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台灣已經兩個禮拜了,卻好像昨日才在跟轟家和朋友在機場道別,感覺恍如隔世。從申請當交換學生到念完高一後真的出國,在瑞典住了一年,經歷了很多也成長了不少,這一切一切都在轉眼間過去了,可能是因為快樂的時光總是過的特別快吧。

在2011年的那個夏天,我跟熟悉的環境道別,帶著家人和朋友的祝福,在8/10號晚上8點帶著興奮卻有點不安的心情離開了臺灣。但在到瑞典之前,我先在丹麥哥本哈根參加了四天三夜的語言文化體驗教學營,初步了解了一些北歐特殊的文化和習慣,也認識了許多來自不同國家的朋友。之後,我又再度踏上了去瑞典旅程。

My awesome host family and I stood in front of their house, holding a giant Swedish flag.

剛下飛機,就在Stockholm的Arlanda機場看到轟家舉著牌子:Welcome to Sweden, Shawn!。我在瑞典的青春也在這裡正式開始了!我一開始對轟家只有些微的了解,只有讀過他們寄來的email,所以難免會有一點小緊張。但在剛開始交談時,我心中的石頭就放下來了,他們人真的很好很親切,而且英文很好(轟媽之前去過美國當交換學生),完全不會有溝通問題。轟家住在離斯德格爾摩市中心20分鐘名叫Sköndal的郊區,非常的方便。在開學前有兩個禮拜的空閒時間,轟姐和轟妹帶我去參觀Stockholm的幾個景點,教我如何坐公車和地鐵,讓我對這個充滿魅力的城市有點基本的了解。轟姐在我開學幾天後就去美國當交換學生了,好不容易熟識了呢,真的是有點可惜。

我讀的學校叫做Södra Latins,是間擁有350年歷史的老學校。聽轟媽說有很多人都想進這間學校,因為它有很強的藝術和音樂課程,而且學生享有較多的自由(其實瑞典的學校都蠻自由的)。我個人也很喜歡這間學校,那古色古香的建築、那裡的老師和同學還有整個學校的感覺,每天上課我都有種莫名的感動。

My friend was taking pictures of Stockholm.

交換學生的課餘時間較長,於是我跟轟爸媽討論有哪些課餘活動可以參加,最後我選了三項。首先是足球,轟爸在當地的足球隊幫我找了個位置。我每個星期一、二、四都有訓練,有時還會有聯盟的比賽。第二種是在星期二的足球訓練之後,我跟轟爸和他的朋友一起打的Inne Bandy(Floor Ball),是一種類似曲棍球的運動,但是沒有冰、用鋁棍而且球是圓的。最後一個就是恐怖的游泳訓練。一開始我到游泳隊是被分到了C組,但我一直覺得我的游泳實力至少是在B組以上的,心裡其實有點小小的不甘願。沒想到第一天訓練在泳池旁邊看到的是一群擁有六塊肌的11歲小孩,一下水就游了400公尺蝶式,那次的訓練也以我腳抽筋收場。在那之後我被降級到了D組,雖然沒有像C組那麼的緊湊但是我最小的同學是個6歲的小女孩,在游了半年之後,我羞愧的放棄了。

Fika是我學的第一個瑞典文單字。Fika的意思其實是去喝杯咖啡和吃個甜點,也包含了整個聊天的社交過程。這個看似簡單卻有點小複雜的字,在瑞典的文化中有個重要的地位。瑞典人非常喜歡Fika,之後在瑞典最常跟朋友做的休閒活動也是去Fika,跟好朋友們喝喝咖啡、聊聊天和吃個甜點,是種最簡單也最純真的快樂。

Jag älskar dig Sverige! (I love you Sweden)

學瑞典文其實是一段非常有趣的過程。我過去沒有任何學第三語言的經驗,都只有在學英文,整個學習過程對我來說非常的新奇而且刺激。學校每個禮拜都會有一堂專門給交換學生上的瑞典文課,只有大約一個小時,所以還是要靠平常生活與人對話來加強。我也有選修中文,把課本倒過來學,直接用中文來學瑞典文,在剛開始的時候效果很不錯。我覺得只要敢講,最後會發現學習一個新的語言真的沒有很困難。

瑞典學生的假期非常的多,有傳統的假期,比如說聖誕節還有復活節;還有一些很神奇的假期,比如說運動假期(Sportlovet),督促大家要多運動或出去玩。每個假期平均都在一個禮拜以上,再加上零星的國定假日,最後還有暑假,在瑞典當學生還真是幸福阿!

