配對總是難熬的,直到七月中某一天我在捷運上接到我媽的電話說找到我的接待家庭了。原本其實沒抱什麼期待,覺得交換生待的地方可能會比較鄉下,結果我媽告訴我轟家在巴黎,我簡直嚇傻了,還以為他在騙我呢!我永遠記得我當下的心情有多麽激動,突然覺得一切都好不真實,我真的要前進時尚之都了嗎?

我們順利地上了飛機抵達後,接著就是為期一週的巴黎文化營,當時大家身在法國卻 半句法文都不會,用著流利的英文溝通、嘗試交朋友。那個禮拜我們學了一些基礎的法文、拜訪了旅遊書上的景點。一週真的一眨眼就過去了,最後一天早上,大家在青年旅館的一樓道別,有些人要隻身前往接待家庭,而有些住在巴黎附近的則是接待家庭親自來接。我弟就是要獨自前往的其中一人,等他準備離開旅館的時候我們擁抱了一下並對彼此說了聲加油,沒有人知道我們接下來會究竟遇上什麼樣的難關。

我的寄宿家庭在巴黎第十區的公寓,算是蠻熱鬧的一個地方,每次有抗議遊行都是辦在這。家裡有轟爸、轟媽、轟哥和轟妹。我沒有跟轟妹相處到,因為她在我來交換的期間去了義大利當交換學生,而那段期間我使用就是她的房間了。轟爸和轟媽在一間雜誌社工作,家裡的裝潢擺設也都看得出來是精心佈置過的。轟哥和我相差一歲,他喜歡打電動、看漫畫,原本以為他是宅男,後來才發現他也很愛跟朋友開派對,簡直動靜皆宜。總之這個寄宿家庭完全符合我對巴黎的想像。

我抱著愉快的心情開始去上學,我的巴黎同學們都很熱情,我有需要幫助的時候也還會熱心幫解答。不過第一天上學我就覺得十分衝擊,班上有一半以上的同學都會抽煙!他們會趁著下課時間,大家聚集在校門口抽煙聊天。頭一次看到那麼多女生抽煙真的讓我感受到國情不同,好在雖然他們會抽煙但人都很善良、有趣。很快的第一個月他們就邀請我去他們的法式派對!我真的是緊張又期待,畢竟是第一次去外國人家裡開的派對,原本還以為是像電影裡看得像美國學生那種巨型社交派對,但卻是六個人的迷你聚會?大家聚集在一個地方狂抽煙、喝酒、聊天和跳舞就是他們的派對了。那天也是我第一次看到大麻,雖然大麻在法國不合法,但法國警察也不會抓。後來才知道大麻在法國很普遍,根本沒什麼大不了的,也習慣了這邊青少年吸大麻的風氣。
★小編:交換學生不能抽菸、吸大麻喔!

前五個月,和轟家的相處一直都是蠻普通的。雖然說是普通但我其實心裡不太舒服。一來,我的轟媽真的給我很大的壓力,從我第一天去學校後回到家開始,每天看到我就是叫我去讀書或者提醒我明天有考試之類的。甚至在我到那邊的第二個月就帶我去補習班,最後沒有適合我的時段所以轟媽就放棄了。當時真的覺得被逼得很煩,畢竟在台灣的爸媽都沒有管我這麼多,另一方面也會覺得很自卑,想著自己到底是有多糟,讓轟家想送我去學法文。二來是隱私問題,我每天放學回家都會發現我的東西被移動過,甚至轟媽自己跟我講說他在我抽屜跟衣櫃看到什麼東西怎樣怎樣的。當下覺得「我也太沒隱私了」,但後來又覺得,這裡是他家,是不是他想怎樣就怎樣啊?陷入了這樣的矛盾。第三是金錢。常常看社群網站都可以看到其他交換學生分享自己的生活,我發現他們和他們的寄宿家庭出遊都是由他們的寄宿家庭出錢。反之,我就連和寄宿家庭去個美術館,轟家都叫我自己付,心裡難免產生了比較的心態。

