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Jarna見面很搞笑的她吃炒面盒子我吃她說在芬蘭常吃的烤鮭魚嘻嘻

記得女兒(靜觀)國三時的有一天,她放學一上我的車馬上大哭:「媽媽,我不知道我將來要做什麼?嗚……」身為媽媽的我當場傻住!「ㄟ……,看你喜歡做什麼啊!你不是愛唱歌?啊!你英文不錯……,你不是愛煮菜……」心虛地提了一些建議,心想:「媽媽我也沒想過要你做什麼啊!大學畢業後我也才知道我要做什麼呀!」最後在「爸爸、媽媽只希望你健康快樂長大就好,做什麼都好!」的結語中結束。這次讓我恐慌的,應該是青春期賀爾蒙作祟的對話!還好,女兒平靜地度過國三生活,也順利的開始適應高職一年級實驗班的高壓生活。然後有一天,我心目中應該很會擔心的大女兒——突然又找我攤牌了:「媽媽,我想要交換學生到國外一年!」「ㄟ……,然後呢?」「然後?然後,你要和我去聽說明會啊!」接著就開始媽媽當司機,女兒當指揮官的日子了!

聖誕節做糖霜餅乾

當然,首先要尋找代辦的單位。在英文老師的推薦下,我們選擇了「遠景安」。說明會的地點和預約時間完全由女兒負責,說明會上的說明人員或接待人員,都非常親切認真的回答我們提出的問題,當然學費的問題是令我擔心的部分,在了解整個交換學生運作的過程後,我和靜觀和爸爸有了共識,辦到了就飛出去吧(我們會想你,可是我們會忍!)但是:
申請到的必須是公立學校的家庭(比較省錢)。
申請的相關文件要自己處理(媽媽英文不好,可是開車很厲害)。

我好不容易生出來的年夜飯哈哈

順利的,在「遠景安」老師的協助下將所有要申請德國交換學生需要的文件,在一年級寒假時寄出,並在同時開始她學德語的日子,然後在3月時收到通知:通過德國初選。但是接著還必須等待德國接待家庭的選擇。終於在5月確認有接待家庭,這時才真的有「吾家有女初長成」,「初生之犢不怕虎」的感覺,佩服她的勇氣但更為他的遠行而「為她歡喜、為她憂」。

聖誕節全家福

在德國的10個月當中,我們不定時的用LINE聯繫,從一開始德語「不連轉」的緊張,到5個月後明顯因溝通無障礙而雀躍的態度,我們在台灣都感受到了!轟家是德國單親家庭,沒有所謂的照顧不周的問題,反而是民主、自由而自我獨立的家庭生活讓女兒學會認路(在台灣是路癡)、騎腳踏車(在台灣是手眼不協調),也因為轟妹和女兒是同班同學,她也接收了轟妹的好朋友,使生活圈不斷擴大。轟爸秋假時行軍式的德國半周行,也讓女兒練就一身強健體魄!

一起慶祝萬聖節

靜觀在6月30日飛抵台灣,在回台中的路上她問我:「媽媽,你記得我說不知道將來要做什麼的事嗎?」我心裡正在忐忑時,她又說:「其實,我還是不知道,但是我知道:這表示我什麼都可以做!」是的!孩子,你已經擁有一雙翅膀了!有這一年真好!

開心的生日派對(她們還為我準備了皇冠呢)
跟轟妹還有朋友在家用一起去路上撿的果實做勞作
這麼早還這麼多人來送我我真的很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