傳統節日也給我非常深的印象和美好的回憶,有聖露西亞節、聖誕節、復活節和仲夏節…每次過節都是一次對自制力的挑戰,因為美食實在是太多啦!光是聖誕節就有Jul Skinka(聖誕火腿)、peppar kakor(薑餅乾)、sill(某種魚)還有各種不同的馬鈴薯,節過完了人也胖了將近四公斤,但非常的值得。聖誕節還有另一項非常重要的東西,就是聖誕禮物!到了聖誕節,每個人至少會收到二十樣禮物,生平第一次收過那麼多禮物。台灣的聖誕節,因為沒有那樣的文化背景,感覺像是被炒作的,是被包裝的。在瑞典,我過了一個真正的聖誕節,有雪又有那樣的文化背景,給我了一個永生難忘的美好過節經驗。

This is a traditional Swedish festival, Midsomar (mid-summer).

瑞典是個很大的國家,是北歐最大的國家,而且又很長。非常感謝轟家開車帶我去看瑞典東西南北的景色,有次甚至還開到了挪威,讓我見識了各地不同的人文和口音,也發現台灣其實是多麼的小。瑞典除了有很多古老的城堡、教堂和建築之外,還有舉世聞名的自然風景。瑞典政府非常的保護自然環境,所以瑞典幾乎到處都可以看到大片的森林,空氣的品質是世界頂級的,可以聞到地球最原始的氣味,光是呼吸就是種享受。

我很幸運的在學校遇到很多很好的朋友和老師,很有耐心幫我翻譯、解釋課堂的內容和帶我去學校不同的活動和派對,下課還一起去fika或吃kebab,讓我在瑞典的高中生活變得更多采多姿。上課的制度跟台灣不同,是跑班制所以沒有自己的教室,每堂課長度不同而且沒有鐘聲提醒學生上下課,是種全新的上課體驗,一開始我還常常抓不準時間而遲到和跑錯教室呢。瑞典學生考試的方式也不太一樣,台灣人幾乎都用選擇題來考,瑞典比較多申論題,需要寫長篇的文字,也給我鍛鍊另種能力的機會。我個人其實非常的害羞,不太敢在很多人的面前講話。但是瑞典的教育讓學生做很多的演講和簡報,我也就在半強迫的狀況下做了這類的練習,現在在眾人前面說話也更自在了一些。

We were doing some serious skiing in Austria.

在瑞典當交換學生,其實學術方面的知識學的並不多,因為課都是用瑞典文上的,就算是下半年學會了瑞典文,上課聽也只有半懂而已,並不能完全吸收課程所教授的知識,我反而覺得在生活經驗和做人處事的能力方面收穫豐富更多。當交換學生是一個很好學習獨立的機會,很多事情都需要自己來解決:自己坐飛機離開家鄉、自己去移民署申請居留證、自己刷卡訂火車票或機票、還有好多好多在台灣不會自己做的事;也需要跟各種不同的人相處:轟家、轟家的家人和朋友、學校的同學和其他交換學生等等。這些經驗教了我好多好多,也幫助我成長,塑造我的人格,變得更獨立。

A picture of my German friends and my favorite place in town, Gamla Stan.

在這精采的一年裡,要感謝的人實在太多,很感謝爸爸、媽媽、二伯、二伯母還有其他家人們和ASSE給我這個機會、很感謝轟家給我那麼好的照顧,還帶我去那麼多地方、很感謝台灣和在瑞典認識的朋友和同學們的支持,真的,要感謝的人實在太多。在出發前,我有些掙扎,掙扎是否要為了出國犧牲掉和熟悉的朋友們同屆與當社長的機會。回頭檢視這一年,我的成長、我的收穫,我的瑞典青春給我的比我想像中更多。現在的我,發現這一切都是值得的。