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北市立明德高中 傅虹菱

當這股潮溼燥熱的熱氣再次席捲我,我才驚覺我又回到了我的家——台灣,並且結束了那為期十個月的奇幻之旅。 我想我永遠也忘不了我和轟家相遇的那一天,一聲爸爸,一句媽媽,把我們這些從未認識的陌生人緊緊地繫在一個名為「家」的地方。 我的轟家是個很特別的家庭,轟爸是位法國人,而轟媽是位寮國人,還有三個天資聰穎的混血兒,而轟媽自己也在經營一間很有風味的華式泰國餐廳,這讓幸運的我一年都不愁想念家鄉味。剛到的那幾天我們一起去參觀了餐廳,拜訪了親朋好友,也和轟弟們一起去打球,看電影等等,因為家庭成員都說著一口流利的英文,讓我們也沒有語言隔閡,感情馬上在那個涼爽的季節裡急速升溫。 一個讓人興奮又緊張的開學日也悄悄地來了,一個非常害羞又不愛交談的轟弟,帶著我和他一起去了同個高中,交代我了注意事項,就轉身離去,留下了不會說法語的我獨自去尋找班級,幸好我的東方臉孔很快的吸引到一群幫助我的朋友們,但開口後才發現法國人的英文實在是不怎麼好,我們只能簡單地交談,理所當然的同校其他機構的交換生(巴西、加拿大、印度、挪威)我們便常膩在一塊兒一起探索這個新天地,我們一起野餐,一起去森林冒險,一起討論交換生的心得,很快的前兩個月的法國日子,就在說英語的環境下度過了。到了十月,我收到了PIE的聚餐通知,當大家開始聊天我才突然驚覺其他交換生了早已說了兩個月的法文了!心裡開始覺得要認真的開口說法文了。回到家後,轟家和我開始討論以後只能用法文交談,當然我也接受了。是國小老師的轟爸,為我搬來一疊的國小程度的法文文法書,很盡力的每天抽出十分鐘和我檢討。最重要的事,我也走進了法國朋友的圈子和他們一起吃飯,用著簡單的法文慢慢的培養感情,大家也慢慢對我敞開心胸,仔細的糾正我的法文。我也主動提出要去每個班級作介紹台灣的簡報,不但逼迫自己要努力學法文,也因此交到許多不同年級的好朋友們,那時的我是一塊海綿,極力的吸收知識,多聽多看,假日時的我偶爾也去幫忙附近的獨居老人(在我住的法國鄉下非常多獨居老人)和他們聊聊天,聽著他們訴說那些年輕的日子,對法國的歷史經濟背景也了解了不少。 很快的到了最重要的家庭節日——聖誕節,但因為轟爸轟媽決定回寮國參加親友的婚禮,所以只留我們四個小孩獨自看家,我們就這麼在平安夜裏買了麥當勞冷清的度過了,後來19歲的轟姐開車帶我們去阿姨家渡過聖誕節,我們一起滑冰,一起做熱騰騰的聖誕大餐……就在漫長的假期開始後,我發現自己的法文程度能聽懂的越來越多,話也開始越說越多,所以決定挑戰自己獨自一人的搭火車北上找我的朋友度過聖誕假期。我們在寒冷的冬日裡,漫步在飄雨的蒙馬特,當我爬上聖心堂的教堂,俯瞰著巴黎大大小小的煙囪街道,突然想起年初和所有交換生也曾拜訪過這裡,時隔五個月卻心態上整個大不同。我不加思索的買了一張奔向巴黎的票,沒有計畫的,就像它闖入我心中一樣,突如其來的產生了無畏旅程遙遠或前路艱辛的勇氣,歸來時我很驕傲,這一次,我在我自己的勇氣裡體驗了成長的滋味。 