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采萬分,超乎想像才足以形容這對我一生造成極大影響的一年,我除了感謝上天給我這個機會還是感謝。2012年6月10號,是我人生中很重要的日子,除了是基測的第二天外,當天我和媽媽收到了殷殷期盼兩個月從美國寄宿家庭寄來的email,表示願意收我當交換學生;我們的心如波濤洶湧,興奮之情難以言喻,我到美國當交換學生的夢終於成真了!

想必很多人也和我的家長當初一樣,會擔心寄宿家庭是否善待自己的小孩等等,關於這個問題,我自己有些小小心得。由於我的轟媽剛好是World Heritage在那個區域的區域代表,負責幫忙配對交換學生與寄宿家庭,也定期與交換學生溝通,所以我從她那裡學到了很多。她告訴我,當他們在配對家庭時,會盡量把有相同興趣的學生和家庭配在一起。比如說,我本身學習豎笛六年,對音樂有很大的興趣,而我的轟媽以前是音樂老師,會聲樂也會鋼琴,加上她自己的兩個小孩也參加我就讀學校的marching band,而我的寄宿家庭接待的另一個德國交換學生在德國有自己的樂團,不但會彈吉他,還會自己作詞作曲,我們和這個家庭可以說是絕配。我也覺得很幸運被這個家庭選中,我常常告訴轟媽自己有多麼慶幸及感謝自己可以來到這個家,她就像我的第二個媽媽一樣,這在美國是很重要的,不要吝嗇把自己的感謝及心中的想法說出來,尤其寄宿家庭一毛錢也沒收,無怨無悔的照顧我們,適時的表達感謝會讓他們覺得十分窩心。

在我就讀的高中有其他四個來自不同國家的交換學生,從義大利來的女生是個專業舞者,而她的轟姐是學校舞蹈團體的Captain, 也是另一個絕配。 即使沒有一開始就找到完美的家庭,像是我的另一個丹麥朋友,她一年中換了兩次家庭,中間經歷了許許多多,但最後總算找到與自己契合的家庭,這個家庭收過十八個交換學生,非常有經驗,她也交到了一個感情非常非常要好的德國朋友,兩個人幾乎無論做甚麼都在一起,從她的故事我體會到雖然並不是每件事都能照著自己的意思走,但她很努力的追求自己想要的,前面兩個家庭不是不好,只是不適合她的個性,使雙方造成衝突,她的勇於表達,替自己找到了完美的家庭,也絕對成長很多。因此,不管到了甚麼樣的家庭,在沒有安全顧慮的情形下,從與每一個家庭相處之間學習到的絕對是在台灣得不到的寶貴經驗。

每一個交換學生的故事都是獨一無二的,而我的這一年實在是多采多姿,在轟媽的推薦下,我參加了學校的marching band,跟著樂團每天在豔陽下練習,雖然辛苦滴下的汗水大可成河,但團員之間默契的歡笑聲更是無以計數,我在樂團裡交到了好幾個知心朋友,上半年的美式足球季時,我們樂團在每週五的球賽半場休息時都會演出,而球賽進行時,就在一旁伴樂,替自己學校加油,那段時光大概是我最懷念的,轟媽有好幾次拍到我在樂團裡開懷大笑的表情!記得第一天到樂團練習室時,一開始雖然有些緊張,但大家都很熱情的幫助我,讓我完全卸下心防,展現自己最天真的一面!我跟著樂團參加大大小小的比賽、演出,甚至是Home coming的踩街遊行,都是我難以忘懷的。在年底的樂團宴會上,我還被團員們票選為most cheerful、 most gullible,還有一個年級只有一名的outstanding sophomore,後來還拿到象徵榮譽的letter jacket!

