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都覺得我在作夢,一場很少人能夠擁有的夢!太美了!回頭想想,每一個細節,我都還是刻骨銘心,想忘也忘不掉!

那一天,在行李check in 的時候,我哭了!我並不是因為要離開心中最愛的那一些人而掉淚,而是因為這是我第一次搭飛機,我不會轉機!回想起當爸媽提起交換學生這個意見時,心中是多麼翻騰?!要捨棄一年的高中生活,回來要重讀高二,朋友們都會是學長學姊了!人的自尊心總是會作祟得。但同樣得,聽過那些前年的交換學生回來的心得之後,我已經迫不及待想要看看自己一年後的樣子!不,不止樣子!我更想知道我的腦子裡會裝些什麼!總歸一句阿,有捨才有得。

7月24號 2008年,我,離開了台灣!和其他十幾來個勇敢的台灣孩子一起去闖天下了!問我可怕嗎?告訴你,我嚇都嚇死了!一群人到了洛杉磯後就各自往各自得語言文化營家庭飛去。我不知道該說是幸運還是不幸,前往路易斯安那州得只有我,一路上我錯過了兩班飛機、丟了護照、把相機遺忘在飛機上,等等。就歸類成幸運吧!多少人再前往一個地點可以這麼坎坷?!這是我第一次覺得自己長大了!

birthday party

我的語言文化營家庭是一個滿富裕的家庭,轟爸是LSU的教授,轟媽是科學家,那時我和另一個交換學生住在一起。她是中國人,但在三年前他移民到日本,誰也沒想到我們可以用同語言溝通。我才了解到為什麼機構規定不能夠有同語言的交換學生住在一起,一開始我很慶興與她同住,畢竟文化相同,秘密都擋不住的講。但久了抱怨開始多了,勾心鬥角也有了。有一次我轟爸轟媽去別洲旅遊回來,送我和她各一件衣服,家庭是出自於好心,挑了屬於我們各自的style,那天晚上那位交換學生借了我的衣服看了價錢,就難過了起來,她覺得家庭比較喜歡我。在經過我與她談心之後,以及和家庭談談之後,家庭決定把重心放在她身上,或許她會感覺好一點。

很快的,我們都要前往各自整年的家庭去了,我的家庭在奧瑞岡州,奧瑞岡是一個很優美的州,雖然說交通並不是很方便加上鎮上很無趣,可是卻也覺得很不錯。進了學校之後我選了不少課程,一開始我並不知道自己到底該選什麼課,或許是因為在台灣的教育中並沒有餘地去做選擇,突然有一種賺到卻又不知所措的滋味。課程和其他交換學生是大同小異,特別我很喜歡的是”theater class”,這是一門有關於演戲的課程,我從很羞澀到和大家完成一塊,這種成就感真的是很難找到的。

來了一年的美國,適應了一年的美國教育,享受了一年的美國生活。我看到了很多學到了很多,就拿教育體制來說吧!顧名思義大部分亞洲國家是採取填鴨式教育,我並不覺得填鴨式教育有絕對的差勁,我想,還是要看人吧!畢竟不同人適合不同的教育方式。但是對我來說,我比較仰賴於美國這種多元教育,因為我認為這種教育可以讓我們往我們所想要的地方發展。在美國我看到了家長對孩子的絕對支持,無論他未來想往什麼方向走,家長給的永遠是鼓勵加油和一輩子的支持。那是一種感動,是一種用錢也買不到的需求,我覺得每個孩子都是一樣的,心中永遠都是渴望的父母的讚美,而美國的父母讓我看見了他們不吝嗇的讚美!然後我笑了。

我很欣賞美國人的態度,是一種成熟穩重心胸寬大的態度,在課堂上看到每個人很勇於發表自己的意見,大家認真的討論著,接受別國文化,好奇的認識新的同學,等等。如果台灣的孩子能和他們一樣,我相信無論學習上社交上一定會大有進步,於是,我努力的在改變自己。

要出國當交換學生的這一年,我覺得不止是孩子要有心理準備,我認為家長其實心中也要有那種跨出一大步的勇氣,我爸媽總是說:總有一天孩子還是要出去闖的阿!其實很多事情很多東西只要換個角度去想就會不一樣了。沒有永遠一帆風順也沒有永遠的波濤洶湧!當不能改變別人或者不能改變環境時,就改變自己吧!人總是在逆境中成長,也是在跌跌撞撞後才會學會踏穩腳步繼續向前的!這一年讓我感受到家庭的重要也讓我看見原來世界這麼大!

Somewhere we went wrong,,we were once so strong. 張開手你握住的是全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