結束了聖誕假期的我們,一切又回到了正常的日子,但是我的心好似也悄悄的發生了一些變化,可能是想家了,我開始覺得孤單了也頻繁的跟台灣的家人聯絡,因為轟家的成員每個都十分忙碌,我們甚至一週也只有一兩天能全家坐下來好好吃頓晚飯,我們交流越來越少,當然還有些不同相處習慣的小摩擦……讓我猶豫了很久而提出我想換家庭的意見,當我一提出時,我知道轟媽傷透了心,她心一急說出了讓我十分難過又尖銳的話語,後來PIE也來家中協調,認為我們都還可以有再努力再試看空間,就在這時,我接到來自執行長的來信,在我看完的那一刻,我的淚水流了出來,我也突然醒了,在與國外接待家庭如何能達到相處愉快的成果,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畢竟相處之間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自我感受與認知,但如果我們能站在對方的立場或角度,去瞭解對方的感受與認知,然後調整自己的感受與認知,那才是交換學年提供給交換學生最好的成長與改變機會之一,我決定再改變自己多一點。這個家庭不生你,不欠你,但卻願意免費的接待你一年,我應該感恩他們為我所做的一切一切,如果我覺得孤單,應該自己主動更走進家庭,我也願意再試一次,每天下課坐在客廳寫作業,當有家人經過主動找他們聊天,也每個週末約朋友一起郊遊。那段時間回想起雖然難熬,要改掉自己以前的習慣,也要變更大方活潑,更去體貼他人,做起來不簡單,但我也這麼熬過來了,因為全班同學都跑來安慰我,替我打氣,想來真的非常非常感動,此刻我的法文程度也有一定的水準,靠著法國朋友和台灣家人的滿滿鼓勵,當然也是轟家再次願意接納我。我又再一次地重生,我體會到了,逆風的方向 更適合飛翔。 就這樣再次被幸福包圍的我,也和學校去了一趟波蘭的校外教學,因為之前接待過兩名波蘭朋友,當又再見面心裡的快樂真是難以言喻,他們的熱情好客,再次讓我備受溫暖,我也得到了世界上的第三對波蘭爸媽,那一趟旅程不論是和法國朋友亦或是波蘭朋友有情都急速升溫,我們盡情的度過每晚的party,第一次跳舞,一起暢談聊天到半夜,一起去參觀波蘭的集中營(不得不說真是太震撼了),好想時間就停留在那個最美的時分,當離別的時分來臨,天空中黑鴉鴉的烏雲也替我們留了眼淚,淚水洗去每個人臉上的憂傷,我們互相擁抱道別,展開了最燦爛的笑顏,相約兩年後再見,這是一個麼奇妙的緣分,從9000公里遠到而來的我,結識了一群難忘的法國,波蘭朋友,為我的17歲譜出一段深刻美麗的樂章。 從波蘭回來後,轟家決定帶著我一起去葡萄牙度假,但在出發的那天我們就遲到了,拖著行李最後趕在起飛前衝上飛機,但在葡萄牙的時光真是多災多難,我們租的車子發生了小摩擦,轟爸媽五天的時間也都在吵架,小孩們只好乖乖地參觀都不敢吵鬧,即使是這樣,那也是段很深刻的家族旅行,沒想到搭機回法國時,轟媽竟然搞丟了所有人的護照,我們又費了好大一番功夫,最後才把它找回來,結束這趟旅行。 時間就這麼一點一滴的流走,眼看六月的日子即將來臨,我既興奮又難過,興奮的是台灣的媽媽姐姐要來法國接我並度假一個月,難過的是要和轟家及所有好朋友們道別,在離別的最後一天我也收到了一個好消息,我通過了法文檢定B1程度,轟家及親朋好友為我開了香檳及一頓豐盛的法式晚餐慶祝,隔天一早,我們即將搭機前往尼斯,轟爸媽信誓旦旦說著不哭,最後也哭成了淚人兒。我告訴轟家:每一個笑,每一滴眼淚,每一個難能可貴,每一次相見離別,關於我們所有的回憶都不會在未來消失,因為每一次的真誠感動都是抹不掉的印記,所以我們要耐心的等,等到再重逢的那一天,一切都會值得。 謝謝這一年曾經幫助過我的人,從沒想到自己在別離的那天也會哭的晞哩嘩啦,每一個深深的擁抱,每一雙哭紅的雙眼,每一個誠摯的祝福,都會緊緊的陪伴我度過未來的日子。我想我能說的只有感謝再感謝,因為我是如此幸運的女孩,熱熱的淚再度滑過我臉龐,我想我能驕傲的說,在法國這一年值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