在學校,我還有選修舞蹈課,老師年輕又有活力,教我們很多不同的舞風,像是爵士、芭蕾、和hip pop,每個學期末也都有正式的演出,我也因此和那位從義大利來的交換學生成為非常要好的朋友,雖然來自不同國家,但因為同是交換學生,聊到很多事情都很有共鳴,我們把大大小小的心事都告訴彼此,而聊最多的,還是自己喜歡的男生今天又怎麼了,今天一定要跟他說到話等等的,哈哈。

在美國,人與人之間真的比較開放,這當然有好有壞,不過壞的部分,只要自己秉持原則,不要閒閒沒事去蹚別人的混水就不會有事了。而好的一面,是我在美國最珍惜最喜歡的,擁抱幾乎是最簡單的基本禮儀,不像在台灣,有的時候還彆彆扭扭的。說到這個,就不能不提起少女們心裡都嚮往的舞會!在我的學校,一年之中,這種異性邀約的場合總共有三次,第一次是Home coming, 那一次雖然不需要跳舞,但在德州有個傳統習俗,就是男生女生要交換一個叫做mom的東西,我的mom還是那個男生的媽媽親手做的,特地帶回台灣做紀念! 第二次是我一輩子也忘不了的,那一次的舞會傳統上是女生邀請男生,在轟媽的幫助下,我好不容易問到了我心儀的男生,一起去了我人生中的第一次舞會!轟媽從妝髮,舞裙,鞋子,到配飾都幫我打理得好好的,那時候看到鏡子裡的自己,還真有點嚇一跳呢!舞會上跳慢歌時,心裡真的是小鹿亂撞,彷彿自己就是電影中的女主角,整個世界都圍著我轉一樣! 最後一次是畢業舞會,我們一群好朋友在舞會後還到其中一個朋友家露營,讓我著實體驗到美國青少年豐富多采的生活!

我住的地方是個小城,大家對東方人充滿了好奇,尤其是中文,有一次我把一個朋友的名字翻成中文寫下來,他拿著向別人炫耀,結果一窩蜂的人竟然圍在我的桌前,請我也幫他們寫中文名字呢!由於在台灣的課業進度比較快,在美國學的化學和數學等等我早早就學過了,拿手得很,幾乎被同學們當成天才一樣崇拜,哈哈!他們對東方人的印象就是鳳眼,武功,個子矮,還餐餐吃米飯,每次聽到都會讓我笑得東倒西歪!

另一個非常新奇的經驗是募款。在美國,常常會有那種替自己的社團基金或是旅費募款的活動,我們樂團在期末時到佛羅里達旅行的費用是八百元美金,自從指揮發下我們販售商品的DM,要我們去向親好友推銷時,我興奮的心情湧上心頭,我竟然可以替自己的旅費盡一份心。不知道哪來的勇氣,我問了好多朋友和老師,甚至去door to door向完全不認識的鄰居推銷,最後賣了六百多美金,自己抽成了快四百塊錢做為旅費,開心的不得了,連轟媽都對我刮目相看;後來轟妹在替女童軍賣餅乾時,還請我幫忙,我當然義不容辭,最後賣了六十多盒餅乾呢! 想當初我還在小學時,連跟麥當勞的服務員要一包番茄醬都不敢,實在是很大的轉變啊!

在美國生活的點點滴滴在我心中有著不可抹滅的地位,還記得第一次跟著朋友去做指甲,修眉毛,搭了22小時的巴士到迪士尼做盡了瘋狂的事,穿上旗袍鼓起勇氣對一群五六歲的女童軍介紹台灣文化,畢業舞會當晚玩大冒險時,還有人吃肉桂粉到反胃,哈! 轟爸特地在院子裡每22英尺就做一個標記,只為了讓我在家裡也可以練習行進,也常常教我做飯。農曆新年時,轟家把家裡擺上了紅燈籠和春聯,甚至帶我到中式餐廳解解鄉愁!朋友的家人也把我當成自己的女兒,帶我到處去玩。好多好多美好的回憶道不盡,這是只有親身體驗才能感受的箇中滋味啊!

十個月的光陰在彈指間過去,一年前從桃園機場啟程時我才突然對未知的一切感到茫然而哭得唏哩嘩啦,而一轉眼,現在的我可以自信滿滿的說,那個當初未知的世界,是超乎想像的美好,感謝遠景安和World Heritage給我這個機會,也謝謝我的家人在心理及財力上的支持! 這一次的遠行,絕對是我一生中做過最棒的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