最後,平日晚上大家都會一起吃飯,我是負責擺碗盤的。吃飯過程中他們都會分享他們當天發生的事情等等,不過這也是我跟他們相處起來覺得比較不自在也不能融入的部分。打從第一天開始,轟家都是跟我全法文溝通,剛開始大部分時候是聽不懂的,也沒辦法在他們分享事情的時候插上一句之類的,到最後變成我幾乎不太跟他們講話。直到有一天吃晚餐的時候,轟媽就在餐桌上問我為什麼都不講話?他說如果我都不講話,他們也不知道我到底心情是好還是不好,開心還是生氣。在那次之後,我便開始嘗試要跟他們多講點話,不過我們其實都感受得到我們並不適合,但到頭來我們卻也沒有認真的溝通過這中間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我是第一次當交換學生,他們是第一次當接待家庭,我們都還有很多需要學習的。

年底,我的地區代表第一次來我的家庭拜訪我。也順便通知我一月中旬要換家庭。我當下心裡其實是開心的,我們雙方都撐不下去,可以離開這個轟家了。在換到我下一個正式的接待家庭之前,機構把我暫時安置在另一個暫時的寄宿家庭,原本只計畫讓我在那邊待兩週,結果我和新寄宿家庭意外的合拍,告訴機構說他們願意接待我直到我回台灣。新轟家不像前一個在巴黎市中心了,反倒是位在個小城市,坐火車去巴黎大約四十分鐘,新轟家加上我之後是一家七口,轟爸、轟媽、轟姐、轟姐男友、轟哥,還有一隻狗。家裡的人都很幽默,感情也都很好。雖然不像巴黎的生活那麼精緻,但至少我很快樂。我也發現每件事都有正反兩面,從新轟家到我巴黎的學校通勤要一個半小時,每天上下課來回實在是太累了,最後決定轉學。新學校讓我感受到城鄉差距,不論是大家講話的方式或穿搭風格,另外,這裡幾乎沒人抽菸,比起巴黎的學校,這裡的老師同學之間多了尊重。新學校較為寧靜,但也比較無聊,可能是習慣了瘋狂的巴黎吧!

在新轟家的五個月過的飛快,中間還去了機構辦的南法之旅。那時候的大家已經不講英文了,完全都用法文溝通!也讓我見識到大家的成長。南法之旅結束之後,時間過得更快了。在交換學年結束的前一週,法國機構找我去他們為即將去其他國家當交換學生的法國孩子們做個經驗分享。我記得我那時候真的很緊張,不確定自己能否用法文清楚的表達。即便我的法文不完美,但我相信我也有給那些要去陌生國家的學生們一點勇氣吧!也覺得很替自己開心,能有機會站在講台上分享我在法國學習到的種種。

最後一次吃晚餐的時候,我寫了一封信給我的轟家並拿給他們。他們沒有大聲的唸出來,倒是一個個傳下去看,突然我就哭了,嚎啕大哭。覺得時間怎麼可以過得這麼快,不知不覺就一起生活了五個多月,突然捨不得他們了。轟媽趕快抱緊我說,你知道我們以後還會再見的吧?我們家永遠歡迎你~

最後一個晚上我想了很多,不停的思考我來法國之後的變化和這一年來我遇到的所有人事物。這一年來我真的看見了很不一樣的法國,強勢又頑固的巴黎人,很會表達自己的意見。看到最多不同膚色的人,也讓我結交不少非洲朋友。最喜歡動不動就愛開香檳慶祝的法國人。還經歷了黃背心最亂的時期,每週六都在香榭大道上大肆破壞抗議。也深切感受到,對一個交換學生來說最重要的就是他的接待家庭了,他們就像真正的家人一樣支持著你,在大都市生活並不會讓你感到快樂,而是身邊的人才是你真正幸福感的來源。更重要的是,我回頭去想我以前埋怨一轟小氣這件事。內心實在覺得很愧疚,他們是自願接待的。我都已經免費住在別人家了還包含吃住了,我到底還想要求什麼呢?沒有什麼事情是應該的。

此外,我覺得法國人真的很愛問問題以及思考。這也是我覺得被深深影響的部分,一個人的時候我會問自己很多的問題並去反思事情背後的含義。透過不斷的自我反省我覺得我越來越了解自己了。這應該是這一年來比起語言方面更大的收穫吧!早上我就要離開轟家了,轟爸和轟姐特意跟公司請假來送我去火車站。他們在火車上陪我聊天直到發車的前一分鐘,我們抱著說再見。火車發車了,我的眼淚才開始留下,像個水龍頭似的眼淚流不停。我以為我對轟家的感情沒有那麼深,但當下我才知道我錯得離譜。我不知道下次來法國是什麼時候了,但我們一定要再見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